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号宠婚:军少追妻〕〔绝境逃生〕〔雷神皇〕〔蔺先生,一往情深〕〔盛世为凰:暴君的〕〔萌妻不服叔〕〔医痞农女:山里汉〕〔盛宠皇妃:夫君,〕〔惹火狂妻:邪帝,〕〔逆天千金之制霸豪〕〔重生悍妇〕〔国民男神是女生:〕〔娇娃联盟:小妻超〕〔重生之全能男神:〕〔先婚后爱之独宠世〕〔首席独宠:军少的〕〔尸王噬宠:妖女要〕〔绝色毒医王妃〕〔绝世符神〕〔我的姐姐很弟控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交手
    ,!

    “为了避免你再继续祸害他人,”萧文状似无意的扫了下四周,“本少爷决定,亲自载你一程。”

    “收起你的假好心吧,本公子不需要。”

    明明刚才对着冬暖还死皮赖脸的人,对于萧文的邀请,竟是一点也不媳,甚至是拂了他的好意。

    看着面前傲气的人,萧文忽然产生一种挫败感,“我怎么有种热脸去贴冷屁股的感觉。”

    “屁股是好屁股,”七玄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这才淡淡道,“脸是不是好脸,就不知道了。”

    “你这不要脸的功夫,比起我来,好像更加登峰造极啊。”

    “客气,都是你教的好。”

    “我们嘴上这么斗,也不是办法,还耽搁时间,毕竟我还需要赶路,不如老规矩......”

    萧文抬手向上一抛,手中的白色折扇跟着朝着空中飞了出去,“扇子落地前论输赢。”

    “我凭什么要跟你打?”七玄讥讽道,“刚才你可是拒绝了。”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不可混为一谈。”

    “怎么,到现在你还记仇呢。”萧文对着不理会他,转身打算离去的七玄道,“还是说,你是怕打不过我?”

    “你哪里来的自信?”

    七玄转过身,随手一挥,马上就到落地的白色折扇又重新被抛向空中,“输了可别哭。”

    “谁哭谁是孙子,”萧文笑的很是女干诈,“让你半招,先出手吧。”

    “要让就让三招,半招未免太过小气。”

    “三招?”萧文叫喊道,“想得美,我输了岂不是要叫你爷爷。”

    “你还真会哭不成?”

    七玄脸上终于恢复了刚才痞痞的笑,“放心,今天你带了这么多人,我给你个面子,让你三招如何?”

    “你自己留着吧。”萧文的身形忽然瞬间移动,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

    而另一个明明刚才连冬暖都要打不过的七玄,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转眼间也变得像一阵风,两人就这么在空中打斗起来。

    “冬暖,这个七玄功夫好高啊!”

    夏夜看的眼花缭乱,因为她压根就看不清楚远处两人的身形,更别说是招式了。

    “这个痞子,竟然敢耍我。”

    对于七玄的身手,冬暖更是意外,听到夏夜的话,想到刚才他的表现,不免又有些生气。

    “他不对你出手,说明没有恶意。”秋寒不知何时从马车内钻了出来,坐在春朝的身后。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过招,”春朝抽空朝佩玖兰她们那个马车看去,“这也只有少爷公子他们,才能看的清楚吧。”

    “谁说的,我也能看的见。”

    李尚荣一路上神出鬼没的,这会儿不知又从哪儿钻出来,凑到春朝的面前,扬起头,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废话,不瞎的都能看见。”冬暖瞪了他一眼,“我们是说招式。”

    “那我也能看的到。”

    “就你能,那你说说,他们现在用的什么招式,太快了,我们看不清。”夏夜转过头对着李尚荣道。

    “这......”

    李尚荣忽然变得有些为难,不过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你可以问问你家常青啊,他肯定也能看的到。”

    “你果真说的是废话。”

    常青说是受主子之命,贴身保护佩玖兰。

    可他不是像李尚荣一样神出鬼没的看不见身影,就是与阿三一起,在前头驾着马车,与夏夜,几乎说不上几句话。

    夏夜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继续看。

    看不清两人打斗的样子,但是每当扇子快要落下来的时候,总有一股力量,把它重新抛向上方。

    “玖儿,你认识这个人吗?”

    佩亦城他们乘坐的马车,帘子被人从里头撩开了,他与佩玖兰可以清楚的看清打斗的两个人。

    对于这个叫七玄的,以前他从没有听萧文讲过,看他的身手,也并不低于萧文。

    而且刚才听他们两个的语气,似乎早就认识,甚至还有一段不为外人所知的故事。

    这样的认知,让佩亦城很不开心,好看的眉头早已蹙起。

    “怎么了哥哥,”佩玖兰轻笑,“你这样子好像是在吃醋啊。”

    “你自己看看,他们说话的样子,”佩亦城的语气带着一抹吃味,“有这样的一个人,萧子墨却从来没有跟我讲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和朋友,哥哥并不一定都要认识啊。”

    佩玖兰并没有像佩亦城看的那般专注,拎起另一把泡茶的壶,倒了一杯,递给佩亦城,

    “并且,我听他们的话,更像是有过节吧,文哥哥不说,就证明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哪。”

    “我不喝。”

    佩亦城也不接,视线跟着打斗的两人移动,“有过节?无关紧要?那萧子墨还邀请人家一道上路,人家不来,还能打起来?

    你看看他们的招式,是在真的打吗?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哥哥,有没有人说,你吃醋的样子也挺可爱的。”佩玖兰把茶杯硬塞到他的手中,

    “来,喝杯茶,消消火,你别忘了,我可是身怀宝宝的人,拿不了重的东西呢。”

    “你这丫头,就会消遣哥哥。”佩亦城宠爱的摸摸她的头发,接过茶杯,轻抿一口,又放回案几上。

    “放心,他们打不了太久的。”

    佩玖兰的话音刚落,远处的两人果然停止了动作,慢了下来,随后便能看清身影。

    萧文一抬手,扇子便稳稳的落回在他的手上,轻轻甩开,晃了两下,这才看向对面的七玄,

    “怎么样,还打不打?”

    “跟你打就是浪费时间。”七玄落在地面上,说话一如之前,毫不费力。

    “那就跟你文少爷一起坐马车。”

    “我要是不坐呢?”

    “那我们只能再打一场了,不过......”

    “不过什么?”

    “怕是天黑都打不完。”

    萧文看了看已经逐渐开始有些发暗的天色,笑道,“还是说,你想在这荒山野岭过一晚上。

    对于七公子这样的人,要是让你在这里待一个晚上,你肯定宁愿坐上我的马车,对也不对?”

    “萧子墨,你这个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