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暴君〕〔目标瓦良格〕〔神器收藏家〕〔我要做门阀〕〔海贼之海军鬼神〕〔火影神树之果在异〕〔造化神宫〕〔万古魔帝〕〔系统小农女:夫君〕〔娇妻太生猛:顾少〕〔超级护花天王〕〔狼王的娇宠〕〔一战惊九霄〕〔极品龙帝〕〔儒武争锋〕〔玩家信条之锦时少〕〔三寸人间〕〔茅山鬼王〕〔纵天神帝〕〔快穿:炮灰女配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五十八章 出现
    ,!

    “云轩,是不是你把常青藏起来了?”

    用晚膳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了,可是在他们用完之后,依然没有看到常青的身影。

    为了确保赌局‘公平’起见,萧文很‘尽责’的继续赖在房间中,拉着凌舜华下棋。

    “什么叫我把他藏起来了?”

    凌舜华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举棋不定的人,“他有手有脚,我想藏就藏的住吗?”

    “你少来了,他是你的人,只要你不准他露面,那么就算是我们等一夜,也是白等。”

    “我又不傻。”

    凌舜华状似无意的朝着软塌之上休息的佩玖兰看去,“你别忘了,我也想赢。”

    “说的好像真像那么回事。”

    “本来就是那么回事。”

    凌舜华着手碰了碰桌边的茶杯,微微蹙眉,“我说你能不能快点,我的水都等凉了。”

    “不是有热茶,你喝什么白水啊。”萧文手执白子,盯着棋盘看了半天,也没有决定好。

    “下棋让你用手下,又不是用嘴下,你的水冷了,关我什么事?斯辰,我落哪里?”

    萧文用胳膊肘碰了碰身旁坐着的佩亦城,他自诩棋艺不错,但是遇到凌舜华,什么都要落后一截,就像小时候一样。

    凌舜华也不赢他多,每次都故意只赢他一子半子的,这让他每每与他对战,都会感到很挫败。

    “观棋不语真君子。”佩亦城帮凌舜华添了些热水,继续看着棋盘,却不加评论。

    “你可真孝顺。”

    萧文不满的睨他一眼,终于落下了手中的白子,“嘿嘿,可让我逮到了,叫吃。”

    “刚刚吃了那么多,还没饱?”凌舜华速度落下一黑子,就像他的处事风格般果断。

    “你少用话来误导我,我才不上当,”萧文右手紧跟着黑子在旁边落下,“我说,不如你命令常青过来算了。”

    “不行。”凌舜华想也不想便拒绝了,“怎么能作弊?”

    “难道你不想赢?”

    “想赢是一回事,作弊就是另一回事。”

    不远处的软塌上传来佩玖兰的声音,“文哥哥,你的礼仪道德去哪里了?”

    “刚才吃饭吃进肚子了,反正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我也输定了。”

    “你这话我竟无言以对。”

    “常青下了擂台之后,不是去找你了吗?”

    佩亦城的目光落在凌舜华身上,“怎么你都来这么久了,都不见他。”

    “人家小青子也有自己的私生活嘛。”

    佩玖兰从软榻上起身,缓步走过来,视线随意在棋盘上扫过去,“该谁了?”

    “他咯。”萧文下巴朝凌舜华的方向努过去。

    佩玖兰白皙的小手,出乎意料的伸入凌舜华跟前的棋盒中,拿出一粒棋子,落在棋盘上。

    “一子足矣,何必逗文哥哥玩。”

    萧文瞪大眼睛,看着棋盘上自己死了一片的白子,不满的嚷嚷道,“玖儿,观棋不语真君子,你怎么能替云轩落子?”

    “不好意思文哥哥,我是女子。”佩玖兰优雅的转过身,留给他一背影,“该收收了,我觉得小青子快来了。”

    “真的假的?”

    正盯着棋盘不满意佩玖兰作为的萧文,一听到这话,顿时又精神了。

    佩玖兰瞥了眼架子上的沙漏,“春朝,秋寒,收东西,熄烛火。”

    “是,公子。”

    片刻之后,原本亮堂的房间,已经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几人全部都围坐在桌前。

    一盏茶之后......

    “玖儿,怎么还没动静?”

    “文哥哥,你都问了几十遍了,不能耐心一点儿吗?”

    “这黑灯瞎火的,不太方便......”

    “并不影响你的视线啊。”

    佩玖兰一时之间没搞懂萧文话中的意思,对于他们来说,白天或者黑夜,都并不影响视线。

    而不得不说,凌舜华的视线似乎比她更加犀利一些,好像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黑暗中,佩玖兰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人轻轻拉了拉,熟悉的感觉,让她不由的把脸转向凌舜华。

    凌舜华也没有说话,只是在她看向自己时,便松开了她,用眼神示意她朝某个地方看去。

    “文哥哥,你们在干嘛?”

    “什么,什么干嘛?什么也没干。”萧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促。

    “哦哦,什么也没干?”

    佩玖兰可是十分清楚的看到刚刚萧文回答她的时候,立即打掉了佩亦城放在他下巴上的手。

    “你们还真是有情趣。”凌舜华的黑眸,在暗夜中,更加像星辰般明亮耀眼。

    “多谢夸奖。”

    佩亦城的声音听起来波澜不惊,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被他们发现有什么尴尬。

    “谢你的头!”萧文骂道。

    “嘘......”

    佩玖兰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们所在的屋子上方,忽然响起了很轻微的异动,如果不是高手,根本听不到。

    黑暗中的几人相互对视之后,嘴角不约而同的勾起。

    常青沿着房檐快速的走动,在夏夜的房间上方停下了脚步,探下身子,想掀开屋顶的瓦片。

    可是手才伸出来,便停住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来,离开擂台,向主子禀告过之后,他就直接出了城,去了郊外。

    因为脑子一直乱糟糟的,从来没有过的情感不停的涌上心头,弄得他无法安心思考。

    ‘常青,我做了点心,这可是新的,你要不要尝尝?’

    ‘常青,你站在这里冷不冷,都下雪了,你要穿厚一点啊。’

    ‘常青,你一个人是不是很无聊,我陪你聊聊天吧。’

    ......

    ‘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我夜尧与你割袍断义,恩断情绝,从此形同陌路,两不相干。”

    夏夜的话不停的在常青脑子中响起,而今天在擂台上的那些话,更是一直盘绕在他的脑子中,久久不散。

    忽然,夏夜满身是血的站在他的面前,冷声道,“这一掌,就当是我还你那一剑。”

    “夏夜......”

    常青终于是下定了决心,从屋顶上跳下,来到漆黑一片的房间门口,抬手就要敲门。

    却突然从隔壁房间,传来了说话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