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八十四章 求将军饶命啊
    ,!

    “佩将军,在下有一事想请您帮忙判定一下,不知是否……”

    “九公子但说无妨。”

    “多谢。”

    佩玖兰对佩亦城客气的抱抱拳,“在下虽没有王都尉这般幸运,可以为朝廷效力,但也算行走江湖有些日子。

    据我所知,山匪乃是占山为王的土匪,除了打劫过往山路的客商和镖车,偶尔还有一些行人之外,平时下山的次数并不算多。

    而流匪,则是一伙流窜犯案的土匪,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具体的窝,逃到哪里算哪里,劫到哪家算哪家。

    佩将军,我说的可正确?”

    佩亦城赞赏的点点头,对着佩玖兰道,“九公子见多识广,聪明过人,你说的很正确。

    江湖中除了你说的山匪,流匪类,还有林匪,水匪等,都是土匪的一种,但是却又各自并不相同。

    林匪是专程在树林等地劫货杀人,而水匪则是在江河湖海之上,打劫过往船只。”

    “不愧是佩将军,对此了如指掌。”

    佩玖兰这才把目光又转到王洪洋身上,“可是我瞧着咱们这位王都尉,似乎并不清楚。”

    “这位公子,说话可要有根据,”王洪洋硬着底气道,

    “下官为了朝廷兢兢业业,日夜操劳奔波,可公子似乎在指责下官分不清作乱的匪寇吗?”

    “王都尉,这话都是你说的,本公子可并未说过。”

    “下官何时说过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又与我们今晚之事有什么关系?”

    “王都尉不要着急啊。”佩玖兰似笑非笑的语气让王洪洋心中充满着不安的情绪。

    “本公子记得,王都尉刚才说在自己管辖范围内,这群流匪并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下山,对吗?”

    “那是自然,都是因为这个吃里扒外得东西,”

    王洪洋抬手指着地上跪着的宋德春,怒气冲冲道,“如果不是他暗中勾结,通风……”

    “王都尉,”佩玖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有些话说一遍就行了,没必要一再的重复。”

    “公子不让下官说宋德春,莫不是你也与他有什么关系,所以才想要包庇他?”

    王洪洋话锋一转,竟然把佩玖兰也与此事牵连在一起。

    “本少爷原来倒不曾知道,王都尉原是属狗的,逮谁咬谁。”萧文不耐的摇摇折扇,看见眼前的王洪洋,就恨不得给他一脚。

    “下官一生清清白白,这二位公子似乎对下官有什么误会,还请佩将军明察。”

    “王都尉,不要着急,”佩亦城对他挥挥手,“还是好好听九公子所言,事情总要理清楚才能分辨其真假。”

    “既然这群流匪忌惮王都尉的威严,不敢下山,那么又何谈他们为流匪,而不是山匪呢?

    同样的,王都尉的威严既然能够震慑他们,那为什么还要上报朝廷,请求朝廷派人前来剿匪?

    王都尉……”

    佩玖兰不知何时,已经起身,走到了王洪洋的面前,“你看起来不像是会做这种前后矛盾的事。”

    “下官,下官……”

    “接下来,我们说说都尉的下属,宋德春宋抚军吧。”

    宋德春跪在地上,感受着上方的压迫,硬是连头也不敢抬。

    “他是你最得力的手下,一切办事都听从你的指挥,在你的地盘上,你不允许的事,他敢吗?”

    “谢公子明察。”

    宋德春慌忙对着佩玖兰叩了个头,“属下做事,完全是听从上头的吩咐,流匪一事,也是……”

    “宋德春!”王洪洋朝着他大喊,“你忘了你那家中老母了?”

    “王都尉不必拿家母要挟我。”

    宋德春一副豁出去的模样,“我若是死了,你自是不会放过她,她也活不了。

    我若戴罪立功,不说我的贱命能否保住,但是,祸不及家人,我想,佩将军一定会妥善安置属下年迈的母亲。”

    “聪明的抉择。”

    佩玖兰站在他的头顶上方,手中不知从哪儿也弄来一把折扇,随手拍了拍宋德春的肩,

    “就凭你这句话,本公子就能保你母亲平安。”

    “多谢公子。”

    在一天之内,经历了生生死死来回的变数,宋德春这句话,终于是发自肺腑的。

    “王都尉,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来说一说这湖中景致了?”

    “你还想说什么?”

    王洪洋半靠在廊柱之上,有气无力的抬眼望着眼前的人,“这件事与下官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佩玖兰朝着湖中随手执出一枚铜钱,铜钱在空中划了个弧度,砸了下去,湖中随即发出“啊……”的响声。

    “可是飞鹰门的首领似乎不是这么对本公子说的。”

    “他,对你说了什么?”王洪洋忽然紧张起来。

    “该说的自然都说了。”

    佩玖兰睨了他一眼,“比如是谁叫他们过来刺杀佩将军,刺杀目的又是什么。”

    “不,不可能。”王洪洋顺着廊柱瘫在了地上。

    “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王都尉不清楚吗?”

    佩玖兰朝着常青使了个眼色,他立即上前,抓着王洪洋的肩膀,直接把他撂在了画舫边缘。

    王洪洋就这么趴在上头,似乎一伸手就可以够得到湖面中的黑衣人。

    “王都尉,你瞧瞧他们现在的模样,本公子还有骗你的必要吗?”

    “王洪洋!”

    佩亦城狠狠的拍了下桌子,连上头的茶具都跟着震动起来,“本将军实在是没能想到,这些人竟然是你派来的。

    你身为这里的都尉,不知为百姓谋福利,为朝廷办实事。

    竟然知法犯法,与流匪同谋,不仅谎报实情,还派人意图刺杀本将军,着实可恶至极。”

    “佩,佩将军,”

    王洪洋连滚带爬的从画舫边缘来到佩亦城的脚下,拼命磕着头,

    “下官也是一时被迷了心窍,做下此等糊涂事,还请佩将军能够网开一面,饶下官一条小……”

    扑通……

    湖中忽然传出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而正跪在地上求饶的王洪洋却忽然没了脑袋。

    因为事发突然,他的整个身子由于惯性,还呈现着跪地求饶的姿势,丝毫未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