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小农女〕〔二次元从火影开始〕〔重生暖婚:Hi,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我居然是富二代〕〔虐文作者注孤生?〕〔君少心头宝,夫人〕〔极品神印少主〕〔地府朋友圈〕〔重生之都市邪仙〕〔极品仙尊混都市〕〔风流青云路〕〔快穿:炮灰女配要〕〔黑科技研发中心〕〔天行〕〔纪元之主〕〔次元法典〕〔异大陆修仙记〕〔宠婚缠绵:大总裁〕〔水浒之王者天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九十一章 为何不辩解
    ,!

    “谁让娘娘虽喜梅花,却更爱玉兰呢。”

    夏夜不知何时也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上面扣着银琉盖,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咱们宫中的梅花是不多,但是我可以去御花园的落梅苑摘啊。”

    “是,顺便再把茶花苑的白茶给摧残一番。”

    “春朝姑娘,你这种背后说人坏话的行为是极其恶劣的。”夏夜把托盘放到春朝刚才放茶壶的桌子旁,掀开盖子。

    “我没有背后,我是当着你的面说......”看见托盘内的东西,春朝撇了撇嘴,“还真让你做的像那么一回事了。”

    “你这就是赤裸裸的嫉妒。”夏夜得意的把盛着点心的盘子递到佩玖兰眼前,“娘娘,您快尝尝,刚做好的呢。”

    “这卖相很是不错,”佩玖兰随意的拿起一块,轻轻咬了一口,便笑道,“我们夏夜的手艺真是越发的好了。”

    “真的假的?”

    春朝有些狐疑的看着那些卖相还不错的糕点,佩玖兰甚至还捻了一小块放在眯着眼小憩的十年鼻尖前头。

    只见小家伙开始还只是闭着眼睛嗅了几下,随后便张口吃了起来。

    “看到了吧?”夏夜随手拿起一块塞进了春朝的口中,“不仅娘娘喜欢,小十年也喜欢,你还不尝尝看。”

    夏夜动作粗鲁,春朝被塞进去的糕点差点噎到,终于咽下去之后,抬眸狠狠瞪了她一眼,“如此粗俗。”

    “真是嘴硬,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跟你说了。”

    春朝顿了顿,懒得跟夏夜拌嘴,看着依旧自在窝在椅榻上的佩玖兰,缓声道,“娘娘,听说今日上朝的时候,户部尚书王安跪在御前,请皇上做主,还他死去的女儿一个公道。”

    “嗯。”

    夏夜惊讶的睁大双眼,“娘娘,您就一个‘嗯’?”

    佩玖兰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两人,“那你们想本宫说些什么呢?”

    “听说白莲花的父亲白齐鸣也在朝堂之上帮腔,声称王贵人中的毒是由一件衣裳引起。”

    对于白瑾柔,夏夜已经完全不想给她面子,就算当着自家娘娘的面,她也不会给她尊称,况且,这个称呼还是偷着跟娘娘学的。

    “那又怎么样?”

    “娘娘......”

    眼见自家娘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夏夜可谓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既然昨日才发生的事情,今日就上了朝堂,可见他们在后宫之中是有眼线耳目的。”

    “这后宫之中,谁没有眼线,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娘娘,”夏夜急了,“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春朝在一旁看不下,扯了扯夏夜的袖子,把她拉到一旁,“说话也说不清楚,你一边去,我来讲。”

    平日里两人没事喜欢斗个嘴,争个长短,但是真正遇到事情,两人配合的却是十分默契。

    眼见自己的话还没有说话,娘娘总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夏夜也只好由春朝来讲。

    “娘娘,夏夜的意思是,这些事情竟然已经被王大人拿到朝堂之上来说,请求皇上给死去的王贵人做主。

    而白齐鸣也说出了王贵人的死亡原因,就是那件带毒的黄金锦玉衣,这可就牵扯到我们了。”

    “这跟本宫有何关系?”

    “这件衣裳是您赏赐的啊,娘娘。”虽是春朝来讲,夏夜依旧在旁边急的不行,忍不住插嘴。

    佩玖兰睨了一眼夏夜,“毒可是本宫下的?”

    “自然不是。”两人立即否认。

    “那跟本宫又有何关?”

    “这件事虽然跟娘娘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衣裳却是您送的,而这又是王贵人中毒的关键,谁都会认为与娘娘有关的。”

    “是啊......”

    佩玖兰悠然道,“这件事从表面来看,确实是本宫下的手呢。”

    “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夏夜气的咬牙切齿,“娘娘当时为何不加分辨?”

    “本宫为何要辩解?”佩玖兰的视线忽而越过两人望向殿外,小卫子依然不厌其烦的在打扫着殿前的落叶。

    “看见小卫子了吗?”

    “娘娘......”两人跟着朝外头看了一眼,都是刚从外面进来不久,自然是知道小卫子在做什么。

    “你们觉得他这算不算在浪费时间?”

    “娘娘,小卫子也是忠心。”春朝不知道自家娘娘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替小卫子说话。

    “本宫自然知道,不然这重华宫,又怎会留他?”

    佩玖兰收回了目光,淡然道,“昨日之事,便如这空中残叶,落地清晰可见,本宫就算分辨,跟小卫子在重复的打扫,有何不同?”

    “娘娘,夏夜不明白。”

    “昨日王芊月之死,是因为凡霜草之毒,而这毒是沾在衣裳上的,衣裳又是本宫所赐,众人皆可看见。

    这样明眼的证据,单单只凭本宫分辨,就分辨的清吗?岂不是如小卫子这般,如此重复,却并不见成效。”

    “那娘娘,您认为皇上相信是您做的吗?”春朝抿着唇,好似在回忆皇上当时的表情。

    “一半一半吧。”

    “啊?”

    “当时的证据全指向本宫,本宫只是不承认,却又不怎么分辨,这会给人一种默认的态度,皇上心中大约是有些疑虑的。”

    “那另一半呢?”

    “皇上虽然让禁军统领柳书杰送本宫回来,但是只是送回来,并没有再下别的旨意,重华宫的一切不是照旧吗?”

    也许当时佩玖兰对凌舜华那样的反应不怎么满意,两人话赶话,有点针尖对麦芒的意思。

    但是凌舜华到底有多聪明,佩玖兰是知道的,这点她从未怀疑过,哪怕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恶毒的。

    帝皇的敏锐和直觉不会允许他相信,这样明摆的一件陷害事件,就算深陷其中的是他最讨厌的佩玖兰。

    不然的话,以他的性格,应该会让柳书杰送她回来之后,就重新封闭她的宫门,怎会就这么置之不理。

    “娘娘,您的意思是皇上他也并不相信是吗?”夏夜脸上带着喜悦,“听说今天在朝堂之上,因为这件事情,皇上非常生气,当场拂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