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Hold不〕〔废婿〕〔重生之少将仙妻〕〔随身空间:神医小〕〔校花的妖孽保镖〕〔邻家有女〕〔甜蜜婚令:陆少的〕〔闪婚深宠:席先生〕〔超级兵王叶谦〕〔超级兵王叶谦〕〔极品朋友圈〕〔小妖精[快穿]〕〔科举官途〕〔猎行星际〕〔腹黑仙宠:女修封〕〔宠妻有道:追爱99〕〔重生娇妻太妖娆:〕〔圣手仙瞳〕〔重生都市修真〕〔灵气逼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二十三章 余兴节目
    ,!

    “事到如今,我也无话可说。”

    红叶颓败的靠在了身后的一棵歪脖子槐树上,因为刚才的招式,已经精疲力竭,身上也满是像刀一般的划痕。

    “这么快就放弃了?”

    “连血爆都无能为力,现如今,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只有任凭你宰割。”

    “你倒是很能认清局面。”

    “我已算是你的阶下之囚,对你再没有半分威胁,你为何不下来,我们地上说。”红叶有气无力道。

    “地上太脏。”

    萧文嫌弃的撇撇嘴,“而且就算本少爷不对你怎么样,你也活不了太久。”

    他本就是一个十分爱干净的人,而眼下红叶的脚边,不仅到处都是血,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地上还满是乌鸦的尸体,确实太恶心了些。

    “看来你对血爆知之甚深。”红叶咳嗽了一声,脸色比刚才更显苍白。

    “本少爷早就说过,本少爷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的多。”

    萧文这自信的语气,被地上不远处的佩亦城听到,嘴角不禁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呦,我的好哥哥,你这宠溺的小表情是什么鬼?”佩玖兰语带暧昧的眨眨眼。

    “玖儿,你这样子做这个表情,老实讲,我有点吃不消。”佩亦城十分坦然的说道。

    “啧啧啧......我做你就吃不消,文哥哥做你就吃得消,真是有文忘玖,令人齿寒啊,大侠。”

    “你就会胡说。”

    “谁胡说了,这里的几双眼睛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着佩玖兰还对着身后的几人努努嘴。

    “公子,你们在说什么?”冬暖疑惑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蠢萌。

    “我也没听懂。”夏夜老实道。

    而春朝和秋寒则是相互对视了一眼,表示身为奴婢,主子的事情,她们不敢掺和。

    “哎,你们......”

    佩玖兰看着这两个给她拆台的傻瓜,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前走去,“哎,男大不中留啊。”

    刚开始还只是站着靠在树干上虚弱喘气的红叶,因为没有来得及吸食少女的鲜血,体内的烈焰已经开始灼烧。

    加上之前的疲惫力竭,身子疼痛的只能半靠着坐在了地上,一手捂着胸口,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有些意外。

    “怎么了,人妖,这血爆过后,身子是不是爽多了?”

    佩玖兰朝着这边慢慢走来,小心翼翼的避开脚下的血迹和乌鸦死尸,来到红叶的面前。

    “你?”

    “这么吃惊做什么,老夫一直都在这里。”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抓你的人,对吧,少爷?”

    佩玖兰对着因为她的过来,而从树端顶上落下来的萧文顽皮的笑了笑。

    一个年级大的人做这样的表情,在红叶看来,依旧显得很怪异。

    “谷师傅说的很对。”但是萧文却很是配合。

    “你们不打算对我动手,也绝不会放我走,想必是为了莱芜镇的百姓吧?”

    “你还是挺聪明的。”

    佩玖兰捋了把下巴上的胡须,萧文见状,也凑过去一只手,被她一把打掉。

    “现在离天亮还有两个多时辰,”红叶略微费劲的仰着头,看向面前站着的两人,

    “你们打算在这里看着我慢慢老死?”

    佩玖兰饶有兴趣的低头看他,“听你这话,是要给我们找一点余兴节目?”

    “如果不嫌弃,我想请你们听个故事,也算是我死前的最后一点儿请求。”红叶的眼睛,忽然变得有些黯淡。

    “如果我们不听,你是不是死不瞑目?”

    “......”

    “不过......”佩玖兰话锋一转又道,

    “老夫此生没什么别的兴趣,就爱听故事,尤其是喜欢听你这种一看起来,就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

    “你怎么能这么打击人家?”

    萧文为红叶打抱不平,对着佩玖兰责怪道,“你不知道他马上就要死了,还瞎说什么大实话?”

    “咳咳咳......”红叶猛的咳嗽起来。

    原以为还能活着看到日出的他,此时忽然觉得如果自己对着他们两个,也许连一个时辰也维持不了。

    “不准再胡说。”

    佩亦城带着几个丫头也走了过来,但是并没有靠的太近,大约也是对眼前的血腥味恶心。

    佩玖兰分明看到哥哥皱了皱眉,哪怕是上过战场的少将军,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排斥的。

    “哪里有胡说,我分明是很想听故事的。”

    佩玖兰不满的挑了挑‘自己的’白眉,对着红叶道,“我刚才是这么说的吧?”

    “......”

    为了防止自己还没有讲,就被眼前的人气死,红叶觉得自己应该自动忽略他们的话,就像忽略现在身上的疼痛一样。

    “多年以前,我曾经有一个喜欢的女子,她差点就成为了我的妻子,可就在她为我穿上嫁衣的那一天......”

    天朗气清,微风徐徐。

    在一个偏远的名叫三柳镇的地方,有一个穷苦书生,原本像往常一样,在镇子东头的市集上摆着一些自己作的字画。

    除却养家糊口之外,还想攒下一些盘缠,以备自己将来科考上路之用。

    来往的人并不多,他也不怎么在意。

    除了有人偶尔上前询问,他回答一下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只专心的拿着本书,坐在摊位前慢慢品读。

    可是没过多久,天色忽然变的阴暗,好像要下雨一般,周围的摊位纷纷开始收拾东西。

    “小兄弟,小兄弟......”

    “嗯?”

    旁边的一个卖水果的大叔,都收拾完了,看他还在看书,并未动弹,好心的提醒道,

    “酗子,天要下雨了,你这字画,想必最受不得淋,还不快快收拾妥当,小心被雨打湿,可就麻烦了。”

    “啊!”

    书生抬头一看,天上已经乌云密布,马上就要下雨了,连忙站起身子,对大叔道了声谢,匆匆忙忙的收拾起来。

    在收拾一半的时候,忽然刮起了一阵风,直接把摊位上的一张还未来得及收起的字画给整个吹了起来。

    书生见状,顾不得摊位上的其它,急急忙忙朝着字画被吹跑的地方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