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天〕〔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盛世极宠:天眼医〕〔盖世仙尊〕〔重生校园:帝少,〕〔你们二次元真会玩〕〔世界第一的新娘弓〕〔家有悍妻怎么破〕〔美女总裁的最强保〕〔大沉王权〕〔无限之开局一双轮〕〔天帝传〕〔魔帝归来〕〔皇家小娇娘.〕〔首席的独宠新娘〕〔帝妃临天〕〔不败剑神〕〔逆天至尊〕〔一术镇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五十七章 结账吧
    ,!

    “笑话,我萧大少会输不起?”

    萧文直接从怀中掏出一沓银票,“这局规矩我们临时改一下,我们出对子,你们来对,对上一个,一百两。”

    “子墨,你是不是有些激动了?”

    佩亦城伸过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烧啊。”

    “我好着呢。”萧文看着对面的两人,志气勃勃,“来不来?”

    佩玖兰难得的与凌舜华对视了一眼,同时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无奈的神情。

    萧文这家伙,怕是病的不轻,竟然对对子上瘾了。

    “好啊,文哥哥,我向来不嫌银子多。”佩玖兰摊摊手,“你们尽管出,怕输我跟你姓。”

    “好极了。”

    萧文站起来,围着桌子绕了一圈,然后在佩玖兰面前停下,做出请的姿势,“这位公子可准备妥当?”

    佩玖兰跟着他抱拳,“好说。”

    “晶字三个日,时将有日思无日,日日日,百年三万六千日。”

    “品字三个口,宜当张口且张口,口口口,劝君更尽一杯酒。”

    “妙也。”凌舜华赞道。

    “对的我都想喝酒了。”

    萧文拿起面前的茶杯,顺口来了句,“手中一杯茶,茶香入鼻满四溢。”

    “壶内半碗水,水甘进口润脾胃。”佩玖兰有些哀怨的看着桌子上的一壶白开水。

    “看来,让你常喝水还是有好处的。”萧文笑道。

    “不不不,”佩玖兰连连摆手,“文哥哥,你可以当我这句没有对上嘛。”

    “君子出口成章,哪有反悔道理。”

    “姑娘无才是德,切莫放在心上。”

    “我这句只是随口说说,没有让你对啊。”萧文走过来,拎起水壶,又给她倒了些白水。

    “我不管,反正我对出来,你就得给银子。”

    佩玖兰对着白水隐晦的翻了个眼,不料被凌舜华看到,不由的嘴角上扬,顺手拿过,送入口中,

    “我正好渴了。”

    “你跟前不是有茶。”

    “喝茶太多,晚上睡不好。”凌舜华张口就来的话,怕是自己也不信。

    萧文朝他努努嘴,嫌弃道,“那我要不要给你开一副安神散来喝喝啊?”

    “不必,今天赢你这么多,我怕你下药。”

    “我......”被两人气的,萧文恨不得爆粗口。

    “稳住。”

    佩亦城拉过他,“不准讲脏话。”

    “你看看这两个人。”

    如果萧文留有胡子,佩玖兰绝对相信此时他的胡子会被气的翘起来。

    “这不是你非要对对子吗。”

    “不对难不成回去睡觉?”

    “这个可以有。”

    “想你的美,”萧文使出了小手段,“今天要是我们输了,就都别睡了。”

    “玖儿,你们要多少银子,哥哥给......”

    “哥哥,我们不要银子,听文哥哥的,就要对对子。”佩玖兰笑的很女干诈,

    “文哥哥,继续。”

    “怕你才怪。”

    萧文想了想,又道,“一心一意,一心可换一群朋。”

    “十全十美,十全能聚十方客。”

    “人居草木中,醉茶香,吾享口福。”

    佩玖兰随手从身后的花盆中折过一枝花梗,放在鼻下,“禽栖高枝上,闻清风,尔赏鸟语。”

    “梅花三弄,弄引梅花,梅花谱成琴瑟情。”

    “芭蕉独雨,雨打芭蕉,芭蕉弹奏丝竹音。”

    “你们说的这两首曲子,改天弹来听听啊。”佩亦城一手撑着额头,懒散的听着两人不知疲倦的对子。

    “我可不会弹。”佩玖兰直接拒绝。

    “还有你不会的东西?”

    萧文抿了口茶,佩玖兰的琴,当属一绝,他自然听过,可是后来不知为何,却是不再弹了。

    这个话题,让一旁的凌舜华也陷入了沉思,愣愣的盯着佩玖兰,不知在想些什么。

    “既然你们这么有兴致,我也出一上联。”

    佩亦城把对面两人的神情看在眼里,在心中微叹一声,遂开口道,“风风雨雨,雨雨风风,风雨雨,风路路同舟。”

    “哥哥,你还真是一如往常的深藏不露啊。”佩玖兰顿了顿,不像之前接的那样快。

    “哈哈哈,这个好,这个好。”

    萧文兴奋的大叫,如果不是有他们在场,他怕是会直接上去对着佩亦城的脸吧唧一口的。

    “这么激动的吗?”

    “有本事你接啊。”萧文站在桌边,望着坐着的佩玖兰,终于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了。

    “袅袅娜娜,娜娜袅袅,袅娜娜,袅翩翩蝶舞。”

    “好,哈哈。”佩玖兰拍手,第一次觉得跟凌舜华在一拨,也没那么坏。

    “云轩,你这个,你这个......”

    “我什么?”

    “你这个对子,对的还真是工整啊,呵呵,呵呵......”视线与凌舜华的在空中交汇,萧文不客气的承认,他怂了。

    “还对不对了?”

    “不对了,累了。”

    “那,结账吧。”

    佩玖兰对着萧文摊开手,“一千两。”

    “一千两?”萧文拍拍脑门,对着佩亦城道,“我们有对这么多吗?”

    “不知道。”

    “文哥哥,你自己数数嘛,我可没有问你多要哦。”

    “给给给,随便你要。”萧文从桌子上抓了一把银票递过去。

    佩玖兰接过银票,一张一张的数着。

    “不会少你的。”

    “我当然相信文哥哥,不过......”

    数完之后,佩玖兰递回去六张,“说是一千两,自然只能收这么多,多的我可不要。”

    “给你了就是你的,哪有我收回来的道理。”萧文也不接。

    “那不然文哥哥再出六个对子?”

    “对个屁啊,不对了,我饿了。”萧文伸了个懒腰。

    “知道饿就好,不然我以为你要对到天亮呢。”

    “我傻啊。”

    萧文从桌上拿过佩玖兰返还的银票,随手塞进了佩亦城的怀中,“去,给本大爷准备点吃的。”

    “你说什么?”

    佩亦城朝他倾过身子,笑的很好看,“我没有听清楚。”

    “什么什么?”萧文急忙把头转向一边,“我什么也没有说,你听错了吧。”

    ‘听不听的错,我们回房间再说......’

    没听到佩亦城说的什么,但是佩玖兰与凌舜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萧文打了一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