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者重生都市〕〔神瞳毒师〕〔毒宠狂妃:暴君撩〕〔暖婚似火:顾少,〕〔荣耀王者之无敌召〕〔倾城娇女:将军,〕〔豪门千金不好惹〕〔吞灭万古〕〔1号新妻:老公,宠〕〔3岁小萌宝:神医娘〕〔猎户出山〕〔我在回家的路上等〕〔龙武九天〕〔傲天圣帝〕〔都市之不败主神〕〔绝代武神〕〔花都捉鬼系统〕〔神级都市练气士〕〔妖孽神医在都市〕〔天价婚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一十三章 简言而行
    “本宫受教于皇后娘娘,不甚欣喜。”白瑾柔说的很自然,让人看不出真假,好像她在这后宫真的很感谢佩玖兰对她的教诲。

    “好了,”

    闻芷琳把药油涂抹完毕之后,又拿着白布给白瑾柔简单的缠好,便站了起来,走到自己的药箱前,

    “虽说这两日便可以痊愈,不过还是要提醒柔妃娘娘,切莫动气,小心再次扭伤,这伤上加伤,可就不太容易好了。”

    “多谢闻姑娘。”

    “给。”

    闻芷琳收拾好药箱,从里面拿出一瓶和刚才用的药油一样的瓷瓶,递给了一旁服侍白瑾柔的翠萍,

    “早晚涂抹,用完如果还不见好,去御药房再拿一些。”

    翠萍接过瓷瓶,有些疑惑道,“姑娘,如果还不见好,不是应该请你过来再给娘娘看看吗?”

    “如果没意外,自然会好,如果还不见好,那柔妃娘娘需要请的就是御医了。”

    “翠萍,切莫多言,送闻医女出去吧。”

    “是。”

    “娘娘,不是奴婢说,这个姓闻的医女也太过嚣张了。”翠萍送完闻芷琳,转身回殿,对着白瑾柔就发起了牢骚。

    “她的性子大约就是这样。”

    白瑾柔倒是不介意闻芷琳对她的态度,“当日皇上在这里,她不也是这般,但凡学医的,总有几个怪人,何况还是个女人。”

    “那她是皇后娘娘的人吗?”

    “是不是都无关要紧,本宫这脚本就是真伤,不怕她问,而且这次的案件既然已经有了结果,”

    说到这里,白瑾柔的视线不由得阴暗下来,“这脚伤也刚好不必再按压,不需要医女。”

    “那娘娘,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养伤,”白瑾柔从翠萍手中拿过那个装药油的瓷瓶,看得仔细,“时间还长着,且走着瞧。”

    惊动一时的御花园赏花宴一案,到这里算是彻底落下了序幕。

    凶手红花已经被斩,王安也把女儿王芊月的尸体接回去,停了三天灵,供同僚官员或者亲朋好友悼念一番之后,便下了葬。

    虽然表面上他是认同了禁军统领柳书杰以及刑部所判的案子,但是私下里究竟是怎么样的,谁也说不清楚。

    “娘娘,王答应又来请安了,还是不见她吗?”夏夜端着点心进屋,看着懒散的躺在软塌之上逗猫的人说道。

    “夏夜是觉得她可怜了?”

    春朝坐在一旁,跟前放着两个小巧的翡翠罐子和一个透明的玉碟,碟子中散着一些茶叶,她正在细细挑选。

    “也不是,”

    夏夜在她一旁坐下,伸手帮她挑拣,这些茶叶都是上供的精品,可春朝还是觉得大小不一,影响娘娘饮用的口感,

    “她又不是我讨厌的那种人,而她又总来,弄得我赶也不是,不赶也不是。”

    “你凭什么赶人家走啊,”佩玖兰懒洋洋道,“人家好歹是皇上的女人,你是谁?”

    “奴婢是皇后娘娘的女人,差不了多少嘛。”

    “噗......”

    春朝赶紧往后仰了仰身子,怕自己一笑,不小心把眼前盘子里好不容易挑选出的茶叶给吹跑。

    “我说夏夜,你说这话是什么玩意,有没有过脑子,什么叫娘娘的女人?”

    “有什么不对吗,我是伺候娘娘的婢女,简称女人啊,娘娘不是不喜欢我说废话,让简言而行吗?”

    “娘娘,您听听夏夜的话,倒是赖上您了。”春朝把碟子中挑衙的茶叶倒入左边的罐子中,然后盖上盖子,准备收工。

    “你不挑了啊?”

    “有你在,我觉得专心不了。”春朝很不给面子的留给夏夜一个背影。

    “娘娘,她这算不算人身攻击?”

    佩玖兰打趣般的看着夏夜,“本宫的女人,你这文学水平逐渐见长啊。”

    “娘娘,您别这么叫,”夏夜脸红起来,“听着奴婢着实别扭的很。”

    “这不是你自己说的?”

    “奴婢顺嘴溜出口的,不是您和春朝认为的那个意思。”

    “你怎么知道我和娘娘认为的是什么意思?”

    春朝这一来一往的动作可真是不慢,眼下手中已经端着一个竹篾编制的精巧的小竹筐,里面放着各色的丝线,还有一方纯白色的锦帕。

    “你这是要刺绣?”

    “难不成是练飞针?”

    春朝玩笑似的拿着绣花针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忽然抬头看向佩玖兰,“娘娘,奴婢觉得似乎可以。”

    “那恭喜你又开辟了新的技能。”

    “你该不会真的打算练飞针吧?”夏夜连连后退几步,并不想春朝手中的针失了控朝自己飞来。

    “这要是说起刺绣,王答应的手工确实不错。”

    佩玖兰悠然的吃着离蜀上供而来的马奶提,一点儿都没有身为一个皇后应该有的威严。

    “奴婢才不管她手工错不错,上次送上一方手帕就弄了个女尸出来,谁还愿意让她绣。”

    “你这可是冤枉人家了,这女尸又不是她杀的,只不过这刺绣是一个契机而已。”

    对于这一点,佩玖兰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这个嫉恶如仇的婢女,让她不能随意冤枉人才是。

    “反正这刺绣就是她送的,不管再好,奴婢都不喜欢。”

    “你刚才不是还觉得人家可怜呢?”春朝已经开始在丝帕上穿针引线,“她送娘娘的那件凤袍,我看着不错。”

    “本宫也挺喜欢,”

    佩玖兰赞同道,“符合本宫的气质,又不艳丽,不过,要说这刺绣最好的地方,那就要属离蜀了,宫中一半的刺绣,都是他们贡给的。”

    “离蜀?”

    夏夜朝着佩玖兰跟前的果盘瞅了一眼,“他们不是产这个提子的国家吗?”

    “你这丫头,谁说人家产了水果,就不能产刺绣了?”对于夏夜的这种奇怪的理论,佩玖兰只能笑笑。

    “我还以为是我们上玄的刺绣更高明呢。”在夏夜眼中,大概什么都是上玄的好。

    “上玄有上玄的优点,其他小国也自有人家的特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空间种田:冷酷王〕〔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修行在万界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