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薄先生,请宠我!〕〔剑神归来〕〔爵少的契约未婚妻〕〔契约暖婚:高冷总〕〔神级强者在都市〕〔绝对虚构〕〔圈套男女〕〔官道红颜〕〔糖婚蜜宠:小小娇〕〔回到领证前夜〕〔北朝纪事〕〔[群穿宋朝]苍穹之〕〔绣华〕〔重生之军长甜媳〕〔书剑盛唐〕〔凰娇〕〔神医凰后:帝尊,〕〔史上最牛主神〕〔密爱100天:娇妻你〕〔回到宋朝被夫撩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玄凰定江山 第一百一十四章 臣妾在刺绣
    “皇上驾到......”

    主仆几人正说的热闹,忽然外头传来一声小太监的唱报,夏夜立即过去把佩玖兰从软塌之上扶起。

    春朝也赶紧从椅子上站起身,想把刺绣给收起来,谁知佩玖兰却对她使了下眼色,然后春朝便把放着刺绣东西的小竹筐递给了她。

    凌舜华明黄色的身影走了进来,直接在上首坐下,佩玖兰把竹筐随手放在一旁,对着凌舜华欠了欠身子,“臣妾见过皇上。”

    “奴婢参见皇上。”身后的春朝与夏夜立刻向凌舜华行礼。

    “朕是不是打扰了皇后?”

    凌舜华的视线在佩玖兰随手放到一旁的竹筐之中扫过,这女人,几日不见,莫不是转了性子,要绣花?

    自从御花园赏花案以来,凌舜华都不曾来过佩玖兰的重华宫,一是事忙,二来事件没有解决,他竟然不知道来的话,该与这个女人说些什么。

    而这个女人,他并不曾禁她足,但是在这期间,她却从未离开过重华宫一步,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明明在宫中见了萧文,也见了佩亦城,却唯独没有出门去他那里看上一看,难道她当时对于怎么处理这件案子一点都不关心?

    每日凌舜华只能从手下的那些人口中,听到一些她的消息,什么今日拔鸡毛,明日做点心,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直到案件被结,收了佩亦城的兵权,想着佩玖兰总会过来找他理论,没有,她依旧懒懒散散的待在重华宫。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皇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臣妾怎敢轻言打扰。”

    佩玖兰说的理直气壮,明明语气中带着一些不满之意,偏这话里头却让人挑不出毛病。

    凌舜华端起春朝递过来的茶水,看着站在他眼前的人,淡然道,“皇后在做什么?”

    “刺绣。”

    “刺绣?”

    凌舜华的目光落在佩玖兰的那一双纤纤玉手上,这双手是一双会绣花的手吗?他并不这么认为。

    两人认识这么多年,她似乎从来不曾碰过这些女红,犹记得她还未入宫之时,凌舜华去将军府找佩亦城。

    刚巧看到佩玖兰坐在凉亭之中,背后是盛开的鲜花,很漂亮,本来美人坐立于亭台,该是一副美好的画卷,如果她手上不是拿着那把剪刀的话......

    “夏夜,快点,穿上这条裙子让本小姐看看。”

    佩玖兰一手握着剪刀,另一只手拎着一件被剪成破破烂烂的彩色碎布条,照她当时的说法,破布是条裙子。

    “奴婢才不要穿,小姐剪的这是什么东西?”夏夜躲得远远的,就差跳出凉亭逃跑了。

    “裙子啊,你怎么这么不识货?”

    佩玖兰把剪刀放下,两只手一起撑开了她称为‘裙子’的破布条,语带诱惑,“快,穿上给本小姐看看,夏夜这么漂亮,穿上这件本小姐的得意之作,一定会更加耀眼。”

    “穿上像只花公鸡还差不多,”夏夜躲在柱子后头,咽了口唾液,“小姐,老爷让您绣花,您竟然把它全剪了,奴婢去告您。”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敢。”

    “您要是再让奴婢穿这公鸡衣裳,看奴婢去不去?”

    “小样,敢要挟本小姐,看本小姐怎么收拾你。”佩玖兰把破布条拿在手中转了几下,直接朝夏夜飞了过去,落在了她的脑袋上。

    “哈哈哈,这下不用穿花衣裳了,改戴彩花了。”

    “小姐!”夏夜拽下头上的‘彩花’,跺了跺脚,十分无奈。

    “云轩哥哥,你来了。”

    佩玖兰好像才看到凌舜华,立即朝他飞奔过来,而刚才的大咧咧的性格,瞬间转为小女儿的娇羞。

    “云轩哥哥......”

    “皇上?”

    两人的声音渐渐在凌舜华耳边重合,佩玖兰不再是记忆中的那个她,也不会再叫他云轩哥哥。

    从思绪中回过神,凌舜华便看到佩玖兰正用奇怪的表情看着他,“皇上思绪不宁,不如先行回去休息。”

    “朕无事,”凌舜华抬眸看着佩玖兰,“皇后刚刚说你在做什么,刺绣?”

    “是。”

    “朕记得你是连巫蛊娃娃都绣不好的人。”

    “就是因为绣不好,所以打算学习一下。”

    巫蛊娃娃一直以来,都被称作邪佞的东西,之前夏贵人也曾用此物陷害过佩玖兰,此时两人谈论起,竟像是天气一般,丝毫不加忌讳。

    “跟谁学习,王答应?”

    凌舜华来的时候,刚巧看到王芊羽从重华宫的方向走出,只是两人不是一条路,而且离得又远,她并不曾看见自己。

    “皇上又说笑了,”

    佩玖兰在他一旁坐下,她可不想就这么委屈自己,站上半天与他说话,“这会刺绣的人,又何止王答应一人。”

    “皇后说的有道理,这论刺绣,除了我上玄,再有的就是离蜀了,他们的刺绣也当是一绝。”

    离蜀是上玄的附属小国,每年都会上贡大量的马奶提水果与精益的刺绣,这是他们国家的特产。

    “皇上所言甚是,每每看到离蜀进贡的刺绣,臣妾都想要学习一下。”

    凌舜华嘴角忽然勾起了一个弧度,“皇后也不必如此烦扰。”

    “皇上此话何意?”

    “再过三日,离蜀国的王子便会作为来使,带着他们国的公主来访我朝,到时候皇后可以随意找她们之中有此手艺的人学习。”

    “是吗,那真是再好也不过了。”

    佩玖兰面带笑容,只是看起来有些僵硬,她只是随意说说,谁知道那个离蜀的王子真要过来,真是点背。

    “到时候皇后学好了此手艺,是不是应该给朕绣上个什么东西才是?”

    凌舜华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忽然就张口朝着她讨要了,明明她是那种连拿针穿线都困难的人。

    “宫中绣娘如此之多,皇上想要什么都可以,臣妾的手艺实在粗鄙不堪,入不了皇上的眼。”

    “朕要的是心意,并且......”

    凌舜华作势上下打量了她几下,“皇后如此聪慧,想必定能学有所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复仇的单细胞〕〔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一品道门〕〔大千劫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重生八零:媳妇有〕〔大自在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