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三十三章 死了
    ,!

    “文君,文君她怎么了?”

    “小姐死了。”

    家丁并不是什么读书人,只是一个普通赚工钱的小老百姓,对于死人这种说法,只会是最直白的。

    可这种简单直接的,却往往是最致命的。

    “死,死了?”

    洪天远本就因为腿受伤,走路都是瘸的,勉强站立,听到家丁的话,当场受不了,往后倒去。

    幸而站在他一旁的男子扶了他一把,这才没有摔在地上。

    “这会儿你可不能倒下,不然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男子扶着他的胳膊说道。

    “快,快带我进去,我要见她。”

    “你们不能进去......”

    家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可是走在前头的两人,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虽然一个走的极慢。

    “洪公子?”

    当洪天远出现在灵堂的时候,跪在棺木前的樱桃惊讶的瞪大了眼。

    “文君......”

    洪天远推开了扶着他的男子,一下扑在了停放着的棺木上,“文君,文君......”

    “光抱着棺木有什么用?”

    男子上前,替他推开了棺木的盖子,顿时,一张苍白的脸显现在两人的眼前。

    此时的叶文君已经安静的闭上了双眼,整个人沉寂在棺木中,一动不动,一身大红色的喜服格外耀眼。

    “文君,她,她为什么会......”洪天远伸手入棺木,拉着叶文君的手,已经泣不成声。

    “小姐,小姐她......”

    一直守灵的樱桃本就伤心,被洪天远这么一问,更是泪流满面,

    “那日,小姐被老爷带走之后,奴婢也跟着回去一路伺候。

    才被塞进轿子的小姐,就被迫穿上了大红嫁衣,一路上都想着办法逃离。

    可是轿子周围都被家丁给围着,小姐一直没有机会。

    后来,眼看着就快要进三柳镇了,小姐实在是没招,就撒谎说要小解。

    本想趁这个空档逃走,但是被发现了,小姐一路被追赶,然后不小心,不小心掉下了悬崖。

    等我们找到小姐,她却再也不能睁开眼了......”

    “文君,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洪天远往下探着身子,恨不得与叶文君一起躺在这狭小的棺木中。

    “你这穷小子还敢来?”王员外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背后响起,“把他给我抓起来。”

    可是这次的王员外并没有如愿,被他指挥上前的家丁,都被洪天远身边的一个男子给打倒在一旁。

    王员外看着棺木旁的洪天远,气的杀了他的心都有,“害死了我的女儿,还带着帮手强入我家门。

    你这个穷小子,真当我王家没人?

    今天,你既然敢来,就别想活着离开,那么喜欢文君,我就让你留在这里陪葬。”

    话毕,王员外再次招了招手,顿时从灵堂外涌进来十几个家丁,把洪天远两人以及棺木中的叶文君一齐围了起来。

    “王员外,这里是文君的灵堂,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动手?”洪天远哀求道。

    “哼!”王员外冷哼道,

    “我就知道你这穷小子怕死,就在这里让文君好好看看,让她付出了命换来的,就是你这样一个怕死的东西。”

    “行了洪天远,你也别跟他废话了,往后站,让我收拾他们。”

    男子对于王员外说出来的话,很是不喜,有这样一个爹,怪不得叶文君要与洪天远私奔。

    “兄台,这里是文君的灵堂,不可啊......”

    就算洪天远极力劝阻,可是两方的人,谁也不肯让,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男子已经与王员外的家丁动了手。

    没过多久,男子就把上来的家丁都打了个满趴,这让洪天远有些意外,竟是不知道他的功夫这么好。

    “王员外是吧,还有人可以继续上。”男子有些不屑的看着被他惊到的王员外。

    “你,你......”

    “没有的话,那我们就告辞了。”

    这次男子没有与洪天远一齐走正门,直接拉起他,出了灵堂,越过了员外府的高墙,就这么在众人的眼前消失。

    “怎么,人的最后一面也见过了,还想干什么?”直到两人重新坐上马车,洪天远还没有恢复过来。

    “兄台,你能教我功夫吗?”

    “什么?”男子没有想到洪天远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你的功夫很高,”洪天远看着他,“我想跟你学。”

    “我为什么要教你?”

    “如果我会功夫,我能够保护文君,那么那天她也不会被王员外带走,今天也就不会死了。”

    想到文君躺在棺材的那一幕,洪天远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哽塞。

    “你说的有道理,可那又如何,她都已经死了,你学了功夫还有什么用?”

    “虽然文君已经死了,但是这却是除却她以外,我最大的遗憾。”

    ......

    天空的明月在红叶的讲述中,逐渐落下,此时的天变得灰蒙蒙的,如同笼罩着一层银灰色的轻纱。

    朦胧的天色下,依稀透着几颗还未散去的繁星,带着些微亮的光。

    在这样的破晓晨曦之下,一声鸟叫,打破了这个故事的尾声。

    “这还真是一个典型的穷书生与大家小姐的故事。”

    佩玖兰看着眼前的红叶,此时的他,脸上不仅仅是苍白,皱纹在他讲述故事的同时,也不知不觉的爬满了他的脸。

    月圆之时看见的那个有些妖娆的男子,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此时的红叶像是用完了自己的全部力气,说句话都变得费力,“知道事情后来变得怎么样了吗?”

    “看你这德行,功夫是学上了呗。”

    站了这么久,萧文有些累,不知何时,竟是跑到了佩亦城站的地方,背靠着他的肩膀。

    “不止如此,我后来去挖了文君的坟,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变成了半个骷髅,身上的一身红衣也破破烂烂。

    我知道她是想嫁给我的,所以才穿着这身衣服入棺。

    因为那个时候她如果不被王员外带走,她是会嫁给我,为我披上嫁衣的,只差一点儿。

    可是我却没能保护好她,让她连嫁衣都没能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