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君我跑你来追〕〔一夜蜜婚:神秘老〕〔隐婚蜜爱:首席老〕〔黑巫师朱鹏〕〔重生最狂女学生〕〔快穿之女配要翻天〕〔美女上司的贴身兵〕〔三寸人间〕〔出海吧!触须小哥〕〔卦中案:九爷,算〕〔刀剑天帝〕〔神话原生种〕〔重生之军长甜媳〕〔万圣纪〕〔嫡女冥妃:魔尊,〕〔韩娱之透视未来〕〔穿成豪门宠文的对〕〔奉孝夫人是花姐[综〕〔三国之无赖兵王〕〔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九十四章 文哥哥
    ,!

    “那可不,玖儿是不知道我有多担心,”萧文在佩玖兰对面再次坐下,“我......”

    “您看热闹看的才更开心吧。”佩玖兰一点儿也不客气的打断了他。

    萧文抬起一只手捂到前胸心口处,问佩玖兰,“听到了吗?”

    “什么?”

    “心碎的声音。”

    “......”

    佩玖兰甩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那样子好像在问,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还不是怕斯辰那个家伙担心,这才悄摸摸的来嘛。”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说正事吧。”萧文终于收起调笑的表情,正言道,“我可是趁斯辰上朝的时候,装睡才溜出来看你的。”

    佩玖兰露出一抹调笑,“这么小心?”

    “那是当然,让他知道,还不得跟过来。”萧文又晃了晃手中的折扇,却并没有打开,

    “今日的朝堂,户部尚书王安一定会为他死去的女儿叫屈,而这件事表面看与你有关,所以到时候,斯辰一定会去找云轩的,自是不能让他过来这里了。”

    “你知道的还真多。”

    “那是自然,而且今日,云轩在朝堂之上发了脾气,这你可知道?”

    “嗯,”佩玖兰轻轻颔首,“那两个丫头一早就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了一通。”

    “她们也是关心你,可是你对他们也并未完全说实话吧?”萧文盯着佩玖兰,好像把她隐藏的一切,都看的清楚。

    “什么都瞒不过文哥哥,”佩玖兰在萧文面前也不打算遮掩,这个对自己如亲妹妹的人,对她的了解,胜于他人。

    “我也是不想让她们担心,对于这整个赏花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我是知道的。”

    “那你也一定知道是谁做的了?”对于佩玖兰的聪明狡黠,萧文从不怀疑。

    “是,我知道。”

    “说说吧。”

    “文哥哥想必也知道才是。”

    “我是想听你说。”

    “是谁怂恿众妃嫔要找我办赏花会的,自然就是谁了。”

    佩玖兰勾了勾唇,“说起来这赏花会,也是好的,虽然不是季节,没有赏到真的莲花......”

    “你若想看真的白莲,让人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弄一池塘啊。”这种事情对旁人来说也许很难,甚至不可能,但是对萧文来说,就容易很多。

    “那倒不必,从头到尾都可以看到另一朵白莲,能说会道,很有意思。”

    “我还以为你会按照往常一样找我帮忙,”萧文有些不满道,“谁曾想,你竟然让这些东西全部按照她的想法发展。”

    “你也说了,”佩玖兰看了眼萧文,“是我让这些东西按照她的目的发展的,那么,对我来说,这结果自然也是一样。”

    “但是那个死人不是你的杰作吧。”

    “自然不是,”佩玖兰眼中一闪而过的晦暗让人捉摸不透,“衣裳被白瑾柔动了手脚,这我一开始就知道。

    凡霜草的药性我也清楚的很,它并不是单独使用的,涂抹在黄金锦玉衣上的那些,虽能让人中毒,却不至于要了人的命。”

    “那那娘们是怎么死的?”

    “王芊月太不知道收敛了,她私下与白瑾柔来往,对她不屑,却又想从她那里学到一些东西,最后竟会着了她的道。”

    佩玖兰当面惩罚王芊月的几次,都没能让她长记性,收收那跋扈的性格,如今这样的下场,也只能怪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昨日跳舞的时候,佩玖兰是出手救过她的,那就是让古乐弹得那首曲子。

    如果按照他的曲子来跳舞,根本就不会触发牵引凡霜草毒性的紫芡,甚至根据这首曲子的一些平缓舞步来配合,连凡霜草的毒也能消减。

    只是王芊月似乎并不领情,总觉得穿上那样的衣裳,跳这样平淡的舞步,突显不出自己的优美舞姿,擅自改了舞步和动作。

    “张扬跋扈,不知自己是谁,死了也是她自己作的。”萧文对于王芊月这样的人,真是半点好感也没有。

    “她作死不要紧,白齐鸣又多了一个帮手。”佩玖兰递给萧文一杯茶,“王安因为女儿死在后宫,心生不满,他正好可以趁机拉拢他。”

    “他们私下里本就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只不过王安对白齐鸣有所保留,两人官职相当,所以并不能完全为他所用......”

    “怎么了?”

    佩玖兰看着萧文端着杯子在唇边晃来晃去,却并不喝,反而带着一种委屈的神情。

    “玖儿,我想喝你的功夫茶。”

    “......”

    “好不好嘛,我好久都没有喝了,你也知道,斯辰那个家伙,手艺又不能跟你比,学了那么久,煮的茶竟然还像草根一般。”

    “你这么说会被打的。”

    佩玖兰哭笑不得,哥哥跟她学的这功夫茶,没有十分,也有九分,竟然被文哥哥这么嫌弃。

    “你就看我这么一大早就跑过来担心你,关心你,安慰你......”

    “文哥哥,现在已经巳时过半了,”佩玖兰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好意的提醒,“你确定这是一大早?”

    “我不是得在家里头装睡嘛。”

    “是装睡还是真的睡?”

    “你还让不让我说话了?”萧文满脸气愤,“你们兄妹两个除了欺负我,还会做什么?”

    “别生气啊,会长皱纹的。”

    “是吗?”萧文立即摸摸自己的脸,“嗯,上了年纪,是要好好保养,不然会被斯辰嫌弃的。”

    “我的哥,容妹妹提醒您一下,您才刚过双十。”

    “那又怎么样?什么时候都要注意保养我这潇洒的外表。”

    一个闪身,萧文便不见了身影,再回到佩玖兰眼前,手中已经拿着一面铜镜,佩玖兰唇角抽搐,这不是自己梳妆台上的那面小镜子吗......

    “又说生气长皱纹,又说大笑长皱纹,活着怎么这么难?”萧文叹了口气,把镜子扔到一旁。

    “您也别难了,”佩玖兰起身,“妹妹现在给你煮功夫茶可好?”

    “你早说啊,让我这装了半天。”萧文赶紧起身,跟上佩玖兰的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一生为你空欢喜〕〔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回流大时代〕〔我有奈何桥〕〔真武狂龙〕〔大唐颂〕〔隐婚娇妻:老公,〕〔龙裔的轨迹〕〔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