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手可摘星辰〕〔都市小花农〕〔明末好女婿〕〔一见倾身:国民老〕〔逍遥小神农〕〔蹭出个综艺男神〕〔快穿之男神攻略〕〔绝世无双〕〔还看今朝〕〔福谋〕〔英雄联盟之绝世无〕〔点阴灯〕〔官夫人晋升路〕〔仙武神帝〕〔冷艳总裁的绝世兵〕〔飞针神医〕〔修真之药武扬威〕〔绿茵人生〕〔我真的只是想召唤〕〔都市狼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六十四章 遇袭白事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冬天的落雨有时候会像人的心情一般,连翻起伏,时而磅礴,时而绵屹,虽说大小变化不断,却始终不曾停止。

    宽阔的官道上,本应该车来人往,此时却因为湿冷的天气,显的有些寂寥,看不到什么人影。

    细雨中,由远而近,缓慢的移动着两个不大的黑点。

    随着它们逐渐的靠近,可以看得出是两辆马车,因为道路的泥泞,所以行驶的并不快。

    萧文再次掀开的马车帘子的一角,细雨立刻顺着撩开的帘角洒落进来,同时伴随着一丝冷风。

    “这雨还真能下。”

    不知不觉中,马车已经在路上连续行驶了三日,而雨也跟着下了三日。

    连夏夜冬暖等人,也暂时放弃了骑马,改为坐马车,行驶在前头。

    “把帘子放下,冷风都吹进来了。”

    略微靠在里头的凌舜华斜睨他一眼,立即把盖在佩玖兰身上的毛毯又仔细掖了两下。

    看着身侧的她安稳入眠,凌舜华连目光都不由的变柔和起来。

    “外头下雨,马车里头太闷,透透气也好。”话虽如此,萧文还是听话的把帘子放下,他可不想作死。

    “只顾着透气,连雨水落在身上,也看不到吗?”

    佩亦城拿起一块手帕,轻轻擦拭着萧文紧挨帘子处的一侧肩膀,上面略微有些水渍。

    原本需要照顾两人的他,在凌舜华出现后,自动退让,只需要照看眼前的人。

    “我自己来吧。”

    萧文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马车上又不止他们二人,伸手去接佩亦城手中的帕子,却被他拒绝了。

    “不用,”佩亦城的帕子转而移到萧文的脸上,“这里也被溅到了。”

    “斯辰,你是故意的吧?”

    萧文目光随着他的动作所移动,嘴角微微抽搐,“有先擦衣服,再擦脸的吗?”

    “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哪怕是衣服,分什么先后。”

    “给你们单独准备一辆马车如何?那样你们似乎更方便。”

    凌舜华对于这两人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大胆的举动,言语中竟是带着些无奈。

    “是方便我们,还是方便你?”

    因为被佩亦城按着肩膀擦脸上几乎不怎么存在的雨水,萧文只能用眼角的余光看凌舜华。

    “方便你我他。”凌舜华言简意赅,却直击重点。

    “那样是不是太过显眼?”

    佩亦城收回胳膊,随手拎起放在小茶几上头的水壶,分别给两人续上茶,到了凌舜华,却是换上了白水。

    “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忽然间就喝上了白水。”

    对于凌舜华喝茶有多挑剔,没有人比萧文更清楚,怎么出了一趟宫,却是变了许多。

    “想喝就喝了。”

    凌舜华端起只有白水的杯子,不在意的饮了一口,“这一路行来,本就张扬,马车多一辆少一辆又有何妨。”

    “话说起来简单。”

    萧文斜靠在马车壁上,“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嘛。”

    “只要伤不到你,问题都不大。”

    “......”

    萧文觉得,他还是闭目养神的好,听听雨声,比听凌舜华说话强,起码还能净化一下心灵。

    两辆马车继续一前一后的奔波在这泥泞的道路上,天也逐渐开始变得昏暗。

    车厢内静静的,暂时无人说话,只听得到雨声混合着车轮摩擦地面的泥泞声。

    “来了。”

    正在昏昏谷欠睡的萧文忽然睁开了眼,与佩亦城对视一眼,而凌舜华则同时看向已经睁开眼睛的佩玖兰。

    “公子小心!”

    马车外刚响起冬暖几人的声音,一支利箭便刷的一声,射在了马车上。

    箭尖直接穿透车壁,射进车内,可以看得出射箭人还有几分力道。

    萧文站起身拔掉车壁上的羽箭,视线环上几人,嘴角上扬,“看来,有人要陪我们玩玩了。”

    前面的马车已经停下,佩玖兰的四大婢女一人一个方向,把她们主子乘坐的马车围在中间。

    “我们怎么办?”

    此时的几人,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周围的环境,寒风伴随着雨水从四面八方吹来,瞬间打湿她们的衣襟。

    “先静观其变,各自注意自己方向的动静。”

    话刚说完,身后的马车便响起了动静,车帘被人从里头掀开,萧文撑着油纸伞站在车前。

    “文少爷。”

    “嗯。”

    萧文微微点头,对着赶车的阿三一个眼神,后者会意,立即跳下马车,搬出脚凳放好。

    还没来得及走下去,面前人影闪过,佩亦城已经先他一步走下了脚凳。

    “喂,斯辰,你也太不道德了。”

    萧文站在脚凳上,也不下来,不满道,“干什么抢我前头。”

    “保护你啊。”

    佩亦城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平淡,“你就别下来了,把鞋子弄脏,又要抱怨了。”

    “我的鞋子固然重要,但是也不能让姑娘们一直站在这里淋雨啊。”

    萧文这才走下马车,对着雨幕道,“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就这么让美人们白白淋着雨?

    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还要赶路,你们有多少人都出来,本少爷一并解决。”

    “文弱书生好大的口气。”

    雨幕中夹杂着一男子粗犷的声音,紧接着,在马车的周围,忽然出现几十个白衣人,把他们团团围在里头。

    “人数不少呢。”

    萧文举着伞站在佩亦城的身旁,他刚才先自己一步下来,又没有打伞,身上湿了不少,连头发上都是水珠。

    “你们的人也不少。”

    与粗犷声音一般无二的男人站在白衣人中间,看到马车周围的人,不禁大笑出声。

    “老子当是什么厉害角色,非花重金让我白事门出手,原来只是一群花姑娘和两个文弱书生。

    害的我堂堂一个白事门右使,不仅出动我们一半的人,还不得不在下雨天干活,真是麻烦。”

    “白事门?有屎?”

    萧文忍俊不禁,“江湖上有这么一个吃屎的门派吗,我怎么不知道,而且还不怎么会数数。”

    “妈的,老子是白事门右使,不是有屎,”粗犷男暴跳如雷,

    “老子门派专接杀人活计,让目标绝无生还可能,只能抬回家做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