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哈利波特之最强大〕〔重生三国之天朝威〕〔掌心雷〕〔桃运神医〕〔诡秘18月〕〔都市全能至尊〕〔医女酥手遮天〕〔千尸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幻神〕〔千金索吻:卖身总〕〔婚姻的荆棘〕〔重回80当大佬〕〔九零军婚有点甜〕〔都市极品兵王〕〔网游之星剑传奇〕〔绝世符神〕〔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宠爱成瘾:萌妻不〕〔妃常调教之世子有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四十章 擂台
    ,!

    “在下刘明成,请问兄台......”

    儒雅的年轻人一手执剑,一手附在其上,十分友好的自报家门,可是他对面的壮男显然是个急脾气。

    “什么成不成,少啰嗦,看招。”

    壮男手持大刀,直接朝着年轻人挥了过去,台下的百姓见状,不由的替年轻人担心。

    这一大刀下来,要是躲闪不及,那年轻人说不定就被活劈了,实在是吓人。

    不过,人不可貌相,说的就是不能根据一个人的相貌外表去评价他的实力。

    站在壮男对面的年轻人看似儒雅,却在他的大刀挥舞过来之时,抬起手中的剑,巧妙的接下了头顶上的‘凶器’。

    两个不同的兵器在空中相互碰撞,摩擦出刺耳的声音。

    “兄台的脾气有些急躁啊。”

    年轻人右手往上一抬,收回了自己的剑,但是对面的壮男却忽然往后退了好几步,像是被什么压迫一般。

    “好小子,还有点实力。”

    壮男呸的往台上吐了口唾沫,原本是一只手握刀,现在另一只手也同时握上了刀柄,

    “既然如此,就休怪我不客气。”

    说完,壮男握着刀就朝着年轻人小跑着冲过去,木台在他跑动的脚下似乎都有些震动。

    “文哥哥,你说这看台会不会塌了?”

    佩玖兰看的津津有味,特别是壮男每跑一步,他脸上的横肉都会不经意的抖动。

    “有可能,你看他满身的赘肉,我们还是离远一点儿,免遭池鱼之祸。”

    萧文连忙拉着佩玖兰往后象征性的退了两步,同时还侧过头对着他另一边的佩亦城道,

    “就这么一大坨,要是掉下来,压在谁身上,那不死也得脱成皮啊。”

    “看人家摔下来,你们就这么幸灾乐祸?”

    “什么叫幸灾乐祸啊。”佩玖兰的视线略过萧文去看自己的哥哥,

    “我们只不过是看看热闹而已嘛,如果只看不出声,那我们去看皮影不就好了,对吧文哥哥。”

    “对,就是,”萧文对着他撇撇嘴,“真是一点儿情趣都没有。”

    “我有没有情趣,多的是时间让你体会......”佩亦城半侧着头,对着萧文的耳朵呵气。

    热气吹拂在他的耳旁,有些酥麻,痒痒的,几乎是立刻的,萧文的耳朵便红了个通透。

    赶紧抬起手揉了两下,颇有些不自在道,“不知道你说什么,我看热闹,懒得理你。”

    “你比热闹好看。”

    “......”

    “喂,哥哥们,你们打情骂俏能不能等回到房里再说,请可怜一下身旁我这个单身青年好吗?”

    “谁跟他打情骂俏了。”

    萧文简直谷欠哭无泪,一边是这该死的佩斯辰,现在找到机会就挑逗他,他都要怀疑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也许应该找个时间试探他一下,有必要的话,可以使劲扯扯他的脸皮,看看有没有戴什么人皮面具。

    而另一边,玖儿这个小丫头,不知道对自己与佩斯辰的事情了解多少,但是依她的聪明,想必是知道了。

    所以现在,一边一个,不是打趣他,就是挑逗他,害的萧文的脸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想他一代英豪萧大少,怎么会有如今这么一个尴尬不能还口的局面,真是冤枉。

    “文哥哥,快看上头。”

    当萧文还在胡思乱想之时,佩玖兰的视线早已经重新投到了擂台之上。

    “这人是谁啊?”

    刚才还是那个壮男和年轻人,怎么一眨眼,就换了一个书生模样的,而壮男早已经不知被打到了哪里。

    不仅仅如此,书生手中没有兵器,而是拿着一只长杆子毛笔,单是毛笔的笔杆,就足有半人高。

    “这人的功夫不弱。”佩亦城看向书生,面露半许沉色。

    “才第一天就能看到这样身手的人。”

    佩玖兰轻抚下巴,视线从书生身上扫过,然后不经意的抬头,看着高楼上坐着的人。

    他们无疑就是比武招亲的主方,也就是招亲女子的父辈一行人,包括女子本人。

    只不过她戴着头纱,看不清样貌,可是在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人,这个人的视线似乎总是若有似无的落在佩玖兰身上。

    清亮的水眸不由的暗了几分,佩玖兰转而收回视线,对着身旁的人道,“哥哥,我们回去吧。”

    “这么快?”

    一直关注比武台的萧文,视线还盯着台上的书生,“玖儿,正精彩呢。”

    书生的速度很快,只是这一会儿功夫,就已经陆续打败了好几个上台打擂的。

    他的功夫不弱,但是都点到为止,并没有过分伤人,一般情况下,都是把对手直接踹下擂台。

    只不过这次上场的对手,似乎也有些本事,书生连出几手,虽然伤到了他,却并没有像之前的那些,把他给踹下来。

    “难道这次书生终于要被打下台了吗?”

    百姓中有人开始窃窃私语,甚至还抬起了手,对着擂台上的人指指点点。

    “我觉得不会,你看他连着打下来好几个人呢,再说他手中的那个大毛笔,应该会有点用吧。”

    擂台上的书生像是听到下面人的讨论一样,从他上台一直被当做摆设的大毛笔,终于从右手换到了左手。

    “快看快看,书生要用毛笔了。”台下的百姓兴奋的喊道。

    书生的对手自然也与台下的百姓同样的想法,本来就打不过对方,只是硬撑着。

    看他这样子,也赶紧往下蹲了蹲,企图使自己的脚步更加稳固扎实,连手中的狼牙棒也紧紧的握在手上。

    “不必那么紧张,我只是一只手拿累了,换换手而已。”书生对他歉意的笑笑。

    “你这书生,竟敢看不起我?”

    对于书生的话,他的对手显然很是生气,也不管他是不是准备好,举着狼牙棒就打了上去。

    书生像是早就料到他的动作,只是展臂往后退了几步,转而绕到了他的身后,然后一脚把他踹下了擂台。

    “承让。”书生对着远处趴在地上的人拱了拱手。

    “好厉害啊......”

    “就是,大毛笔都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帝焰神尊〕〔枕上名门:腹黑总〕〔不灭剑主〕〔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第一强者〕〔隐婚娇妻:老公,〕〔鬼王传人〕〔永生不灭〕〔复仇的单细胞〕〔重生八零:媳妇有〕〔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