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军宠:蜜爱狂〕〔妖帝撩人:逆天邪〕〔宠后多娇:昏君养〕〔欲逃无路唯情是图〕〔重生九零:巨星养〕〔重生八零:特种女〕〔山贼王我当定了〕〔登顶炼气师〕〔基层女警二三事〕〔娇妻甜蜜蜜:老公〕〔拜师九叔〕〔一品小毒妃〕〔姜宝的佛系女配日〕〔神级兑换系统〕〔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同时穿越了99个世〕〔岛屿漂流记〕〔总裁,请叫我女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一十二章 皇后娘娘的关心
    ,!

    “没有吵架。”佩亦城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与这句话很不相符。

    “文哥哥有事情做,过两日也就回来了。”佩玖兰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道。

    “嗯。”佩亦城轻点下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这里有什么情况,随时让人通知我,不准隐瞒!”

    “好的,少将军。”

    佩玖兰跟着站了起来,两指在额前划过,这模样终于逗笑了从进来开始,就没有什么表情的佩亦城。

    抬起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佩亦城宠溺道,“在这里乖乖的,别被人算计了。”

    “放心吧哥哥。”佩玖兰狡黠的笑笑,她不出手,只是懒得理会她们,一旦惹了她,从来都只有她算计别人的份。

    “夏夜,你刚才又跑到哪里去野了?”送走了佩亦城,春朝自然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该不是又跑到御医院去找冬暖了吧。”

    “没有啊,我只是去御药房给娘娘取些药材,然后顺便......”夏夜不用再往下说,春朝自是知道她猜对了。

    “顺便?两个地方还离得有一些距离吧。”自从知道闻芷琳就是冬暖之后,夏夜时不时就跑过去,加上今日已经是第三趟了。

    “总在一条道上的不是。”夏夜还在狡辩。

    “那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今日去的不是时候,冬暖刚巧被人叫走去给白莲花看脚伤,所以我就回来了。”

    提起这个,夏夜就很不满,冬暖每天只去一趟依兰殿,而且是定时去的,就是知道这个,她才错开了时间的,怎么就好好的被召走了。

    “看来今日的结果,让柔妃很不满意啊。”春朝笑笑,看向自己的主子。

    “她总想让本宫好看,可本宫总觉得她才好看,你说是吗?”

    “娘娘说的是,正是这个理。”

    啪......

    地上有一个瓷片雨花散落开来,白瑾柔一只脚穿着绣鞋,一只脚光着,就这么站在地上,

    “真是岂有此理,如此的证据,竟然也不能奈她分毫,本宫这脚伤的又有什么意思?”

    “娘娘,您消消气。”翠萍给下头的婢女使了下眼色,立即上来两个人,把地上的碎瓷片清理干净。

    “消什么气?”

    白瑾柔一手叉腰,一手扶着一旁的桌角,显然是气的不清,“如此费尽心机,她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本宫能不生气吗?”

    “娘娘,您忘了吗,佩将军的兵权可是交出去了。”翠萍试图说点什么好的事情,让眼前的主子不那么生气,不然受罪的还是她。

    “本宫当然知道,”白瑾柔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因为佩宏峰交出了兵权,皇上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

    不过这毕竟是前朝的事情,虽然父亲很高兴,但是白瑾柔却不是如此,她把皇后佩玖兰当做自己唯一的目标。

    想着能扳倒她,什么事情她都愿意做,这件事情得意的虽然是自己的父亲,可是佩玖兰却是一点儿事情也没有,让她怎么能甘心。

    “佩玖兰,为何你次次都这么好的运气!”

    白瑾柔越想越生气,抬手再次挥落了桌子上的一个青花瓷器摆件,因为比刚才她摔的瓷器都要大,所以碎片散落的更是满屋子都是。

    闻芷琳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面。

    “见过柔妃。”

    对于她的冷淡,白瑾柔似早有体会,眼见屋内这样的一番场景,她面色竟是一点也没有改变,连看也不曾看上一眼。

    “让你见笑了,”

    白瑾柔的语气立即变得轻柔,这转变之快,让人皮面具下的冬暖不禁暗暗咂舌,对于这个女人更是不屑。

    “本宫的脚腕忽然有些疼痛,忍不住发了一些脾气,吓着你了吧。”

    “娘娘既是主子,发个脾气也没是应当,请您坐好,不然无法看脚。”

    闻芷琳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把肩上挎着的药箱取下来搁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就侧过身子等白瑾柔坐下。

    刚才收拾瓷器的小婢女再次上来,手忙脚乱的打扫干净地上的碎瓷片,匆匆退了下去。

    而白瑾柔也已经被翠萍扶着躺在了美人榻上,露出那只扭伤了的脚。

    经过这几日的涂抹按压,原本已经红肿的地方已经渐渐消散,除了一些淤青,基本上也差不多了,只不过稍加按压,还是会感到一点疼痛。

    “娘娘的脚伤已经好的差不多,”闻芷琳依旧把她的脚隔着丝帕放在自己的腿上,“不用再按压,涂抹两日就可以了。”

    “是吗?不用按压了?”

    白瑾柔明显的松了口气,只是因为一个小医女的话,就可让一个宠妃这般,也是没谁了。

    不过也不怪她这样,这几日这个医女的手简直快把她的脚给折磨死了,虽然每次她的脚伤都会好上一些。

    但是在她按压期间,疼的让白瑾柔有好几次都恨不得剁了这只脚,宁愿让它自然的哪怕拖上几个月再好也无所谓。

    “听娘娘这语气,似乎有些遗憾,”闻芷琳细细的涂抹上药油,淡然道,“如果娘娘不嫌弃,再按上两日也是无妨的。”

    “不必了,”本来躺着的人听闻医女这样的话,立即倾过了身子,

    “闻医女,御医院事务繁忙,不可在本宫这里耽搁太多的时间,既然本宫的脚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就不用麻烦你了。

    今日是下头的人不懂事,因为本宫的脚腕忽然有些疼痛,才提前请你过来,这两日你也不必过来了,把药油留下,本宫让下人涂抹就可以。”

    “娘娘不必客气,做这些事乃是医女的本分。”

    “闻医女医术不错,连皇后娘娘怕是也会夸赞不已吧。”

    见闻芷琳好似真的准备再给自己按压一回,白瑾柔干脆搬出皇后,上次她给自己按压过后便去了皇后宫中,很多人都知道,她也不用装作不知。

    “没有,只是上次给柔妃娘娘按压过之后,皇后娘娘派人请我过去,询问柔妃娘娘的伤势情况,皇后娘娘对您很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永生不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