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暴君〕〔目标瓦良格〕〔神器收藏家〕〔我要做门阀〕〔海贼之海军鬼神〕〔火影神树之果在异〕〔造化神宫〕〔万古魔帝〕〔系统小农女:夫君〕〔娇妻太生猛:顾少〕〔超级护花天王〕〔狼王的娇宠〕〔一战惊九霄〕〔极品龙帝〕〔儒武争锋〕〔玩家信条之锦时少〕〔三寸人间〕〔茅山鬼王〕〔纵天神帝〕〔快穿:炮灰女配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二百九十三章 好奇心
    ,!

    不得不说,自从车上多了一个人,原本较为静默的空间,忽地一下变得热闹起来。

    看七玄被萧文邀请上马车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可转眼就变得自来熟,跟谁都说的热闹,当然,萧文还是除外。

    特别是他的言语谈吐,很是不俗,连佩亦城偶尔都会对他露出欣赏的神情,这让他越发好奇两人之间的关系。

    “七公子。”

    听佩玖兰喊七玄那么客气,萧文在请他上马车时也曾这么叫过,佩亦城也不能失礼于人前。

    “佩将军客气了,有什么事?”

    正在与佩玖兰下棋的七玄,听到自己的名字,轻抬起眼眸,看向佩亦城,表示尊重,随后手也不空闲的落下一子。

    “不知你这段路,打算借到哪里?”

    “七某这是遭人厌烦了吗?”

    七玄笑笑,把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盒之内,轻靠在马车内壁之上,“如果不方便,前边那段路放我下来便好。”

    “不,七公子切莫误会,佩某并无此意。”

    佩亦城睨了眼自己旁边因为七玄的暂时离开,而接过他这边棋局,重新跟佩玖兰对弈,不打算插话的萧文。

    “佩某想问的是......”

    “我与萧子墨之间的关系?”

    七玄唇角轻挑,露出一抹坏笑,接着倾过身子,在佩亦城耳边小声道,“那一时半会儿可就说不清了。”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佩亦城破天荒的,也回他一个灿烂的笑。

    “你们在说什么?”难得看到佩亦城对七玄露笑脸,萧文也觉得有些意外。

    佩亦城递给他一个宠溺的眼神,“没什么,你玩你的。”

    “佩将军,所以说,你这样的人,就该多笑笑。”

    七玄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晃着手中的黑折扇,缓缓道,“长得好看的人,不笑岂不是浪费。”

    “所以说,到底是怎样的?”佩亦城对于他的调侃,并不在意。

    “这话你问萧子墨,不是更清楚。”

    “他既然不提,那便是不想,他不想的事情,我从不勉强。”

    “呵呵......”

    七玄笑的别有一番深意,视线在两人身上打了个几个来回后,“你们的关系,好像很不错。”

    “比你想的要好。”佩亦城凝视着他,表情很认真。

    “哦?”

    七玄也与他对视,“你知道我想的什么?”

    “并不知。”

    “不知还敢这样说,着实有意思的很。”

    七玄把扇子在手中来回颠了两下,再展开,便成了一把白色的,速度之快,实在令人咋舌。

    “既然萧子墨不愿意讲,那我何必多此一举。”

    “因为我不想我们平白无故载着一个不清不楚的人。”佩亦城的眸中,多了些深意。

    “不清不楚还敢带我这么多日,佩将军,你的胆子不小。”

    “子墨相信你,我相信他,仅此而已。”

    “那你何不继续保持着这份相信?”

    七玄挑了挑眉,“还是说,你觉得有什么事情威胁到你,让你不得不了解清楚?”

    “你很聪明,除他以外,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

    “多谢你的夸奖,”七玄耸耸肩,对于这样的夸赞,他好像感到十分稀松平常,“我更好奇,你口中的他是谁。”

    “我们的关系还没有近到那个地步。”

    “佩将军,你说话总是这么直接吗?”

    “那要看对什么人。”萧文适时的插话进来,语带喜悦。

    随意扫一眼棋盘,会发现,他与佩玖兰的对弈刚巧结束,输的人,竟然是佩玖兰,这可真是并不多见。

    “对着你能笑出来的人,还真是并不多见。”

    “我们彼此彼此。”

    “文哥哥,老实讲,我也很好奇你们之间的渊源,不如你说说看嘛。”

    虽然一直与萧文在对弈,可是佩玖兰与萧文也并没有忽略佩七两人之间的对话。

    哥哥心中想的什么,佩玖兰很清楚,七玄绕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原因,这话还是得由萧文说才是。

    “这个嘛......”萧文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忽然大笑起来。

    “很好笑?”七玄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

    “不好意思,小玄子,本来我是想给你面子的,但是......”

    萧文笑了半天,终于止住了,轻轻拍了拍佩亦城的肩,“我们家斯辰想知道,对于他,我是不会隐瞒任何事的。

    何况,我家玖儿也好奇,所以......你被错认为姑娘的事情,我是不会说出来的......”

    “滚!”

    “什么?”

    佩亦城瞪大了双眸,显然很是意外,他们两人都闭口不谈的事情,竟然就是这么一件完全算不上事情的事情?

    “你也别这么惊讶,认为这是一件小事。”

    萧文把佩亦城的反应尽收眼底,忍住笑意解释,“我们的七公子自尊心多强啊,对吧,所以这怎么能是一件小事呢。”

    “文哥哥,快说来听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萧文这么一说,就连佩玖兰也不免好奇起来。

    “想当年,我们还都只有七八岁的时候......”

    “七八岁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在将军府与皇宫之间跑,”佩亦城带着疑问道,“又怎么会认识我不认识的人?”

    “这个嘛......你真笨!”

    萧文抬手敲敲他的头,“有一年夏天,我陪母亲去探访她一个出了嫁的闺中好友,她们好几年没见了。

    那一年因为你揍了李家侍郎的儿子,被你爹禁足,没办法陪我回去...想起来了吗?”

    “是吗?”

    “自然是,我还能记错不成。”

    萧文对他翻了个白眼,继续道,“那是我母亲多年的好友,只是在两人分别成亲后,就没机会再见过面,只是时不时会通信。

    在她们两人都怀上身孕后,双方还曾约定,如果生的是一男一女,就定上一个娃娃亲,使两家可以亲上加亲......”

    “哦,你们还订了娃娃亲?”佩亦城的脸瞬间变了颜色,双眸中的火焰,几乎随时都会迸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