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朽凡仙〕〔明日传奇〕〔都市之最强狂兵〕〔一念原罪〕〔透视小神棍〕〔重生神豪奶爸〕〔修真狂医在都市〕〔超人末日未来〕〔我的老公是条蛇〕〔霸道老公宠妻上天〕〔异界升级成神〕〔阴间商人〕〔乡野小神医〕〔夜游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级神医在都市〕〔神医小萌妃:帝尊〕〔嫁给暗恋我的路人〕〔我在聊斋做鬼王〕〔纨绔子科举生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五十五章 对局
    ,!

    “不可以。”

    凌舜华与佩玖兰两人同时道。

    “呦,这么有默契啊。”萧文对着他们挤眉弄眼,“干什么不让我加注,云轩不都压了?”

    “反正我说不准就是不准。”佩玖兰的声音明显提高了两分。

    “不加就不加嘛,小气。”

    萧文一张俊逸的脸气鼓鼓的,看起来分外可爱,佩亦城忍不住伸出手朝着他的脸颊戳了一下。

    “你这样挺可爱的。”

    “神经病啊。”

    萧文一把拍掉他的手,双颊腾地染上一抹红晕,“本少爷堂堂男子汉,可爱个鬼。”

    “文哥哥,你这样子更可爱了。”佩玖兰也跟着打趣。

    “去去去。”萧文摆摆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兄妹俩挨个夸可爱,萧文可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玖儿,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为了避免晚上睡地板的风险,佩亦城觉得,自己还是把话题适当的岔开比较好。

    “当然是等咯。”

    “等?”

    “那是自然。”佩玖兰朝春朝勾勾手,“计时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春朝上前,递过来一个小沙漏。

    “放在架子上就好了,你记得看时辰,说不定我们春朝还会赢哦。”

    “公子,您就别笑话奴婢了,奴婢只是跟着凑个热闹罢了。”春朝转过身,把沙漏放在他们身后的一个架子上,开始计时。

    “好了,”佩玖兰拍了两下手,

    “现在大家可以离开夏夜的房间,什么时候常青出现,我们赌局就算结束。”

    “离开,那他来的话,谁通知我们?”

    萧文才不干,本来就已经落后于凌舜华,自己只下了一注,这万一被他们偷偷做手脚怎么办,自己岂不是输定了。

    “文哥哥,你这是不相信我啊。”萧文想的什么,佩玖兰心知肚明,不禁有些想笑。

    “我不管,反正我不走,斯辰也不准走。”

    “好,我不走。”对于萧文的话,佩亦城从来都只有听从的份儿。

    “云轩也不能走。”

    凌舜华看了一眼佩玖兰,“嗯,我不走。”

    “既然大家都这么有闲情逸致,不如我们再赌点儿别的怎么样?”

    “你还想赌什么?”

    萧文把骰子拿在手中,“不麻烦,就单纯的猜大小,一局五十两,如何?”

    “文哥哥,你可真是大腿。”

    佩玖兰摸摸下巴,一双水眸上下打量着他,“能施舍点儿不?”

    “玖儿,你也别说文哥哥欺负你,我们不单打独斗,分两拨。”

    “怎么分?”

    “自然是我跟斯辰一拨,你跟云轩一拨。”萧文说完,偷偷朝凌舜华挤了个眼。

    “为什么不是我跟哥哥一拨?”佩玖兰才不想掉进萧文的坑中。

    “因为两拨中,总要有一个掏银子的啊。”

    对于萧文的理直气壮,佩玖兰竟无言以对。

    “既然这么说,那么干脆把注加大一点。”凌舜华出人意料的说道。

    “怎么加?”萧文很感兴趣。

    “只是比大小,未免无趣了些,再加上一些诗词,作对,猜谜类如何?一局一百两。”

    “好!”

    萧文拍了个掌,看向身后的春朝几人,“这个有意思,你们也可以参加。”

    “我们?”冬暖抬手指了指她们几个。

    “当然是你们咯,如果能接上对子,或者做出诗句,猜出谜底,也可得一百两。

    至于小夏子嘛......”

    萧文瞅了眼不远处的夏夜,坏笑道,“她就不必了,还受着伤呢,床榻之上躺着就行。

    不然常青这小子一来,还不把人给吓跑了。”

    “文少爷,谁说他一定会来了?”一群人这么拿他们打趣,夏夜想逃都逃不开。

    “公子这么说,他就一定会来的,你安心躺着吧。”

    冬暖走过来,拉着夏夜的手往房间外头走,“去我房间休息吧,更方便。”

    她的房间就在夏夜的隔壁,当冬暖再次返回屋中之时,新的赌局已经开始了。

    佩玖兰与凌舜华坐在一边,萧文与佩亦城坐在他们的对面,面前的桌子上各散落着一些银子。

    而在他们的正中,放着一个如骰子一般模样,苹果般大小,用纸糊的正方形的东西,上头用毛笔写着一些字。

    正对着冬暖的一面,上头猜谜二字,分外清楚。

    “玖儿,我们可多赢了你们两把啊。”

    萧文唇角上扬,能同时赢这两个人,真的可以说是很不容易的。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就是猜了几把大小。”

    为了可以公平起见,他们在赌局开始前,用白纸糊了一个如骰子一般的六面方盒子。

    盒子的每一面都写着不用的比法,把比骰子点数大小,比诗词,猜字谜等等,都写在了上头。

    而萧文,好巧不巧的,每次都掷在了比大小一面。

    “好了,到你们了。”萧文把纸盒子递过去。

    佩玖兰接过来,随手往后丢去,纸盒子呈弧线径直落在地上,而作诗两个大字,正对着上头一面。

    “文哥哥,看来这次我们要比作诗了。”

    “好啊,以什么为面呢?”

    “相思。”

    “好,那我先来。”

    萧文抚了抚下巴,“我就说个简单的吧,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好!”佩亦城赞道。

    “多谢夸奖。”

    “啧,这是夫唱父随吗?”佩玖兰笑的别有深意。

    “少跟哥哥们打岔,换你了。”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很棒!”

    萧文拍拍手,“玖儿,你这首很有感觉。”

    “也不过是借用而已。”

    说起相思这话题,佩玖兰的表情看不出什么波澜,“哥哥,到你了。”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斯辰,厉害了啊,三句话都没有离开相思二字。”

    “我只是懒于说出后面的话而已。”佩亦城笑笑,“其实后面还有几句。”

    “哥哥,你不乖哦。”

    “就你会打趣人,”佩亦城接着看向凌舜华,“云轩,到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超级鉴宝师(风乱刀〕〔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