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光与你皆倾城〕〔天眼高手〕〔仙缘岛〕〔文娱之我的爱情公〕〔家有悍妻怎么破〕〔圈套男女〕〔提拔〕〔风月宝鉴〕〔至强战皇〕〔万道剑尊〕〔鹰扬美利坚〕〔蓝月之主〕〔我的皮肤强无敌〕〔终极保镖〕〔重回80当大佬〕〔掌心雷〕〔蛇妃惹火:妖皇,〕〔都市逍遥邪少〕〔天罪灵墟〕〔穷极仙踪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八十五章 理由
    ,!

    “什么人?”佩亦城蹙着眉沉声喝道。

    佩玖兰身后侧的常青立即拔出腰中的佩剑,一副护主的姿态,双眸如鹰一般注视着画舫的四周。

    “哎呀,看来我们的重要证人被灭口了呢。”

    萧文晃着手中的折扇,自在叨叨的模样,一点也不在意眼前这具已被活生生割下头颅的男尸。

    明明上一刻他还是一个鲜活的人,还在拼命的跪地求饶。

    “公子,要不要追?”常青视线锁在黑暗中的某一点,意有所指。

    “不必。”

    佩玖兰摆摆手,似乎与萧文一样,对王洪洋突然的毙命,不怎么放在心上。

    “好大的胆子,敢当着本将军的面杀人,简直是不把本将军放在眼里。”

    可佩亦城却不同,他十分愤怒,一掌击碎了面前的案几。

    对着因为王洪洋忽然被杀的惨状,已经惊的瘫在地上,不敢置信的宋德春道,

    “宋抚军,对于王都尉的下场,你觉得怎么样?”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宋德春这时是真的庆幸自己早王洪洋一步认清自己的罪孽,这才有脸说出此等话。

    “宋德春,你这是五十步笑百步,”

    萧文抬手敲敲画舫边的廊柱,在这漆黑的夜晚,廊柱响起的叩叩声显得格外清晰。

    “在今天之前,你与王洪洋,也并没有什么分别。”

    “卑职知道自己之前跟着王都尉为非作歹,做下不少恶事,罪孽深重。

    可卑职希望由将军代表朝廷判决卑职,而不是王都尉的……这样的死法。”

    “看来,宋抚军果真是洗心革面了。”

    佩亦城满意的点点头,“歹人如此猖狂,本将军自不会手软,但是有些线索,还需要你提供。”

    “卑职不敢欺瞒佩将军,卑职虽然跟随王都尉不少时日。

    但是您要问卑职,刚才王都尉的死,是谁做的,老实讲,卑职并不清楚。”

    “宋抚军这话可就媳了,如果你连这都不知道,如何能让佩将军对你网开一面?”

    “这位少爷,卑职所言句句属实,”宋德春看着萧文解释道,

    “一直以来,卑职跟着王都尉,都是他说什么,卑职干什么,只要他不说,我也不能问。

    卑职只知道,王都尉上峰还有人,是朝廷中的,具体是谁,他之前并未说过。

    但是,卑职也并不是全无用处的,将军此次而来,是为了流匪一事,而这流匪,一直以来,的确是卑职去接触的。

    这在刚才王都尉在场时,卑职就说过,只是不曾说的完全。

    如果将军不嫌卑职耽误功夫,卑职愿意原原本本的把整件事情的经过讲清楚。”

    “那本将军姑且就听一听,你们与这流匪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往来。”

    夜晚,月色撩人,月光如白银一般洒落在青石板上,可是偏偏有人来不及欣赏。

    春朝从画舫出来,便急匆匆的朝着李尚荣离开的方向赶。

    可也不知是因为清楚有人跟着他,还是说原本他的速度就不慢,春朝跟了一路,直到他们住的地方,都不曾看到他的身影。

    “该不会是气跑了吧?”春朝暗自嘀咕。

    想到公子对自己说的话,心里越发有些焦急,这里不小,自己又没有李尚荣功夫高,更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如果贸然前去寻找,不仅可能白白浪费时间,万一公子那边还有事情找她,岂不是要耽搁了。

    就这么挣扎着,不知不觉走到后花园的一处亭子里,随意坐在廊下,春朝的内心满是郁闷。

    “我也没说什么,怎么就气跑了,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啊。”

    “没什么关系你追过来做什么?”亭子上方忽然传来李尚荣的声音,吓了春朝一跳。

    抬起眸,正好对着他的视线,春朝立马侧过脸,“谁说我,我来追你的?”

    “不是追我,你一人在这里…做什么,不用伺候九公子吗?”

    “公子,公子还有事情,让我先回来。”

    “是吗?”

    李尚荣从亭子上翻身下来,站到春朝的面前,“你,确定不是来找我的?”

    “我……”

    “想来又是我误会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李尚荣转过身,抬起脚步,就要离开。

    “等,等等。”

    “还有什么事?”李尚荣顿在原地,却没有回头。

    春朝一手拽着他的袖子,迟疑道,“让我看看你的胳膊。”

    “胳膊?”

    “公子说,你的胳膊受伤了。”春朝说着,伸手就要撩开他的袖子。

    “不关你的事。”

    李尚荣甩开她的手,声音有些淡漠,“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我受不受伤,都与你并不相干。”

    “怎么会与我没关?”春朝急切道,“你是因为救我才受的伤。”

    “我懂了。”

    李尚荣这才转过身子,看向满脸焦急的她,“你是因为我刚才救你受伤,心中有愧,所以才追过来的,是吗?”

    “我不……”

    “救你是我自愿的,虽然我李尚荣是一个奴才,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尊严。”

    李尚荣有些自嘲的牵了牵唇角,“如果你只是因为这样而感到愧疚,完全没有必要。”

    “我,不是…”

    眼看着他又要离开,春朝急忙大喊,“我是因为关心你!”

    “你说什么?”李尚荣急忙上前,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语带惊喜。

    “我……”春朝顿时羞的满脸通红,“我不要说了。”

    “所以说,你也是在意我的,你并不是因为愧疚,是吗?”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春朝语气忽然放缓,显得很认真,

    “我们在宫中并没有什么交流,也不像夏夜与常青一般,常常见面,说的话似乎也能数的清次数,除了……”

    “除了什么?”李尚荣直视着她,不放过春朝脸上的任何表情。

    “除了昨晚我们一起赏月。”

    “你认为我说喜欢你,是骗你的?”

    “因为我根本想不到什么你喜欢我的理由,明明我们就没怎么…”

    “…接触。”被李尚荣猛的拉进怀中的春朝,有一刻的眩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