刚刚更新: 〔都市之仙尊归来.〕〔私密健身师〕〔都市最强仙医〕〔超级御兽仙医〕〔王者荣耀之风起长〕〔颜少V587:调教小〕〔他和劫一起来了〕〔欧皇崛起〕〔修仙归来的神农〕〔重生之无敌天帝〕〔女神掠夺系统〕〔爱的铁拳〕〔重生九零做商女〕〔太古鲲鹏诀〕〔绝品透视高手〕〔我在副本里捡宝〕〔农家悍女:嫁个猎〕〔悠闲乡村直播间〕〔墨少的代孕婚妻〕〔圈妻自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只是因为在乎
    “子墨......”

    佩亦城轻垂着眸,声音淡淡的,

    “你知道的,我并不想做什么英雄,我只是尽我所能,尽佩家所能,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是,你总有你的坚持,我不会再多管闲事。”萧文转过身,就要离开。

    可是刚一抬手,就发现自己的袖子被人拽住,佩亦城不知何时,竟也站在了这块大石上,站在了他的跟前。

    “放手。”

    “不放。”

    “我说佩斯辰,你是不是有病?”

    “是,只有看见你才能痊愈。”

    “那你就病入膏肓吧。”

    萧文猛的去甩开他,可是后者竟半点未动,同样的两人,佩亦城的力气似乎比萧文要大上几分。

    “你这是要逼我出手吗?”

    “随你喜欢。”

    佩亦城前后不同的举止,让萧文恨的更是牙痒。

    眼见抽不开自己的袖子,干脆出其不意的抬起另一只空着的手,朝着佩亦城就攻了过去。

    萧文出这一招,本是想借机让佩亦城随便还上一手,便可以松开他,他好借机离开。

    可是对于他忽如其来的攻击,佩亦城只轻轻侧过身子,便避了开来。

    而萧文,竟不打算收回招式,让自己整个人惯性的朝前栽倒,大石本身横切面就不大,他这样眼看就要落入溪水之中。

    佩亦城立即拽着他,企图把他拽回来,不想理他的萧文,宁愿掉下去也不想让他拉自己。

    两人就这么来回撕扯着,扑通一声,同时掉入了大石下方的溪水之中。

    寒冬天气,不管什么水源无疑都是冰凉刺骨的。

    两人刚落入水中,除了溅起不小的水花之外,衣服也在迅速的被溪水侵袭,转眼间便湿了个透。

    “你没事吧?”

    佩亦城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在他耳边小声道,虽然他是在下方垫背的那个。

    “松开。”萧文并不领情,拼命挣扎想要离开佩亦城的怀中。

    “我不。”佩亦城说着更是收紧了自己的双臂。

    “信不信我咬你?”

    “求咬。”

    看着佩亦城那双比溪水还要清亮的双眸,萧文一直以来憋着的气终于爆发。

    因为整个人被他禁锢在怀中,所以离他最近的,无疑就是佩亦城的肩膀,于是......

    “为什么不出声?”

    萧文咬过之后,轻抬起头,正对上佩亦城那双温柔的眼眸。

    他刚才那一下用的力气不小,别说牙印了,咬出血都很有可能,可是佩亦城却是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如果这能让你解气的话,你咬多少次都行。”佩亦城对他勾了勾唇,露出一个柔和的笑。

    “你以为你说这话,我就会开心?

    一直以来,你都想赶我走,现在我告诉你,你成功了,以后我都不会再出现。

    可是当我要离开之时,你又不让我走,佩斯辰,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萧文趴在他的身上,一滴泪从眼角划过,滴落在佩亦城的胸口上,与流过自己身上冰冷的溪水不同,他能感到这是暖的。

    佩亦城猛地翻过身子,使自己朝上,一只手轻轻抚上萧文的脸,“你哭了?”

    “没有。”萧文不自在的别过头。

    “那这是什么?”佩亦城的手划过他还有些湿润的眼角。

    “溪水。”

    “热的溪水?”

    “......”

    “对不起......”

    佩亦城忽然的话,让萧文有些愣神,这句话他好像从未从佩亦城口中听到过。

    应该说在萧文的印象之中,从未听他说过这句话,哪怕是对于云轩,当今的皇上。

    看到萧文这呆愣的模样,佩亦城笑了。

    轻轻低下头,在萧文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在他的眼角处,印下了一吻。

    “你......”

    这比刚才的话,更让萧子墨感到惊讶,一瞬间,那张俊脸上,便冒出了一片可疑的红晕。

    “子墨,对不起......”

    佩亦城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处,“对不起,你说得对,一直以来,是我太自私了,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

    总是怕你会身处危险之中,所以想让你离开我的身边,哪怕离开你我也会痛苦。

    从而没有想过你的心情,也忽略了你的本事,这一切都怪我太过在乎你,所以才会变的这么傻......

    可是,当你真的要离开我,我发现,我根本就做不到,做不到看着你离开。

    就像你说的,三年前的离开,已经是我的极限。

    而现在,别说三年,哪怕是三个月,三天,亦或者是三个时辰,我怕是都无法忍受。

    既然你说了我是自私的,那么,你能不能允许我再自私一次,自私的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说到这里,佩亦城再次抬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萧文,“不管今后会遇到什么,我都不会放手......”

    “干什么?溪水太凉,受刺激了?”

    “......”

    面对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把心中的话全部都说出来,而听到的回答却是这般,佩亦城不禁心比身上浸过的溪水都要凉。

    “怎么,我才说这么一句,你就受不了了?”

    萧文挑起好看的俊眉,看着佩亦城有些苍白的脸,“你也不想想,你这一路上是怎么对我的,我的心难道不比这溪水凉?”

    “我......”

    萧文这句话佩亦城无法辩解,只能看着他,小心翼翼道,“那......”

    “什么?”

    “你的回答是......”

    “我......”

    萧文有些好笑的看着佩亦城等待答案的忐忑表情,忽然想逗逗他,也好出出自己这么久的怨气。

    “怕是不行。”

    “为什么?”佩亦城高声道。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前段时间,我娘给我飞鸽传书,说是给我订了一门亲事,让我回家娶亲。”

    “什么?!!!”

    佩亦城睁大了双眼,“你同意了?”

    “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

    “什么但是,不同意就是不同意,哪里还有但是,你的事情从来都是你自己做主。

    我竟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竟会听从你娘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