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若雪沈浪〕〔重生之我要回农村〕〔汉侯〕〔军婚100分:首席,〕〔桃运医圣〕〔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首长红人〕〔小军妻当自强〕〔最后一个鬼修〕〔太后的现代纪事〕〔双魂战〕〔嫡女难逑〕〔神宠进化系统〕〔媚尊天下〕〔都市之超级车神〕〔天下第二美〕〔九零学霸小军医〕〔星海图书馆〕〔超级兵王(步千帆)〕〔素月天娇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九十五章 你太聪明
    ,!

    两人在小矮几边上只稍坐了一会儿,旁边小炭炉上的放着的茶壶便已经传出了煮沸的声响。

    一双纤长白皙的手,拿过旁边碟子,从中抓出一些上好的雪顶含翠放入沏茶杯中,用炉中烧好的滚烫的热水浸泡片刻之后,便需要倒掉。

    第一次的茶水是为了清洗茶叶中的脏物质,因此只需浸泡片刻后即可倒掉,时间太长的话,很容易把茶味泡走流失醇香。

    哪怕用的茶是顶好的贡茶,这一步也必不可少,佩玖兰也从不省略,当然,倒茶也是需要讲究的。

    矮几旁边还放着一个竹碗,和用细小的竹篾编制的过滤塞,第一次倒掉的茶水便是倒在这样的滤塞之上。

    除了把里面残存的杂质过滤干净之外,一些小的茶叶也被阻挡在外,这样品起来就不会因为碎茶而影响口感。

    然后才需要给已经过滤好的茶叶侵入第二次的沸水,等茶叶翻滚上来之后,需要用茶盖轻轻拨弄几下,把挤在一起的茶叶拨的松散,散发茶叶的醇香。

    再次把过滤好的茶水倒入一个准备好茶壶之中,就算是完成了。

    佩玖兰把壶中煮泡好的茶倒入一个透明翡翠杯中,递给萧文,“尝尝吧,用的雪水。”

    萧文接过杯子,缓缓闭上眼睛,陶醉在茶香之中,赞叹道,“这才叫做茶。”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佩玖兰莞尔一笑,“再不喝的话,晾凉几分,可就没有茶香了。”

    “嘿,”萧文轻饮一口,“这要是让斯辰知道,可羡慕死了。”

    “上次哥哥和父亲一起来看我,还嚷着要喝呢。”

    “就不给他喝,他自己会,还总麻烦你,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萧文这话可是典型的贼喊捉贼,明明是他总在佩玖兰面前嗷嗷,这会儿倒是赖在了佩亦城的身上。

    也是这位正主不在跟前,由得他乱编排,佩玖兰对于他这略带抱怨人的话一笑而过,反正有人管,用不着她。

    “你说,白齐鸣在大殿之上帮腔王安,原本就蛇鼠一窝的两人,岂不是更加狼狈为奸?”

    满足了自己喝茶的小心思,萧文继续开始与佩玖兰分析局势。

    “那是自然的,王安贵为户部尚书,下面庶女有几个,但是嫡女也就王芊月一人,不然也不会娇纵成这般模样。

    现在王芊月死了,证据指向我,消息也是白齐鸣与他透露的,加上他向皇上讨说法,白齐鸣在一旁支持,就算不是一条船上的人,也上了一条船了。”

    “那这样你的目的又有何用,岂不是给白齐鸣又拉了一个帮手。”

    “文哥哥,你当真只是这般想的?”

    “玖儿的意思是?”萧文看着佩玖兰狡黠的目光,好似明白了什么。

    “白齐鸣一直在四处招揽人,这些不止你我,皇上也知道,只不过现在并不到处置他的时候,何况他还有一个女儿在后宫当宠妃,并未犯错......”

    “宠妃吗?呵......”提起白瑾柔,萧文面上的讽刺尤其明显,倒是让佩玖兰看的不太明白。

    “难道文哥哥觉得我说的有何不对?”

    “没有,你继续。”有些事不到时候,萧文并不能告知佩玖兰,只能先管眼前的事情。

    “前朝后宫都并未犯错,又怎好找出借口惩治呢?所以他们既然请我上船,我何不顺水推舟......”

    “你想怎么推这个舟?”

    “本来白齐鸣与王安就是一丘之貉,我们刚才也说了,出了这样的事,把他们捆绑的更加紧了。

    当然,前提是在王安以为这个毒害她女儿的凶手是我,我的身份是什么?一国之后,我的父亲是谁?战功赫赫的大将军。

    想惩治我,哪有那么便宜?

    先不说我没有杀她女儿,就算背后的凶手真的是我,皇上也不会为了王芊月一个小小的贵人,真的把我怎么样,我同意,父亲和哥哥也不见得会答应。

    所以,这个时候,他为女报仇的心理会让他无条件的相信白齐鸣,白齐鸣也会透露出一些隐藏的东西给他,希望联手扳倒我和我背后的将军府。

    这样一来,原本处在暗处的东西,能给翻到明面上来,这样便好处置多了,然后嘛......

    随着案件慢慢调查,王安发现,原本是一条船上的人,确是把她女儿毒死的罪魁祸首,那他又会如何?”

    萧文打了个响指,接着道,“他会不顾一切的为自己的女儿报仇,那么白齐鸣这个凶手,自然会是他的目标,他们一起狼狈的东西,也会被王安为了扳倒他而暴露出来。”

    “没错。”

    “玖儿,你这脑子,太吓人了。”

    萧文又喝了杯茶,做压惊状,“你一个女孩子,这么聪明,真的好吗?”

    “谁说女子不如男,”佩玖兰淡然道,“有些事不是我不想做,便可以不做的。”

    “你这么为云轩,他却不知道,不行,我要告诉他。”萧文说着便站了起来。

    “文哥哥!”佩玖兰立即制止了他,“我做这些,并不想让他知道。”

    “玖儿,”萧文叹了口气,“我知道,云轩之前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也误会了你很多,但是他现在已经改变了好多。”

    看着佩玖兰淡然的神色,萧文接着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就拿这次这件事来说,死的是一个贵人,她父亲还是当朝户部尚书。

    就算证据全部指向你,甚至是王安在朝堂之上当着文武百官请他做主,言外之意就是严惩你这个凶手,给他一个交代。

    可是云轩却什么也不曾理会,甚至还对他们发怒,当场拂袖而去,这些你不是都知道。”

    “那是因为他还算一个英明的皇上。”

    佩玖兰抱起跟着她的脚步,一起跑过来的小十年,“这件事摆明是个圈套,他又不是傻子,难道真的相信我是凶手?

    就算我真的想杀王芊月,又怎么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一旦有证据,浑身是嘴也未必分辨的清。

    而且,这才艺展示,妃嫔众多,那么多人看着,我又怎么会知道王芊月会是最后的优胜者,然后敢把下了毒的衣裳当做彩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