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品邪少〕〔我有一个异世界〕〔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无限传奇之机械师〕〔妙手心医〕〔重生东游记〕〔逆天战神〕〔战国大司马〕〔婚不由己,错嫁总〕〔都市酒仙系统〕〔三国之大秦复辟〕〔且以深爱度华年〕〔头号军婚:重生辣〕〔厨妻当道:调教总〕〔神医凰后〕〔地府合同工〕〔学霸女神超给力〕〔黄泉话事人〕〔倾城娇女:将军,〕〔超级异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六十五章 试探虚实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杀了人还帮人送尸体,顺便做白事,你们有屎门还真是会做生意......”

    “是白事门!”

    粗犷男气的跺脚,身旁几个杀手的白衣,立即被溅上不少泥水。

    “随便吧,今天你们遇到我黑寡门,算你们运气差。”

    “黑寡门?”

    粗犷男疑惑的看着右边的杀手,小声道,“这是个什么门派?”

    白事门虽说接到杀人任务,但是对方确并没有告知目标人物的身份。

    因为给的酬金是他们门派成立以来最多的,要求也很是严谨,所以身为右使的粗犷男才会被派出来。

    可是身为江湖上杀人组织还算小有名气的白事门右使,他却从来没有听过什么黑寡门。

    “小的不知。”右侧的杀手摇摇头,也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门派。

    萧文有些嫌弃的撇撇嘴,“怎么,看你们的样子,该不是没有听过吧?”

    “没听过又怎么样?”

    粗犷男不想显得自己无知,只能嘴硬道,“肯定是什么小门破落户,所以没人知道,才会被人下金赶杀。”

    “放你的屁。”

    直觉眼前人影一闪,啪啪两声巴掌响,夹杂在雨声中,粗犷男的两边脸颊瞬间变得通红。

    “谁,谁打老子?”

    粗犷男眼见对面的人并没有挪动分毫,只能朝自己左右看去。

    “不,不是小的。”

    “也,也不是我。”

    “妈的,老子没有问话,谁让你们回答的。”

    粗犷男左右各一巴掌,顿时挨着他左右两边的杀手,脸上纷纷红肿起来,看的出下手很重。

    “啧啧,”萧文同情的摇摇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你们还是投靠我们黑寡门吧。

    我们黑寡门只杀男人,不杀女人,杀完就走,让出嫁女人全成寡妇,办事利落又干脆。”

    “你个混小子,活的不耐烦了,竟然敢挑拨他们。”

    粗犷男简直快要被萧文气死,迫切的想要把他给干掉,“全部给老子上,把他们都杀了,一个不留,包括那几个小娘们。”

    看着蜂拥而至的白衣人,萧文挑了挑眉,“全部给你们包元宵。”

    “不行,”佩亦城伸手拦住他,“我来,你一旁看着就好。”

    “不要,看谁更快。”

    萧文把伞往后一撂,一个抬脚就飞了出去,佩亦城无奈的摇头,紧跟而上。

    “少爷,我们也来帮忙。”

    夏夜上前几步,一脚踹飞一个白衣人,白衣人在她不远处落下,在地上溅起一片水花。

    “不用,你们守着马车就可以,不要让他们碰到车子,玖儿在休息。”

    佩玖兰最近几天,好像很嗜睡,在马车上也总是半醒不醒,多半是与她怀孕有关,所以萧文并不想她受到干扰。

    “是。”

    听到他的话,夏夜又返回原地,与其他三人一起守着马车,如果有白衣人袭来,只管迎战,谁都不再离开自己的位置。

    “黑寡门这名字还挺有创意的。”

    佩玖兰用手撑着头,连打了两个哈欠,睡了几个时辰,不知怎么搞的,还是发困。

    “困了就再睡一会儿。”

    凌舜华对外头的声响无动于衷,伸手又替佩玖兰拢了两下毛毯,整个人的注意力似乎都只凝在她一人的身上。

    “不睡了,再睡晚上该睡不着了。”

    对于凌舜华这样的小动作,她好像已经有所习惯,连两人之间的交谈,也不像之前那般,让她感到不自在。

    “那就喝点水吧,外头湿冷,马车内干暖,人很容易缺水。”

    “谢谢。”

    佩玖兰接过来,看也没看,就送到唇边,反正都是白水,一如往常的没有味道。

    可是水才刚入口,一股奇异的果香瞬间便溢满口腔,很是清爽。

    “这水......”

    “好喝吗?”

    “比白水有味道多了,带着水果的甘甜与清爽。”

    “你喜欢就好。”

    凌舜华嘴角勾出一抹淡淡的笑,眼眸中的星辰好像在闪耀。

    砰的一声,马车顶像是有什么东西砸过,同时,萧文的声音从外头传来,“抱歉,不小心踢过了。”

    “憋了这么几天,文哥哥总算可以过过瘾,也是难为他了。”

    “以后有他玩的时候。”凌舜华又倒了一杯水给佩玖兰,“喜欢就多喝一些。”

    “谢谢...他们既然已经知道哥哥的行踪,却只派这样的人来,难道只为了探探虚实?”

    “差不多。”

    凌舜华撩起车帘,露出车窗的一角,外头的萧文正玩的火热,那个粗狂的男子看起来有些本事。

    萧文虽只出了两三分力,粗狂男却也不像其他的白衣人那般好解决,基底扎实,人站在原地,都不怎么移动。

    “这一路上我派人查过,从斯辰离开皇宫,便有人跟着,只是一直没有动手。

    眼看离江南不远,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试探,他们又如何安排下一步的计划。”

    佩玖兰的视线,跟着他从帘子的一角往外看,“这样身手的人,又能试探出什么呢?”

    “他们只知斯辰有功夫,却不知高低,而子墨,他们更是不知其深浅。

    这样只收钱办事,不过问缘由的门派,对他们来说,岂不是最好的试探。”

    “文哥哥这枚暗棋,你隐藏的很好。”

    萧文一直在为凌舜华办事,佩玖兰很清楚,就像哥哥一样,不过他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子墨是我的朋友。”

    凌舜华像是没有看到佩玖兰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神情,继续道,

    “你可能觉得我贵为一国之君,凡是身边可以利用的人,我都会去用,事实也确实如此。

    但是有些人,却并非是这样。

    我与子墨与斯辰,亦君亦友,发自真心。

    他们一直跟在我的身边,像是我的左膀右臂一样,不可或缺。

    帮了我很多,为朝廷也做了很多事。

    为公,因为我是帝王,为私,因为我是他们的至交好友。

    如果他们想要离开我,或者觉得我不是一个明君,而不愿意再相帮,继续扶持。

    那么他们可以随时离开,我绝不会为难于他们任何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