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天〕〔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盛世极宠:天眼医〕〔盖世仙尊〕〔重生校园:帝少,〕〔你们二次元真会玩〕〔世界第一的新娘弓〕〔家有悍妻怎么破〕〔美女总裁的最强保〕〔大沉王权〕〔无限之开局一双轮〕〔天帝传〕〔魔帝归来〕〔皇家小娇娘.〕〔首席的独宠新娘〕〔帝妃临天〕〔不败剑神〕〔逆天至尊〕〔一术镇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四十七章 新的优胜者
    ,!

    经过昨天的比武擂台,徐水城的百姓们,口中多了一个新的话题,那便是后来居上的‘书生’。

    大家并不知道此人的名字叫什么,被他们这么叫也完全因为他手中的那把半人多高的大毛笔。

    当‘书生’到达现场的时候,围观的百姓立即欢呼起来。

    有的是昨天就在的,有的是听回去的人说了他的本事,特意跑来看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可以说支持者很多了。

    书生站在擂台上,听着周围的声音,表情很是淡定,一手把大毛笔横在胸前,

    “小可不才,昨天承蒙各位英雄关照,如果还有哪位想上来挑战的,敬请赐教。”

    “这位兄台,不介意我上来试试吧?”

    人群中传来一个男声,音调听起来比一般的男子要清脆一些,转眼间便跳上了擂台。

    “当然,既是擂台,便是人人都能上来。”

    书生上下打量着忽然跳出来的男子,人很清秀,个子也不算高,一身淡青色的绸衣。

    “听说自从昨天兄台上了擂台,便守到了现在,真是个中高手,令人敬佩。”

    清秀男子离书生很近,清脆的声音飘在他的耳中,越发觉得有些熟悉。

    “容在下先问一句,”书生出人意料的对着眼前的人拱了拱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他这一番动作,倒是让下头看热闹的百姓纷纷兴奋起来,从他昨日上台到现在,眼前的男子恐怕是他第一个主动问候的人。

    莫不是这个年轻人真的有什么不得了的本事,比书生还要厉害?

    “兄台说的是哪张脸?”清秀男子在台上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话小声道。

    “你?”

    看着他轻扬的唇角,书生愣了一瞬,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空档,清秀男子便朝他出了手。

    男子看着人不大,但是招式却是凌厉的很,对着书生连攻几招,他都只有避让的份儿。

    “怎么不出你的毛笔,该不是随身携带这么大的家伙,只是为了在地上画圈吧?”

    “我怎么能对你使用这个。”

    书生扬了扬手中的毛笔,在大家以为他终于要反攻之时,毛笔被他利落的扔到了擂台的角落上。

    “你这是看不起我吗?”清秀男子对书生这一番动作很不满意。

    “这人怎么回事,昨天还那么厉害,今天才不过打了几招,就把毛笔丢了,实在是......”

    不顾下头人的讨论,书生依旧盯着清秀的男子,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却见他只是碰了碰衣角,台下的人也不过是看到了一个闪亮的点,接着便朝着书生飞去。

    “这人耍诈,飞的暗器!”有人大喊。

    可是书生却是动也不动,不同于下头的人,他不仅看到亮点,甚至能看到它的模样。

    “绣花针?”

    “怎么,你能拿毛笔,我就不能拿针?”

    清秀男子手腕灵巧的转了两下,带着丝线的绣花针转而向擂台一角飞去,抡起地上被丢掉的毛笔,直接朝书生扔过去。

    “拿着,我可不对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出手。”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我们两个的‘兵器’是不是差的有点太远了?”

    书生灵活的转着重新回到手上的毛笔,语调很是轻松,

    “兄台的针着实有点短,这让外人看起来,岂不是在下欺负于你,传出来对我的名声也不好。”

    “呵,少看不起人了,险招自有出奇胜。”

    清秀男子不再和书生废话,抡起手中的针线就朝着书生攻了过去。

    原本只是家中女子绣花补衣的寻常之物,可是到了他的手中,却是灵活的厉害。

    书生来回转着手中的毛笔,快的让人看不清,显然是在阻挡绣花针的攻击。

    清秀男子也不甘示弱,忽的平地而起,飞到书生的头顶上空,不停的舞着手中的针线。

    只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书生便停了下来,接着,所有的人全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除了他的两只转着大毛笔的手腕,书生的整个人,从肩膀到膝盖,全部被红色的丝线所缠绕,动弹不得。

    “看来兄台的绣功很是了得。”

    自己虽然已经活脱脱被绑成了一个粽子模样,可是书生却一点儿也不气恼。

    “我了得的很多,你还未曾见识。”

    “那么以后就请多多关照了。”

    书生看着眼前的人面带笑颜,在大家还在惊讶这一场景之时,他已抬起了仅有的灵活双手,“我认输。”

    “承让。”

    清秀男子一点儿也不客气,对他拱拱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书生只是原地转了几下,身上的红色丝线便全部散落,对着清秀男子抱了抱拳,跳下擂台,转眼不见了踪影。

    “这一场是......”

    高台上的崔家人,看到台上的这一幕,也是激动,崔云平直接站起来,想宣布这一场的胜利。

    可是看着站在擂台上的年轻人,却是连他的名讳也不知道,一时有些尴尬。

    “在下朝尧。”清秀男子朝着高台拱拱手,主动报出名号。

    “原来是朝兄弟,真是好身手。”

    崔云平也回了一个礼,对于刚才的书生和眼前的他,都比较满意,只不过既是擂台赛,那自然是胜者为主。

    “崔老爷不必客气,在下只是侥幸而已,不知现彻有哪位兄台,想赐教的。”

    朝尧环顾着台下的人,视线在其中一处略微停留了片刻,便立即收了回去。

    “公子,没想到啊,她......”夏夜兴奋的看着台上的胜利者,特别是她舞的那个针线,真是绝了。

    记得之前在宫中的时候,夏夜以为她只是随意说说,之后也并没有看到她使这个针线,没想到练得还挺有一手。

    佩玖兰抬手轻轻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的人。

    她练的针法能有几分威力,对什么人有用,佩玖兰自是清楚,想要打败擂台上的‘书生’,那还差了一些。

    只不过书生会主动退步,让‘朝尧’胜出,这倒是让她觉得有点儿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