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创世元能〕〔精分少女的别样生〕〔快穿:反派boss,〕〔权少贪欢:撩婚99〕〔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将门凤华〕〔首富心尖宠:多面〕〔暖婚似火:顾少,〕〔最强军宠:蜜爱狂〕〔医色撩人:丞相,〕〔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综艺之谐星传奇〕〔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的大明新帝国〕〔牛头人领主〕〔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美梦成真〕〔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不见了
    ,!

    不知为何,今天对于洪天远来说,进展出奇的顺利。

    原本书斋的刘老板,他去谈过好几次,希望在那里摆放自己的书,可是都被拒绝了。

    但是今天,不仅是刘老板主动约的洪天远,而且谈了没多久,就答应他先放一个月试试。

    以为会很晚结束,没成想竟比自己预计的时间早了近一个时辰。

    回家的路上,欣喜的洪天远竟还破天荒的买了一只烧鸡,准备给两人加菜,然后把好消息告诉叶文君。

    想想自从收留叶文君,自己枯燥的生活都多了不少乐趣。

    每天回家都有人等自己的那种感觉,和两人之间逐渐培养出来的感情,使得他迈开的步伐都不由的加快不少。

    “文君,我回来了,你看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

    满脸喜悦的洪天远走到家门口,发现自己的家门没有从里面被拴上,以为是叶文君特意给给自己留的门,不由得更是开心。

    “你是谁?”

    推门而入的洪天远刚走进屋中,便看见房间内的桌边,坐着一个男人,背对着他,看不清样貌。

    “文君呢?文君,文君......”

    满心欢喜的回到自己家中,可是家中却坐着一个陌生人,原本应该等自己的人,却不在家中。

    这令洪天远惊慌不已,慌忙的把不大的家中里里外外的找遍,都没有看到叶文君,这才重新回到屋中,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是谁,你把文君弄哪了?”

    背对着他的男人,似乎从他进门开始,一直在欣赏挂在屋内墙上不多的那几幅字画。

    听到洪天远再次的问话,这才转过身来,一张中年的脸,微胖的身子有些发福。

    “洪天远是吧?”

    “是又怎么样,你把文君弄哪里了?”

    洪天远死死盯着他,生怕一不小心,眼前的人就不见了,而他就再也不知道文君的下落。

    “住口,”中年男人显得很生气,“我们家大小姐也是你一介穷苦书生可以叫的?”

    “大小姐?”洪天远愣住了,谁?文君吗?

    “这不可能,文君她怎么可能是什么大小姐,她告诉我说,说......”

    “说什么?”

    中年男人蔑视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家小姐是谁?她可是我们员外爷的女儿。

    而我们家员外,现在虽然致仕回乡,可想当初也是堂堂四品的知州,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看到桌边洪天远带回来的烧鸡,中年男人一把把它挥到地上,

    “就这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不干净的东西,也想让我们大小姐吃,胆子不小。”

    “你......”

    中年男人说话说得太快,洪天远一时之间竟无法全部消化,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文君是大小姐,她的父亲是员外,曾经还是大官,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我什么我,我就不信你不知道。”

    中年男人看到洪天远露出的表情,不禁有些怀疑,“我们王员外就住在三柳镇。”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洪天远连连摇头,“我只是一个月前,无意中救了文君,不,你家小姐,然后,然后她说没有家人,所以我才......”

    “而且......”

    洪天远听到中年男人的话,好像从中听出了什么,“你说你们王员外,可是文君说她姓叶。”

    “小姐说什么不要紧,重要的是,她就是我们员外的女儿。”对于文君姓王还是姓叶,中年男人根本不感兴趣。

    “你们的事,我已经听说了,是你救了小姐,对吧?”

    虽然中年男人,对于眼前这个穷苦的书生,能从两个流氓手中,救出小姐有些怀疑。

    可是既然小姐这么说,不管真假,他都不想知道,只需要遵从员外的吩咐就行。

    见书生不说话,以为他是默认了,中年男人又道,“小姐说你救了她,然后受了伤,所以在这里照顾你。

    没办法,我们家小姐就是善良,在路边哪怕看到一只野狗,也会丢两个馒头。”

    说完,中年男人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足足有二十两,放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这些银子,就当是谢谢你救了我们家小姐,那么,就告辞了。”

    “等等!”

    在中年男人就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洪天远忽然叫住了他。

    “你还有什么事?”中年男人转过身,有些不耐烦。

    “她在哪里?”洪天远缓慢道。

    “自然是回家了。”

    “我想见见她。”

    “你个癞蛤蠊想吃天鹅肉,别做梦了,我家小姐不会再见你。”中年男人拂了拂袖子,转身就走出了洪天远家的大门。

    转眼间,屋内便再次安静了下来,就如之前一般,确切的说,是叶文君来之前。

    洪天远愣愣的站了一会儿,视线忽然落在了被中年男人扫在地上的那一只烧鸡。

    慢慢蹲下来,把它捡了起来,烧鸡早在被扫落在地的时候,就脱离了原本包着它的纸包,沾满了灰尘。

    可是洪天远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捧着整只烧鸡,放在嘴边,啃了起来。

    “文君,你为什么要骗我?”

    不知是因为口中有东西,还是因为洪天远太过伤心,吐出的字,不清不楚。

    而咬在口中的鸡肉,也并未嚼动,只是待在口中。

    也许是站累了,没过一会儿,洪天远便坐在了中年男人之前坐的那张凳子上。

    刚坐下,脚就像踢到了什么东西一样,弯腰朝下看去,紧挨着桌腿处,有一件衣裳,落在了地上。

    大约是刚才的视角不用,又或者是心思问题,他并没有注意。

    弯腰把衣裳捡起来,发现那是自己的,只不过上头还有未缝好的针线。

    洪天远忽然想起来,这件衣服是前两日他与叶文君一起去砍柴的时候,不小心划破的。

    当时她就说要给自己缝补的,没想到竟是没有补完。

    手缓缓的摩擦着上头已经缝好的针线,叶文君的影子好像又出现在自己眼前。

    “天远,我终于会烧火了,厉不厉害?

    天远,我给你做了饭,你要不要尝尝?

    天远,我刚才洗衣裳,不小心把你的衣裳搓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