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天〕〔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盛世极宠:天眼医〕〔盖世仙尊〕〔重生校园:帝少,〕〔你们二次元真会玩〕〔世界第一的新娘弓〕〔家有悍妻怎么破〕〔美女总裁的最强保〕〔大沉王权〕〔无限之开局一双轮〕〔天帝传〕〔魔帝归来〕〔皇家小娇娘.〕〔首席的独宠新娘〕〔帝妃临天〕〔不败剑神〕〔逆天至尊〕〔一术镇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四十五章 她怎么了
    ,!

    “无聊。”佩玖兰轻吐这么一句,便转身离开了饭桌。

    “这丫头,怎么说话的。”佩亦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颇有些无奈。

    “玖儿说的没错。”

    凌舜华并没有跟着她离开,饶有兴味的目光在对面两人身上来回打量,“朕就是无聊。”

    “所以玖儿刚才说你让人打崔家擂台的原因......”

    凌舜华的笑而不语,让一向乐于玩闹的萧文,都有种无力吐槽的感觉。

    “皇宫的事情你不管,边疆的事情你不问,千里迢迢追到这里来,就是因为你无聊?”

    “你这话可就说错了。”

    凌舜华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在桌面上,“朕从宫中出来,自然是为了玖儿,赶在你们前头,也是费了不少时间。”

    “宫中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原本他们的计划中,只有佩亦城单独离宫,去完成任务,现在不仅仅是萧文一路跟着他,就连妹妹与云轩都一起离开了皇宫。

    那么皇宫现在到底是谁做主?他们都离开,安全吗?

    “朕做事你还不放心?”

    凌舜华微挑着眉,对于佩亦城怀疑自己的能力,有些不悦,“你有这个闲功夫问这些无聊的事情,不如多帮朕一些别的。”

    “不知‘皇上’想让草民们帮您什么,要知道,我们可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萧文朝着凌舜华挤眉弄眼,佩玖兰对他的态度,大家都看在眼里,想必除了这些,也不会有别的原因。

    对于萧子墨这怪腔怪调,凌舜华只是略微勾了勾唇,视线从他的脸上,忽而转移到下半身。

    “昨晚......”

    “皇上尽管放心,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并且在需要我们的时候,鞠躬尽瘁,肝脑涂地。

    不需要我们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消失,绝对不碍手碍脚,打扰您的好事。”

    “子墨,你......”

    佩亦城看着眼前这个变脸变这么快,一副狗腿子模样的人,十分震惊他会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萧文。

    “孺子可教。”

    凌舜华赞赏的点点头,“朕就知道子墨是个聪明人。”

    “皇上过奖了,您才是最睿智的那个人。”

    “你们......”

    对于两人虚假的夸奖,佩亦城在心中暗暗选择无视。

    “既然对朕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么,想必我问什么问题,你都会回答朕,对吧?”

    “我...尽量?”

    一向被凌舜华拿捏的萧文,经过和佩亦城的事情之后,发现自己在他的手中,又多了一样沉重的把柄。

    并不是害怕凌舜华知道两人的关系,从很早以前,他恐怕就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同寻常。

    萧文这么怕凌舜华提起昨晚的事情,只是因为不想被他取笑,以他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他怕是会笑他一百年。

    “玖儿...她......”

    “你也知道她的性子,她要是不想理你,我和斯辰也没有办法。”

    “朕不是说这个。”

    “哦哦,那你继续。”

    “她怎么了?”

    “没事啊。”

    ‘除了不理你之外,好像没什么不同,’只是这句话,萧文是绝对没有胆量当着凌舜华的面说的。

    “她瘦了。”

    “我看你才是更瘦,跟你来的人都怎么伺候的?”

    凌舜华的精神还好,但是人瘦了一圈,是在场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事实,只怕是跟着他的人不敢说而已。

    “子墨,别跟朕绕圈子,昨天一整晚,她都睡得不太安稳,手还时不时的摸着肚子。

    在朕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可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啊,有我和斯辰在,能出什么事?”

    萧文看了一眼旁边的佩亦城,然后又把视线转回来,“大约是赶路累着了,所以休息的时候,略微有些不安稳。

    你放心,我这就去给玖儿配一些安神的草药,让她服下去,今晚一定能睡个好觉。”

    萧文说着,就要站起来,却被凌舜华一个眼神,又给逼了回去,“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怪吓人的。”

    “萧子墨,你当朕是傻子?”

    “没有没有,不敢不敢。”萧文急忙摆摆手,陪着笑脸。

    “云轩,子墨说的,都是......”

    “都是什么?”

    此时的凌舜华,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魄人的气势,不似平时几人的打闹,就连他们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之时,都不曾像现在这般。

    “之前的事情,我不愿再提,也不想解释,可是我对玖儿的心,你们该看得出来。

    她这次为何离宫,我明白,所以我追了出来,为了她,我可以什么都不顾。”

    佩亦城轻轻叹了口气,“云轩,有些事不是我们不想说,而是不该我们说。”

    “算了,斯辰,这件事,如果我们不说,他现在怕是很难从玖儿口中知道。”

    “到底是什么事?”

    “玖儿她......”

    “公子,主子怎么会追来这里,他不是应该在皇宫吗?”

    佩玖兰离开饭桌后,便在客栈内的楔园散步,身后跟着的几人,对于凌舜华的出现,很是惊讶。

    尤其是喜怒行于色的夏夜,昨晚她与冬暖出去看热闹,对于所发生的事情,更是什么也不清楚。

    “天下之大,莫非皇土,他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稀奇。”佩玖兰在一处花丛中停下,像是欣赏花,但是思绪却又不在此处。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

    “夏夜,既然已经离宫,有些话可不必多言。”春朝在一旁提醒她。

    她虽然没有想到主子会出现,但是眼下的事情,却不是她们这几个丫头可以随意评价的。

    “对啊,你操什么心,难不成你还打算回去?”

    冬暖在皇宫待的时间虽说不长,但是对于里头的那些个女人,尤其是白瑾柔那样的,简直是心生厌恶。

    “我才不会回去,我只是担心公子。”

    “担心什么?”

    “参见主子。”

    楔园凌舜华的忽然出现,让正在说话的几个丫头面面相觑,慌忙福了礼,然后远远的退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