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军宠:蜜爱狂〕〔妖帝撩人:逆天邪〕〔宠后多娇:昏君养〕〔欲逃无路唯情是图〕〔重生九零:巨星养〕〔重生八零:特种女〕〔山贼王我当定了〕〔登顶炼气师〕〔基层女警二三事〕〔娇妻甜蜜蜜:老公〕〔拜师九叔〕〔一品小毒妃〕〔姜宝的佛系女配日〕〔神级兑换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同时穿越了99个世〕〔岛屿漂流记〕〔总裁,请叫我女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零七章 用人不疑
    ,!

    “萧子墨,你给我站住。”

    前方的身影依旧往前迈着步子,丝毫没有停顿。

    “我不去了。”

    “你爱去不去,关我屁事。”

    佩亦城快走两步,直接拉过他,“那你还走什么?”

    “我困,回去睡,不行?”萧文看也不看他,语带讥讽,“哪像佩大公子,这么忙的人。”

    “你生气了?”

    “跟你无关吧。”

    “你的一切都与我有关,”佩亦城语带笑意,“都说了不去了,怎么还生气,小气鬼。”

    “少自作多情,哥哥我只是困了。”对于佩亦城的讨好,萧文好像不怎么受用。

    “困了回去睡?”

    “是又如何?”

    佩亦城抬起下巴朝着他们背后的方向努努,“你的房间已经走过了。”

    “我去外面睡。”

    “不行。”

    “我说你管的可真宽,”萧文甩开佩亦城的手,“只许你半夜出门溜达,就不让我随意逛逛?”

    “我是去办正事。”

    “什么正事?”萧文勾起唇角,看着像是在笑,却又并非如此,“去天牢看一个死了主子的婢女就是正事了?”

    “我不过是想问问当日的情况。”对于萧文对自己的行踪和想法了如执掌,佩亦城并不感到意外。

    “有什么好问的,难道我对你说的不够清楚?还是你不信任我,所以要去找个外人来理清事实。”

    “你知道我从没有这样的想法,对你的信任也非常人,从来不曾怀疑。”听见萧文说这样的话,佩亦城好似有些生气,“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

    “你不是我,所以少用我的视野去看你认为的自己。”

    “那你现在到底在发哪门子的脾气?”

    萧文转过头,看向一旁的一棵光秃秃的树干,“我有发脾气吗?”

    “还说没有?”佩亦城侧过身子,挡着他的视线,“你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绷着脸。”

    “我爱怎么样是我的事。”

    “子墨,我就是想去问问清楚事情的经过,这件事总要查出个真相,那个被关着的婢女,是王芊月死之前唯一接触的人,她也许知道点什么。

    难道你想就这么看着玖儿被所有人误会,说她杀了王芊月吗?你也看到朝堂之上王安是怎么恳求云轩的。”

    “谁说我看到了。”

    萧文再次把头转回来,佩亦城跟着他又把身子侧了回来,“我上朝那天,难道你没有跟着进宫,顺便去看玖儿?”

    “我在家里睡觉,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好,就当你在家里睡觉,云轩说的话我也跟你说了,这件事他相信玖儿,我感到很高兴,起码他们两个不会因为这件事而产生什么误会。

    但是朝堂之上,又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知道吗?”

    “在你眼中,我莫不是个傻子?”萧文不悦的皱皱英挺的俊眉。

    “当然不是,你在我眼中,别提多聪明了,只是......”

    “只是什么?”

    “这件事玖儿都没有让你插手,我也不想你管太多,而上次听云轩的意思,说不定也打算让你置身事外。”

    “你少自以为是了。”

    对于佩亦城想当然的为自己好,萧文很不满意,“这朝堂之事,我插手的远比你知道的要多,只要云轩还是皇上,我就不可能置身事外。”

    “那你想要如何?”

    “我不想如何,”萧文又抬起脚,只是这次却是朝自己房间走去,“我困了,别来烦我。”

    “我话还没说完。”

    “我不想听了。”门在眼前被关上,隔断了他的视线,佩亦城叹了口气,继而转身回房。

    “看你这样子,像是昨晚没有睡好啊。”御书房内,佩亦城坐在凌舜华的对面,显得很没有精神。

    “嗯,睡的有些晚,精神不太足。”佩亦城饮了口茶,神色不佳的说道。

    “怎么?”凌舜华笑道,“子墨住在家里,天天搅得你不能安宁?”

    “也不是,”对于眼前这个至尊帝王,又是好友,佩亦城也不隐瞒,“昨晚我本来打算进宫一趟,他拦着没让,还跟我生气了。”

    “哈哈,”凌舜华笑的开怀,好像已经看到了那样的一幕,“萧子墨也会生气?真是难得,看来你的确是做了让他不满意的事情。”

    “我......”佩亦城不知该如何回答。

    “说吧,半夜想进宫,是为了何事?”凌舜华把茶盏放下,悠然道。

    “我想去天牢看看那个死去贵人的贴身婢女。”

    “那个婢女?”

    “怎么,不行吗?”佩亦城以为凌舜华也和萧文一样,要拦着自己,“我就是想去问问,看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线索。”

    “朕没说不让你去。”

    “什么?”这下换佩亦城有些迷惑了。

    “看来,你倒不如子墨了解朕啊,”凌舜华站了起来,“今日上朝之后留你过来,原本就是为了此事。”

    “什么意思?”

    难道昨晚萧文拦着自己不让去天牢的原因,是已经猜到今日云轩会让自己光明正大去吗?

    “这件事已经发生,还是朝着皇后去的,对你们佩家想必也要有所影响,背后的人,打的也是这样一个算盘。

    知道朕会给佩家面子,不会当堂细审,或者把皇后怎么样,但是这样一来,又是一个绝好的时机。”

    “时机?”

    “对,削了佩家兵权的时机。”

    “皇上要这样做吗?削了佩家的兵权。”佩亦城对于自己的这个好友,越来越不了解,也许就如他所言,自己没有萧文了解他。

    “斯辰认为朕会怎么做?”凌舜华反问。

    “皇上如果想要兵权,我回去就让父亲把兵符交出来,不会让你心中不痛快。”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朕为何要收回佩家的兵权?”凌舜华一双黑眸灼灼的看向佩亦城,让后者有些疑惑。

    “佩家世代保卫我上玄王朝,佩宏峰更是忠心耿耿,你又与朕从小一起长大,佩玖兰还是朕的皇后,这样的人朕如果还信不过的话......”

    凌舜华倾身过来,离佩亦城十分的近,“朕这江山又该怎么去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