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说我是啃妻族[快〕〔为死者代言〕〔三国战神赵云〕〔守望先锋入侵美漫〕〔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太古帝尊〕〔下山虎〕〔冥王绝宠:嫡女狠〕〔轩城绝恋〕〔重生九零俏军嫂〕〔隐婚缠绵:宫少,〕〔火影之线遁〕〔仙武神帝〕〔最强狂仙在都市〕〔同桌凶猛〕〔三国大气象师〕〔惊天剑帝〕〔棺香墓火〕〔超级神眼〕〔拥吻热可可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们吵架了吗
    ,!

    “娘娘,赏花宴的结案结果出来了。”

    春朝徐步来到佩玖兰面前,只不过现在她的娘娘,还没有功夫理会她,脚踏一双银色长靴,正在不停的把一只鸡毛毽子踢上踢下。

    又过了片刻,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毽子终于落在了地上,春朝上前递过去一方丝帕,佩玖兰接过去随意擦了几下,便丢还给她。

    迈开步子来到一旁准备好的椅子上,转身坐下,要说这骑马用的劲装,没有女子衣裙的乱七八糟束缚,穿着就是方便。

    “哎,这上了年纪,果真是玩不动这个了,”佩玖兰端过桌子上的一杯茶抿了一口,叹着气,“亏本宫那天还说大话,现在连文哥哥都玩不过。”

    “娘娘这是长久不曾玩的缘故,过一些时日就好了,上次您不是也只输了文公子一个吗?”

    “哪里是一个?”佩玖兰一手拿着刚才踢在地上的毽子,一手撑着下巴,

    “那是因为本宫踢过之后,文哥哥只需比本宫多一个就可以取胜,那又何必多踢,一个和一百个有什么不同,赢了就是赢了。

    看来他说的没错,小时候果真是让着本宫的,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御花园那件案子的结果出来了。”

    “嗯。”

    春朝接过佩玖兰扔过来的鸡毛毽子,重新放回到一旁,“娘娘,您不问问结果是什么吗?”

    “有什么好问的,”佩玖兰伸了个懒腰,“红花是凶手,大约父亲的八十万兵权也交了出去。”

    “您怎么知道啊?”春朝显得很惊讶,她还什么都没有说。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怎么摆的,奴婢不是很明白,皇上既然已经找了红花当替死鬼,想必他也知道此事不是娘娘做的,那么又为何要收了大将军的兵权呢?”

    “不管他想收又或者是做给那些人看的,总有一些想要削了父亲实力的人,这些人正是此次策划这起事件的元凶。

    总归父亲要找一个理由上交了这个烫手山芋,也许之后才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事。”

    这种事情,听的一直稳重的春朝都有些愤愤不平,“将军一心为国家,却被这么多宵小无端猜忌,实在是可恶。”

    “不是猜忌,他们只不过是想保全自己的私利罢了。”对于这样的人,哪朝哪代都有,实在是不足为奇。

    “那样才更是可恶!身为朝廷大员,在其位不知谋其政,只想着自己的私利,危害百姓,简直是禽兽。”

    “春朝小姐,你这骂人的水平见长啊,夏夜教你的?”

    “奴婢不是......”

    春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她很少在娘娘面前这般义愤填膺的,一般都是夏夜在听到这些愤恨不平,大约是今天夏夜没有在旁的缘故。

    “娘娘,少将军来了。”说曹操曹操就到,不知钻去哪玩的夏夜跨步走来,身后还跟着佩亦城。

    “参见皇后娘娘。”佩亦城到了佩玖兰跟前,拱起双手,给她见礼。

    “哥哥怎么也学着旁人弄起了这般虚礼,让我如何受得起啊。”

    佩玖兰赶紧上前一步,拉着他进殿坐下,春朝上了茶水之后,便与夏夜站到了一旁。

    “先君臣后兄妹,玖儿是一国之后,哥哥就算给你见个礼也是应当的。”

    “果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子,”佩玖兰掩口一笑,“哥哥跟文哥哥在一起待久了,也学会打趣玖儿了。”

    提到萧文,佩亦城清明的双眸一闪而过的黯淡,没有逃离佩玖兰的视线,“哥哥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御花园那件案子结了,你知道吗?”

    “嗯,刚才春朝已经跟我说过了。”

    “结果你大约也猜到了,所以我就不再多说了,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兵权的事情,与云轩有什么误会。

    这件事是我和父亲商量之后,自愿上交的,王贵人死亡一事,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很多人心里头都明白,我和父亲如果不做些什么,很难堵全悠悠之口。”

    这件事除了佩亦城在家中与佩宏峰商量之外,和凌舜华也是早就说好的,只是怕以他的性子,未必会告诉妹妹实情。

    佩玖兰正色道,“让父亲与兄长为我操心了,玖儿深感不安。”

    “这种事早晚都会发生,又与你何干,何况,如果你不是已经预见了这样的结果,又怎肯白白让人冤枉而不找证据辩驳?”

    佩亦城对于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在听了凌舜华与萧文两个好友的解释之后,更是觉得她的聪明异于常人,时时让人感到意外和惊喜。

    “哥哥看的透彻,倒是让我有些班门弄斧的感觉了。”

    “不必过谦,你的聪明哥哥可远远的比不上。”佩亦城说完,抬眼环顾周围,似乎像是在找什么。

    “哥哥是在看什么?”

    “没什么,”佩亦城视线刚好落在一旁刚被春朝收拾起来的鸡毛毽子,顺口道,“这东西,还是你小时候玩的。”

    “是啊,小时候与哥哥们一起玩,每次都是我赢,”佩玖兰得意道,

    “可是文哥哥非得说是因为我当时小让着我,然后我们就又比了,谁知道他果真是赢了我,好气哦。”

    “哥哥?”佩玖兰看着有些发呆的佩亦城。

    “嗯?”佩亦城回过神,“你刚才说什么?”

    “你在发什么呆啊,我刚才说跟文哥哥比踢毽子,我输了。”

    “他来过吗?什么时候?”相对于刚才的出神,佩亦城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焦急,人也站了起来。

    “就前几日啊,”佩玖兰回想了一下,“吃了我好多东西,弄得我以为我们将军府是不是破产了,所以他才没有吃饱。”

    “那他人呢?”

    “我不知道。”

    佩玖兰摊摊手,“我们比过踢毽子,他赢了,又顺我不少橘子就走了,不过他好像说有事情要办,就不回将军府了。”

    “有事情要办吗?”佩亦城重复道。

    “哥哥,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啊,那天文哥哥看起来奇奇怪怪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第一强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