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四夫争宠:萌乖夫〕〔帝国老公,来试婚〕〔暖婚似火:顾少,〕〔通天神途〕〔香蜜之星辰渺渺〕〔下一秒,巨星〕〔绝品大农民〕〔一抹柔情倾江南程〕〔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豪门:影后娇〕〔王爷,王妃她恃宠〕〔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都市之御美修仙〕〔时空特警〕〔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偏执总裁,别乱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七十三章 对弈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来了?”

    佩玖兰才刚走到凌舜华的房门口,他的声音便从屋内传了出来,低沉的声音带着些暗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

    “嗯。”

    在门外顿了片刻,佩玖兰缓步而入,跟在她身后的李尚荣把门从外头给他们带上,便不见了踪影。

    “坐吧。”

    凌舜华坐在桌边,正在倒果茶,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副棋盘,棋盘上已经落了一些棋子。

    “没想到在今夜,主子还有如此雅兴。”佩玖兰在他的对面坐下,接过果茶,目光落在棋盘之上。

    “一个人未免有些无趣,请你过来,可曾打扰你休息?”

    “如果打扰,我便不会过来了。”

    佩玖兰伸手过去,随意拿了一盒棋子放在自己面前,“既然一人太过无趣,不如我陪主子一局,如何?”

    说着,便落了一子在上头。

    “如此,尚好。”凌舜华跟着落下一子。

    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并不言语,安静的几乎连落子的声音都听不见。

    过了半晌,凌舜华还是没有说话,倒是佩玖兰先开了口,“如果李尚荣与春朝在一起,你觉得怎么样?”

    “你觉得好,那便好。”

    “李尚荣是你的人。”佩玖兰提醒。

    听到她的话,凌舜华把视线从棋盘移到佩玖兰倾城的小脸上,“连我都是你的人,何况是他。”

    “我在说正经的话。”

    对于凌舜华现在的这般态度,佩玖兰越来越琢磨不透。

    时而冷漠,时而无赖,时而淡然,一副俾睨天下的姿态,偏偏有时候又对任何事情漠不关心。

    原以为已经放下的佩玖兰,再次面对这样的凌舜华,时常感觉到迷惑。

    虽冷漠的他,却能常常让佩玖兰感受到关心和温暖,有时虽无赖,但是却从未对自己有过界越的行为。

    就算偶尔碰到她,也会立即避开,就连两人的眼神无意中交汇,先移开的,也是他。

    “我也说正经的。”

    明明是无赖的话,偏他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神情,“这种事,如果他们愿意,我不会反对。”

    “怎么感觉最近,总干些保媒拉线的事。”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如果能帮两个有缘的人在一起,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凌舜华落下手中的棋子,原本两相胶着的双方,豁然间便分出胜负。

    “我输了呢。”佩玖兰勾唇一笑,“果真什么时候,都下不过你。”

    “我们似乎也好久没这般对弈过了。”

    “......”

    “你说今晚王洪洋会做些什么?”

    佩玖兰只是一瞬间的沉默,凌舜华便转了话题,好像刚才的话,只不过是顺势提起。

    “迫不及待的与他们见面,毕竟,他们从接到消息到现在,也等了不少时日了。”

    “我倒是有些想见见他们了。”

    凌舜华开始把棋子一颗颗捡到棋盒之中,虽是一件无比小的事情,但是他做起来,举手投足间,竟是说不出的优雅。

    “不会太晚的。”

    佩玖兰想到晚间萧文离开时,嘴角露出的那抹诡异的笑,好像已经能看到那些人的下场。

    “不知道文哥哥的黑寡门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物以类聚。”

    “你这话听起来,倒像是在夸他。”

    “哦?”

    凌舜华抬眸,眉峰轻挑,“何以见得?”

    “文哥哥是你的人,上行下效。”

    “你这么说,好像确实如此,不过......”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灿如星辰般的眸子里,闪着淡淡的柔光。

    行入芝兰玉树,笑若朗月入怀,大约就是这般吧。

    “什么?”

    不同于以往的生人勿进,这样的他,干净纯粹的近乎单纯,让佩玖兰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我们是一类人,却又不是一类人。”

    “此话何解?”

    “他可以笑傲江湖,我不行,他有自己的幸福,我却失去了。”柔和的笑顿时染上了一抹让人心疼的苦涩。

    心弦微微颤动,牵起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便是永远。”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与君同舟渡,达岸各自归。”

    凌舜华的眸光直视着佩玖兰,“如果我说,宁愿舟船驶江河,永不靠岸呢?”

    “下船便是你的江山,岸边则是你的百姓。”佩玖兰难得的也回望着他,不加逃避,

    “十年舟船复一日,我赌不起,也累了。”

    “我真的这般不值得你信任?哪怕是为了爱?”

    “早在很久之前,我便不爱了。”

    凌舜华的眸光倏然变得暗淡下来,“原来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

    “原本是我一厢情愿,扰乱了你的生活,抱歉。”

    “说什么傻话。”

    凌舜华再次扬了扬唇角,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是错觉,“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休息。”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便好。”

    “我送你。”

    “谢谢。”

    两人的房间距离很近,几乎可以说是挨着的,可是回房间的这一路上,却让佩玖兰感觉像是过了许久。

    “我还不困,不如我们再去花园逛逛?”

    到了门口之后,也不知是不是凌舜华的情绪感染了她,佩玖兰竟是有些不忍。

    “夜凉,你还是早些休息吧。”凌舜华拒绝了她的邀请,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佩玖兰的唇角不禁一阵发涩,脸上传来些微的凉意,抬手一摸,竟是不自觉流出了眼泪。

    “公子,您回来了?”

    春朝忽然出现在佩玖兰的身后,她急忙抬手摸了下脸,转过身去,“与小李子约完了?”

    “您在说什么呀。”春朝的脸上瞬间浮起一抹红晕,“奴婢没有。”

    “小李子人不错,如果真的喜欢他,就不要错过。”

    “他是个太监呀。”

    “你这智商是不是被夏夜与冬暖给传染的?”佩玖兰摇摇头,抬脚进屋。

    “公子,要休息了吗?”

    “你不必伺候,回去与她们一起休息吧。”

    佩玖兰直接把房门给带上,“本公子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