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五十六章 论输赢
    ,!

    凌舜华没有立即接诗句,一双黑眸在佩玖兰身上看了好一会儿之后,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两粒骰子。

    “云轩,吟不出就算了,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萧文看着他的动作,嘴角的笑容逐渐放大,“争取你下次可以掷个大小来猜一猜嘛。”

    凌舜华随手掷出手中的骰子,两粒骰子在桌面骨碌碌的转了好几圈,甚至相互碰撞起来。

    “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随着他独有的磁性嗓音缓缓结束,骰子也慢慢停下,两个六稳稳当当的摆在几人眼前。

    “我......”

    萧文忍不住张口想骂脏话,这首诗也太应景了,“云轩,老实说,你这招扮猪吃老虎跟谁学的?”

    “什么是扮猪吃老虎?”凌舜华勾起了唇,似乎对萧文说的话不太理解。

    “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

    萧文朝佩玖兰瞥了一眼,从怀中掏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丢过去,

    “给给给,就算比字数,你们也比我们多,就算你们赢了,拿去。”

    “什么叫就算我们赢了?”

    佩玖兰把银票拿到他们身边,取笑道,“文哥哥,你这话听起来很像输不起啊。”

    “谁输不起了,你文哥哥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斯辰,这把你来,”萧文接过冬暖递过来的纸盒子,“掷个好的,玩死他俩。”

    “那个......”

    “怎么了?”

    正准备让佩亦城大杀对手的萧文,听到冬暖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疑惑的问道。

    “文少爷,奴婢们是不是也可以参与?”

    “可以啊,我之前不是说了。”

    “那奴婢也想对一首关于相思的诗。”

    “你也对?”

    萧文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直接从凳子上起身,视线在冬暖身上来回打量。

    “文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家冬暖嘛?”佩玖兰替冬暖出头。

    “当然不是,你这几个丫头,我敢小看谁啊。”

    萧文站在冬暖面前,“只是本少爷有些奇怪,你这丫头又没有相好的,怎么能对的上相思的诗句啊?”

    “文少爷......”

    被他这么来回看,又这么说,就算再直爽的性子,冬暖都不由的害羞起来,“您这么打趣奴婢,奴婢不要说了。”

    “别别别啊,本少爷还是很好奇,你能说出什么诗句呢。”

    “你这家伙,谁说相思单指男女之情?”

    佩亦城一把拽回他,“思国,思家,思父母,思兄弟姐妹,不是都可以。”

    “以为谁都跟你少将军一样,这么心怀四下。”

    “冬暖,别理他们,说来听听。”

    “公子,那奴婢就说了......”

    “说说说。”萧文还不忘起哄。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不错啊,冬暖,一首诗从头相思到尾,”萧文笑道,“你这丫头,果真是有情郎了不是?”

    “奴婢没有。”

    冬暖打从记事以来,大概从来没有这么害羞过,都被萧文逗的躲到了春朝与秋寒的身后。

    “文哥哥,愿赌服输,我们冬暖对了诗,你是不是也该拿出一百两啊?”

    “这有什么,拿去就是。”

    萧文又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冬暖,“不如下一局让我们猜猜,冬暖的情郎是谁如何?

    如果谁猜对了,本少爷出一千两。”

    “文少爷,您,真是,奴婢不理您了。”冬暖连银票也没接,捂着红扑扑的小脸急忙跑了出去。

    “就会胡说,你看,冬暖都被你气跑了。”佩亦城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瞎说,她那是害羞。”

    萧文把银票塞给春朝,“你一会儿给这丫头吧,别忘了转达本少爷刚刚的话,一千两啊。”

    “文少爷......”春朝哭笑不得的接过银票,在心中替冬暖默哀。

    “好了,这一局我们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认输,斯辰,掷个漂亮的。”

    “这我说了可不算。”佩亦城把手中的纸骰子高高的抛起来,然后落在桌面上。

    “哈哈,这一把是对对子,我们说,你们对。”萧文挤眉弄眼道。

    “文哥哥,你这表情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我先来吧。”佩亦城思腹片刻,“十月塞边,飒飒寒霜惊戍旅。”

    “这个好,”

    萧文赞赏的看着佩亦城,“我们斯辰不愧是在边疆待过的少将军,看看这对子。”

    “知道你们感情好,要不要这么含情脉脉。”

    佩玖兰双手撑着下巴,慵懒道,“不然等你们秀完了,我们再对?”

    “有本事你们也秀。”

    萧文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了,但看对面两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妥的表情。

    赶忙接着道,“说吧,你们谁先对?”

    “我来。”

    凌舜华不像刚才那般,几乎是脱口而出,“三冬江上,漫漫朔雪冷鱼翁。”

    “很工整啊,”萧文撇撇嘴,“看来,还是斯辰的对子太简单了。”

    “我觉得也是。”佩亦城附和道。

    “那我就来一句稍微有些难的,上钩为老,下钩为考,老考童生,童生考到老。”

    “嗯,这句有些难接啊。”

    佩玖兰轻皱秀眉,“让我想一下,一人是大,二人是天,天大人情,人情大过天。”

    “你这丫头,骗我呢?”

    “没有啊。”

    佩玖兰眨巴着一双水眸,显得有些无辜,“我很真诚的,文哥哥不是也说,只是有些难嘛。”

    “再来,”萧文扫了眼窗外,“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双木为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好!”佩亦城在一旁叫好。

    “你是哪一边的?”萧文瞪他。

    “玖儿确实接的很好啊。”佩亦城老实回答。

    “我当然知道。”

    “怎么,输不起了?”凌舜华眸带宠溺的看着佩玖兰,然后学着她的话,对萧文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