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四夫争宠:萌乖夫〕〔帝国老公,来试婚〕〔暖婚似火:顾少,〕〔通天神途〕〔香蜜之星辰渺渺〕〔下一秒,巨星〕〔绝品大农民〕〔一抹柔情倾江南程〕〔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豪门:影后娇〕〔王爷,王妃她恃宠〕〔太古龙神诀〕〔诱妻入怀:帝少大〕〔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都市之御美修仙〕〔时空特警〕〔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偏执总裁,别乱来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零一章 再求娘娘帮助
    ,!

    佩玖兰的这一个休息,持续的时间并不算长,就像她说的一样,在一个时辰之后,便有人过来请安。

    “王答应,您先稍等片刻,娘娘在休息,怕是要等一会儿才会起身。”春朝给王芊羽端上一杯茶水,客气的说道。

    “没关系,尽管请娘娘休息好再起身,我在这里等着便是。”

    对于皇后娘娘身边的两大贴身丫鬟,一般的妃嫔说起话来都会十分客气,何况是一向待人谦和的王芊羽。

    大约是对于她,皇后娘娘也是比较喜欢的,竟也没有让她等太长的时间,春朝下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佩玖兰便起身了。

    “王答应,这个时候,竟有时间到本宫这里。”

    “参见娘娘。”看见佩玖兰过来,王芊羽起身福了个礼,“就是因为这个时候,才更应该到娘娘这里请安。”

    “坐吧。”佩玖兰在主座上坐定,“怎么,王答应这个时候,难道不是应该在自己殿中,为你的嫡姐伤心难过吗?”

    “不瞒娘娘,王贵人身去,臣妾并不觉得有多难过,只是有些惊讶和感慨。”

    这种话如果当着旁人的面,王芊羽也许并不敢说,但是对于眼前的后宫之中,最不该说的人,她却坦言。

    “你倒是直率。”

    “对于娘娘,臣妾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王芊羽垂下眸子,可佩玖兰依旧能看出她有些通红的眼眶。

    “臣妾未入宫之前,被她欺负的日子,双掌难数,连姨娘也一样,如果说臣妾对她有什么姐妹之情,娘娘难道不会觉得臣妾虚伪吗?”

    “只在你心,与本宫无关。”

    “娘娘睿智无人可比,臣妾此番前来的原因,娘娘想必已经知晓。”

    佩玖兰一双洞察人心的漂亮眼眸看向王芊羽,“本宫如果说不知道呢?”

    “娘娘,”王芊羽再次起身,对着佩玖兰行了一个五体投地大礼,并且迟迟未起。

    “王答应好似每次见到本宫,行的礼都不小。”

    “娘娘乃后宫之主,行什么样的礼都是应该。”王芊羽双臂伸直紧贴地板,低着的头几乎也要挨到地上,一张口便好似有灰尘飘进口中。

    “这次你是想要本宫救你出宫。”

    佩玖兰淡定的语气,一点儿也不惊讶,让地上跪趴的王芊羽轻轻一颤,立刻把头磕在地上,“是。”

    “你不是说只要不侍寝,在宫中待到老,也愿意吗?”佩玖兰的视线忽然变得凌厉,“莫不是身为女子说出的话便可不作数?”

    王芊羽因为低垂着头,并不能看到她的视线,只能感觉脊背上那一道刺目,和上座的人忽然变得犀利的声音。

    “娘娘,并非臣妾出尔反尔。”

    王芊羽又重重的磕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向上座的佩玖兰,脸颊上满是泪水,额头上带着淤青,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臣妾只能斗胆再求娘娘帮助。”

    “好一个今时不同往日,”佩玖兰的声音依旧寒冷,“除了王芊月死了,本宫没看到有什么不同。”

    “娘娘,正是因为姐姐死了,臣妾才拼死也想要出宫。”

    “难道这后宫之中在你看来,竟成了虎狼之地,认为本宫除了害死你姐姐,也会害死你?”

    “娘娘,臣妾从来不认为姐姐的死与您有关,您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人,与她计较怕是会脏了您的手。”

    “你这么了解本宫?”

    佩玖兰接过夏夜递过来的茶水,只拿盖子轻撇上面的茶叶,却并不饮用,这样的动作让下头跪着的人,有些胆寒。

    “这么说死去的人,好吗?”

    “姐姐做过的事情,臣妾不会隐瞒,没有做过的事情,臣妾也不会愈加。”

    “本宫对王贵人的为人,没什么多大的兴趣。”

    “娘娘,臣妾知道,您已经帮臣妾的够多了,原本臣妾也只是在宫中与李郎互相遥望也就罢了......”

    “他那半死不死的样子,恐怕一时半会儿也与你遥望不了。”

    “臣妾不是那个意思,”本来挺冷寒的气氛,被佩玖兰这么一说,王芊羽煞白的脸蛋平白多出了几分红晕。

    “娘娘也知道,臣妾是被迫进宫的,家父送臣妾进来,也是为了帮助嫡姐,现在她已经死了,臣妾实在是不能再留在宫中。”

    “她死了对你来说,不是更好吗?王家人没人与你争皇上的宠爱,你很快就能当上下一个王贵人,甚至是嫔。”

    佩玖兰看着王芊羽的眼睛,话语中充满了诱惑,“如果深的皇上宠爱,封妃也是有可能的,本宫见皇上似乎对你挺上心的。”

    “娘娘......”

    一听佩玖兰这话,王芊羽顿时就急了,“臣妾如果对皇上有一点儿其他的想法,就让臣妾死无全尸。”

    “小小年纪,就发这样的毒咒可不好,小心应验呢。”

    “娘娘,臣妾真的是认真的,不然又怎么会求您想办法撤了臣妾的侍寝牌呢,眼下姐姐已经死了,父亲那边想必也不会就此罢休。

    原本叫姐姐进宫来,就是想得宠爱,稳重他在前朝的地位,现在只剩下臣妾,他又怎肯善罢甘休。

    如果臣妾孤身一人,也就罢了,可是家中还有上了年纪的姨娘,还有病重昏迷的李郎,父亲只要拿住他们任何一人,臣妾就只有听从的份。

    进宫已经非我本愿,如果再失了本心,那么活在这世上,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思?”

    “你这番话倒是让本宫刮目相看。”

    “娘娘,臣妾不想再沦为父亲的棋子了,求娘娘成全。”

    “你可曾想过,就算你出宫,你父亲也未必会放过你。”

    “这个臣妾知道,”王芊羽说着又垂下了头,“臣妾会想办法接出姨娘和李郎。”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先不说你姨娘,单李淮阳,现在那种状态,你怎么接?”

    “这个......”王芊羽咬着下唇,“只要娘娘能救臣妾出宫,这个臣妾自会想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农门悍妇撩夫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