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小农女〕〔二次元从火影开始〕〔重生暖婚:Hi,我〕〔都市神豪之一夜暴〕〔我居然是富二代〕〔虐文作者注孤生?〕〔君少心头宝,夫人〕〔极品神印少主〕〔地府朋友圈〕〔重生之都市邪仙〕〔极品仙尊混都市〕〔风流青云路〕〔快穿:炮灰女配要〕〔黑科技研发中心〕〔天行〕〔纪元之主〕〔次元法典〕〔异大陆修仙记〕〔宠婚缠绵:大总裁〕〔水浒之王者天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零六章 你给我闪开啊
    ,!

    京郊大宅中

    虽然依旧是毫无月色的一夜,但是相对于上次的急躁,今日这里面的气氛倒是缓和了许多,甚至时不时还能传出一些低沉的笑声。

    “哈哈,这次我们的计划可是相当的成功,”黑衣男子端着桌上的的茶盏一饮而尽,似乎十分口渴。

    “当着皇上的面死了一个贵人,而所有的证据又全部指向当今的皇后,这可真是一出好戏。”

    “你高兴的是不是早了些?”另一个黑衣男子坐在上首,厚重低沉的声音像是刻意压制过,

    “皇上并没有处置皇后,并且,次日上朝的时候,户部尚书王安跪请,却导致皇上当场生气,拂袖而去。”

    “这事我还没来及跟您说清楚,您也知道,自从佩宏峰回来之后,上朝时,无论众官员提议或者上书什么样的国情。

    皇上都会询问一下他的意见,不管是真心还是只为了场面,总之,是给了佩宏峰十足十的面子。

    可是赏花宴这件事发生的就是那么‘不凑巧’,所有的证据指向了他的女儿,当朝的皇后,而当时皇上就在现场,看的可谓是清楚明白。

    但是为何没有当场把皇后定罪,想必您也知道,朝堂之上,亦是如此,依我看,也就这几天的事了,这案件总不可能一直拖下去。

    就算佩宏峰不想要调查清楚,皇上本人,怕也是不会就这么算了,这可是我们送与皇上的天载难逢的好时机。”

    上首的黑衣男子抬手摸摸下巴,像在思考他说的话,“看来你已经掌握了此次的局面。”

    下座的黑衣男子露出得意的笑,“那是自然,上次侥幸让她逃脱,这次可就没有那么便宜了。”

    “只是一次侥幸?”上首男冷冷的目光看向下座男,“你弄的女尸案好像也没能把她怎么样。”

    “那是我大意了,”下座男有些尴尬,“我只想着利用他们之间的关系,倒是没有想到皇后竟然也能利用这之间的复杂把这局给破了。”

    “对于她,不能小觑,”上座男对于佩家的这名女子,现在的看法也是越来越严谨,“经过上次的事情,不是已经让你派人盯着她的宫殿吗,怎么样?”

    “一直盯着,她也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如果上次下头回禀的拔鸡毛的事情不算的话,

    “倒是见过王安的另一个庶女去过她那里,还有的就是御医院的那个医女,大约是询问柔妃的脚伤。”

    “她的脚伤是真的吗?”

    “是真的,为了躲避才艺优胜,刻意扭伤的,不然是容易让人怀疑。”

    “躲避?”上座男冷哼一声,“你对她倒是挺有自信。”

    “不瞒您说,对于柔妃的才艺,我确实有些信心,她从小都是我找人调教的,错不了。”

    “户部尚书王安,又如何了?”

    “他原本就跟我们合作过,不是什么干净的人,只不过一直还有所保留,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可谓是真正的和我们坐上一条船了。”

    “这么说来,这次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您尽管放心,这次他们佩家的人,总是不会那么好过的。”下座男对于此次策划的事情,十分有信心。

    上座男终于不再阴冷,面部表情有所缓和,“但愿这次你办得到。”

    “您放心,一定没问题。”

    在寒冷的冬夜,人们大约是喜欢早睡的,热乎乎的被窝总比外头的寒风更让人向往。

    不过,也并非人人都是如此,总有几个那么特例独行的人。

    “你给我闪开啊。”

    “我不,有本事你动手,反正我打不过你,你想杀了我就尽管来吧,对于一个你已经厌倦了的人,不必迟疑。”

    “我说萧子墨,你天天胡说八道些什么?”佩亦城疲惫的看着倾身挡在自己眼前的人,很是无奈。

    “现在连听我说话都不愿意了。”萧文满面忧伤,“你想走,尽管走,我不拦你。”

    你说不拦,那你倒是起开啊,佩亦城对于这个口不对心的人说出的话,都已经不忍直视了。

    “怎么,还露出这种表情,看我一眼很是委屈吗?”

    “不委屈。”

    “不委屈那看着我啊。”

    “我已经看着你很久了。”

    “你这是看吗?你这分明就是瞪。”萧文斜靠在门框之上,风流不羁的模样,说出这样的话竟然丝毫没有违和感。

    “我哪敢瞪你啊,乖,给我起开。”

    “你当这是哄孩子吗?”萧文一把甩开手中的折扇,“我要是不起开,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原本还想靠扇子潇洒一把的萧文,一转眼便发现自己的折扇已经易主,不由得瞪着眼前的人,“你干嘛?”

    “这么冷的天,扇什么扇。”佩亦城一个抬手,折扇已经飞进屋内的桌子上,“以后这天不准耍帅。”

    “关你什么事,你不是要出去吗?去啊。”

    “你要是不挡在这里,这会儿我已经到了。”佩亦城对于眼前人的无赖简直毫无办法。

    “我爱站在哪里站在哪里,你看不惯,直接走就是了。”

    “我不是去玩,是去办正事。”

    佩亦城正色道,这样纠缠下去不是办法,他准备对萧文实行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策略,不过对面的既然是萧文,又怎么可能理会他这一套。

    “那意思是跟我在一起说的就是废话了?”萧文不悦的挑眉,大有一种,你敢回答是,我就跟你没完。

    “我没有这么说。”

    佩亦城一直怀疑,他和萧文到底谁才是佩玖兰的亲生哥哥,为什么他没有妹妹的好口才,跟萧文在一块,他永远别想说过他。

    “那你是什么意思,大半夜的不睡觉,当什么夜游神?”

    “我是真的有事,没骗你,回来再跟你说行不?”佩亦城抬眸看了一眼天色,这再闹一会儿,也就不用出去了。

    “还摆出不耐烦的表情了,行,我让开,佩大公子想做什么事,谁拦的了,你爱干什么就干!”

    萧文不再看他,抬起脚,转身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大自在天尊〕〔永生不灭〕〔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修行在万界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