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宠上天〕〔大道朝天〕〔重生小俏娘:摄政〕〔盛世极宠:天眼医〕〔盖世仙尊〕〔重生校园:帝少,〕〔你们二次元真会玩〕〔世界第一的新娘弓〕〔家有悍妻怎么破〕〔美女总裁的最强保〕〔大沉王权〕〔无限之开局一双轮〕〔天帝传〕〔魔帝归来〕〔皇家小娇娘.〕〔首席的独宠新娘〕〔帝妃临天〕〔不败剑神〕〔逆天至尊〕〔一术镇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九十三章 让哥哥担心了
    ,!

    “是啊。”

    佩亦城满脸写着无奈,“他总说什么太长时间没有见面,兄弟感情会淡薄,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在我们之中发生......”

    “他可真是厚脸皮。”

    “还不是一般的厚。”两人相视一笑,对于萧文的评价,真可谓是英雄所见略同。

    “我仔细想了想,这件事情就这么让它发生,也是有好处的。”停止了说笑,佩亦城继续刚才的话题。

    “嗯,背后的一些势力都会出来活动。”凌舜华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意被佩亦城看在眼里,令他想到了刚才在朝堂上的事情。

    “这么说,刚才你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凌舜华装着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少来,就是朝堂之上发脾气。”

    佩亦城能够刚下朝就跟过来,自是有一些原因的。

    一是因为担心王安所言,会让凌舜华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二来就是父亲也有让他过来打探之意,再者就是他真的很担心自家妹妹的处境。

    王安与白齐鸣之言,很显然就是知道了已经死掉的王贵人,是得了皇后所赏赐的衣裳,才中毒的,只是被凌舜华当橙止未说出口罢了。

    他这么做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佩亦城不知道,直到刚才才明白,所以才会不由自主的开口询问。

    “也不能算是故意的,朕确实是不想听他们说话。”

    凌舜华黑眸中闪烁着晦暗不明的情绪,“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想公然的诬陷朕的皇后,朕只是生气而没有砍了他们已经很仁慈了。”

    “什么?”

    佩亦城对于凌舜华的这一番话有些难以置信,刚才他的意思,是在维护玖儿吗?

    “什么什么?”凌舜华没听懂他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只好重复问道。

    “没事。”

    暂时不想去问他对玖儿的心思到底有没有改变,也许这只是他无意的举动,并不是对玖儿有什么真心,他又何必多此一举。

    “你的后宫墙头是不是低了些?”佩亦城学着凌舜华在朝堂上的话,带着嘲笑。

    “这些事情,朕想让他们知道,他们就能知道,不想让他们知道,哪怕整个后宫都是耳目,也并不能真的探听出什么。”

    “你还真是自信。”

    “一国至尊,难道连这点自信都没有?”

    “说的也是......”佩亦城站了起来,“那我回去了。”

    “怎么?”凌舜华挑眉,“不找朕的事了?”

    佩亦城假意的抱了抱拳,“微臣哪里敢哪!这可是杀头之罪。”

    “是怕杀头,还是该问的都了解清楚了,亦或者是想回去找那个厚脸皮?”

    “皇上,您这么聪明,会让人感到害怕的。”佩亦城再次笑了笑,快步离开了御书房。

    “玖儿,我这都坐了半天了,你这把我当空气算是怎么回事啊?”萧文十分哀怨的坐在佩玖兰面前,偏当事人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

    “你这殿中,还真是暖和啊。”

    ......

    “春朝和夏夜呢?怎么不在你跟前伺候呢,这两个丫头,回来我还得好好教育她们。”

    ......

    “你再不说话,我把小猫抱走了啊。”

    ......

    “你真不理文哥哥,那我只好走了。”

    萧文装模作样的站了起来,一边走,一边椅的手中的折扇,“本来斯辰还让我带话给某人的,可是她好像不愿意看到文哥哥,那我就只有离开了。”

    “站住。”

    一直装聋作哑的佩玖兰终于出声,而说要走的某人,也只是在原地踏步,并未往前挪动分毫。

    听到她出声,立刻就转过了身,笑的比外面的梅花都要灿烂,一甩手中的折扇,“我就知道玖儿舍不得文哥哥。”

    “这样的天,你装什么风流,不冷吗?”

    “啊?”

    未曾想到佩玖兰的第一句话竟是这样,萧文愣了愣,见她的视线落在自己打开的折扇上,扬起唇角,“那不是因为来见玖儿,才故作风流博得你的好感的嘛。”

    “谢谢您的苦心。”

    “不客气。”

    ......

    “你不是说哥哥有话带给我吗?”

    “你心里只有斯辰哥哥,没有文哥哥吗?”萧文显得很伤心。

    “文哥哥,您不要再表演了好吗?”

    佩玖兰简直都要败给他了,萧文一向潇洒不羁,她一直知道,对自己的关心,也很清楚。

    除了上次自己被禁闭,他很认真严肃的出现,之后便恢复了本性,但是最近这些日子他好像越发的夸张了,到底是因为什么,佩玖兰还没搞清楚。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竟然把文哥哥的心意,当作表演,”萧文目光落在佩玖兰怀中的小十年身上,“早知道就不给你异瞳猫了。”

    “送出的礼物,岂有收回去之理,十年现在是我的。”佩玖兰更加搂紧了怀中的小东西。

    自从第一眼看到小十年,她就知道它不是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自己的后院之中,那么冷的天,它又这么小,怎么可能。

    “十年......”萧文眸中露出一抹深意,这个名字似乎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含义。

    “你别乱想,什么意思也没有,这是我随便取得名字。”

    “此地无银三百两,我可什么都没有说。”萧文又恢复了他潇洒的模样,呵呵一笑。

    “你没有这么说,可是你有这么想。”

    “连文哥哥想什么都知道,玖儿果真是关心我的。”

    ......

    “文哥哥今日前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就不能来看我的玖儿了?”见佩玖兰一副想要揍人的表情,萧文赶紧举扇子投降,“好了,我说还不成吗?”

    “那就赶紧说啊。”

    “你平时清淡的性子到底丢到了哪里?”

    “看到文哥哥,就自动飞走了。”

    ......

    萧文耸了耸肩,满含关切的目光看着佩玖兰,“我确实是替斯辰来看看你嘛,当然也是我自己想来看看玖儿,有没有受委屈?”

    “为什么这么问?”

    “昨天的事情,还想要瞒我吗?”萧文可不信以佩玖兰的身手,会不知道自己也在赏花现场。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佩玖兰清亮的双眸闪着笑意,“抱歉,让哥哥们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