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太上剑典〕〔狐狸别笑了〕〔最强升级〕〔刑凶〕〔六零小仙女〕〔大周王侯〕〔绝顶神医〕〔美女跟我走〕〔维密天使[综英美/〕〔外戚之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先婚后爱:老公轻〕〔重生空间:天价神〕〔学霸也开挂〕〔正版修仙〕〔重生之武道逍遥〕〔都市修仙天尊〕〔佣兵二十年〕〔无限求生〕〔剑逆天穹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五十四章 赌局
    ,!

    “对,就是你。”

    佩玖兰扬起嘴角,“我们就赌夏夜。”

    “有意思,”萧文兴致高昂,“说吧,怎么赌?”

    “我们赌......”

    佩玖兰拿起一粒骰子在空中划了个圈,“常青什么时候来找夏夜。”

    “什么?”夏夜大惊。

    “这个好,这个好。”

    除了佩玖兰兄妹与萧文,春朝,秋寒,冬暖也纷纷围了上来,“公子,到底要怎么论输赢啊?

    是从现在开始,算常青来的时间,还是怎样?

    他来了之后,要进门吗?进来的话,我要不要挡着......”

    “公子,要压些什么才能赌?钱还是别的什么?”

    ......

    “喂,你们......”

    几人谈论的十分热闹,完全没有谁能想起旁边还有一个‘伤心’的当事人。

    “来来来,买定离手啊。”

    转眼间,桌前便开始了以佩玖兰兄妹为主,三大婢女为辅,围绕着夏夜与常青的赌局就此展开。

    一时之间,吆喝声此起彼伏,夏夜的房间已经完全变成了赌场。

    “主子?”

    正靠在门框边暗自伤神的夏夜,恍然一抬头,正好看见已经走到门口的凌舜华。

    “参见主子。”夏夜慌忙行礼。

    “起来吧。”

    凌舜华随意摆摆手,朝着一堆人的方向看去,还没有进门,就能听见屋内的吵闹声,“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

    “喂,文哥哥,你怎么搞的,懂不懂什么叫买定离手,你怎么总是换来换去?”

    只是开了个头,那边佩玖兰的声音已经清楚的传了过来,看着面无表情朝他们走过去的人,夏夜嘴角微微抽搐。

    “云轩,你来了,”萧文抬眸,刚好瞥见走过来的凌舜华,抬手招呼他,“正好,一起压。”

    “压什么?”

    “参见主子。”

    另外三人连忙福礼,之后便起身站到了一旁,把桌子空了出来,露出上面摆放的东西。

    “你们在赌什么?”

    出人意料的,凌舜华并没有显出什么生气或者不满的情绪,嘴角甚至还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玖儿做庄,要大家伙来猜猜看常青何时会来找夏夜。”萧文手中来回颠着一颗夜明珠,似乎还在犹豫。

    “哦?”

    凌舜华在佩玖兰身边空着的位置上坐下,虽然她并没有打算理他。

    “赌注是什么?”

    视线扫过桌面,除了萧文手中的夜明珠,桌子上零散的还摆放着一大堆小玩意。

    有翡翠,珍珠,玉镯,头簪......显然是旁边的几个丫头的。

    而在这些物品下方,则对应着不同的时间,从一盏茶,一炷香,半个时辰,一个时辰等等,一应俱全。

    “随身携带的一样东西,什么都可以,”

    萧文似乎还在犹豫着把夜明珠放在哪里,一双清亮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桌面上的时辰表,

    “东西还是其次,重要的是附加条件...我放这里吧。”

    比来比去,还是觉得一个时辰更靠谱,于是萧文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夜明珠。

    而一个时辰那个位置上,同时还放着一支簪子,看得出,有人与萧文的想法一致。

    “还有附加条件?”

    “嗯,”佩亦城在一旁微微颔首,“输的人要无条件答应赢的人一件事情。”

    凌舜华睨了佩玖兰一眼,“这个附加条件更和我心意。”

    “等赢了再说吧。”

    佩玖兰看也不看凌舜华,他赌不赌,都无关紧要。

    但是如果他要赌,自己赢的话,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条件,让他别再跟着自己。

    他如果要是赢了的话...

    当然,没那么容易,佩玖兰是庄家,每个人都选了一个时间段,不确定性很大,她就不信,凌舜华的运气有这么好。

    “这么说,我也可以下注?”

    “你这是什么话,谁都可以下注嘛,对吧,玖儿?”

    已经下注完毕的萧文,坐了下来,悠闲的喝着佩玖兰不能喝的茶水。

    “自然。”

    “那么我就......”

    凌舜华伸出右手,直接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第一个时间段,一盏茶上头。

    那是一颗成色很好的珍珠,个头也不算小,萧文都没有看到凌舜华是从哪里掏出来的。

    “云轩,你是不是傻?”

    也不顾此时屋内的婢女们,萧文不客气道,“一盏茶的时间,常青怎么可能出现。”

    “文哥哥,常青可是有主子的人,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像打擂台一般,听从吩咐,一盏茶出现呢?”

    佩玖兰随手拿起桌上的白水,故意当着萧文的面狠狠喝上一大口,以表抗议,不过却没有什么效果。

    因为凌舜华在旁边,她也不敢直言,只能拿着杯子冲着萧文撇撇嘴,以发泄自己的不满。

    “云轩,要不你再想想?”萧文好心提醒,心中觉得大约凌舜华是不善于赌的。

    “虽说买定离手,”

    佩玖兰扫了眼桌上一盏茶上头的珍珠,“但,想必我们的主子,对于赌博这个事情,不怎么精通。

    看在大家还算认识的份上,我可以格外的给你一次机会,换一换。”

    “谢谢你的好意。”

    凌舜华对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直让旁边的萧文连连揉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不过,我没有说,我只压这一个。”

    “你什么意思?”

    “赌桌上有说只能压一个注吗?”凌舜华看着萧文问道。

    “这倒是没有,有时候庄家巴不得客人会多下几个,因为就算有一个猜对了,剩下的也绝对是赔的。

    我晕,云轩,你该不是......”

    “没错。”

    凌舜华开始连着在桌上写着时间的地方,一一放上一粒珍珠,一个不漏,这些珍珠大小完全一致,熠熠生辉,看得出价值连城。

    “输多少无所谓,只要对一个便足够了。”

    对于凌舜华从哪里掏出来这么多珍珠,萧文没有功夫研究,但是对于他这一番话,他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云轩,你这家伙,也太女干诈了吧,我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那我现在还可以不可以再加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