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枕边蜜宠:总裁霸〕〔盛世医妃风云录〕〔重生最强女帝〕〔崇祯聊天群〕〔次元门扉〕〔重生之财富美利坚〕〔甜宠专属:小太太〕〔诗意的情感〕〔跳蚤有妖气〕〔平湖二流〕〔六扇门之剑指江湖〕〔腹黑王爷:爱妃别〕〔诱妻入怀之编剧小〕〔酒鬼醉天〕〔画春娇〕〔我的随身升级打怪〕〔地球觉醒〕〔召唤群雄争霸天下〕〔二货小王爷〕〔冠盖如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青春不在线 第26章 任性
    我看过一部香港电影,对里面的一句台词印象深刻,那句台词是这样说的:这世界上有两种东西金钱买不到,一种叫做正义,一种叫做老子不愿意。

    我觉得我就处在这两种东西双重过剩的年龄阶段。

    有时候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我不要做什么。

    我不要和辅导员讨论是不是要保研考研,该去找什么工作,毕业之后又应该去哪里上班——这些话题都不那么因吹斯汀。

    未来对于我来说,充满了未知和可能性,但是不应该让我畏惧。

    这其实是一种奇妙的旁观者的心态,我就好象一个观众一样看着人世百态,却不觉得自己也是台上的演员。

    譬如刘笑吟和崔浩然的爱情;譬如王坤在他上司的魔掌里挣扎;譬如陆露西如此认真地对待生活;又譬如高老师对我和我姐姐莫名其妙的敌意。

    我以旁观者地心态只觉得演员表演得用力,剧情可笑,但是有些想不到如果自己面对同样的问题应该如何做,或者说,如何演——且慢,高欣为什么会对我和我姐姐有敌意呢?

    我又看了看高欣老师的表情,她对我的态度说不上严苛,如果微微一笑然后稍微辩解一下,在刘笑吟和陆露西在场的情况下,我也不能咬死认定说她就对我姐姐顺带延伸了对我有敌意。作为一个老师,起码表面上过得去的,毕竟是关心学生的前途。

    眼见我在发呆,高老师忍不住问道,“怎么?你也想要考商学院的研究生吗?”

    不要乱说,看看你问的这个问题,你刚说完,刘笑吟和陆露西看我的表情都变了。

    “不,我家没有公司需要管理。”我用了一个委婉地方式说道。

    “你这样说话,很让人生气知不知道?”高老师毕竟太年轻,终于还是忍不住直抒胸臆的说道。

    我没有直接回应她,而是看向了陆露西和刘笑吟,“听到没有?这也是有趣的同义词。”

    虽然知道情形不对,但是两个女孩子还是忍不住笑起来,然后再捂上自己的嘴巴。

    高老师大概觉得这算是对她的挑衅,忍不住看了看天花板,明显是压下一口气才继续执着地问道,“那你想找工作?”

    我感觉不能再继续答非所问了,于是急忙点了点头,端正了身子严肃地回答道,“是的,我想找工作。”

    “如果你继续提图书管理员的话,”高老师歪了歪头,“就不要讲了,这个笑话已经不可笑了。还是说你真的准备去考哲学或者历史的研究生?”

    看看,你是对我有多生气,在我说出我要找工作之后还故意提我之前的话。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在陆露西和刘笑吟的目光注视下,呲牙回答道,“其实我很愿意做一下研究性的工作,但是现实中的研究工作也许和我想象中的研究工作有区别。”

    是的,相当有区别。

    今年的近代物理实验课就极大地加深了我的这个印象。同样是近代物理实验课程,有的人只能因循苟且做丢小球碰钉子的概率论试验——反正若干年师兄师姐们做下来的数据在那里,大可以做大数据分析,老师都懒得问你在实验过程中发现了什么;有的人就能够改装牛顿环实验设备做出量子隧穿效应来,在老师提问环节把老师憋得哑口无言,问不出来问题。

    两个极端的人是同系的同学。

    我个人觉得我在学术方面还是缺少一点天赋,转到社会科学方面去灌水,说不定能够大放异彩,特别是去经济系,他们的数学水平较低,喜欢构建模型而且不讲逻辑,那还不灌个水漫金山?当然,马政经的原理是个障碍,但是对于现在的主流经济学,谁还在用马政经原理?

    哲学也是一个好方向,因为现代的哲学家一般都不懂数学也不懂物理——懂数学和物理的都不是纯粹的哲学家——譬如马克思,又譬如罗素和维特根斯坦,最惨的是大多数的哲学家都不懂生物学,懂生物的哲学家都被划分到心理学家的范畴去了。

    纯粹的逻辑和理论没有了具体的材料连黑格尔都比不上,一旦拥有了具体的材料,他们就容易被开除哲学家的队伍。所以马恩列斯毛都不能算是哲学家——起码不算是纯粹的哲学家。而马克思在说出“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时,就已经是一个革命家了。

    所以,哲学家的地位就非常尴尬。它被揭开了高贵的面纱之后,显露出来的就是软弱和无能: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

    所以哲学必然连接政治学,这也就是为什么作为哲学家的赵汀阳赵老师会写《每个人的政治学》,以及在《第一哲学的支点》里最终推导到了政治哲学的基础……好吧,打住,漫无边际地胡扯已经足够让三位女士不耐烦了,我们还是回到一开始的话题上来。

    是的,我要找工作,我觉得还有一年的时间,应该足够我找到一份工作——来克服我作为学生最大的缺点:夸夸其谈和书呆子气,与社会接触之后,大概能够为社会做出一点有益的、能够推动它进步的研究性的工作。

    “立志高远,理想远大,同时很有自知之明的,这都是看书看来的吗?”高老师眯了眯眼睛问道,我从她的语气里面听出来隐藏得很好的讽刺的意味。

    “不,这是看周星驰的电影学来的。我们随时以讽刺、自嘲和解构主义的眼光来观察自身,得出一切都没有意义的错误结论,但是本质上还要回归到主流的价值观上来——就好比努力、奋斗!”

    “既然知道前面的是错误结论,那还不改?从你错误的结论上来看,根本看不出来你响应了主流的价值观。”

    “不改还能够存活,至多不过是一个愤世嫉俗的犬儒主义者;改了的话,按照我的脾气,就不可避免地要沦为反贼了。”

    “哈?”

    “这是阶级立场决定的,毕竟我算是小资产阶级。”我回答道,心里面对自己说:特别是在我爸爸准备给我买一套房子之后,说不定会沦为庸俗的小市民阶级。

    高欣老师于是把自己的笔记本默默地收了起来,“我觉得你们系不愧是我们学校最好的系。”

    “您过奖了,不过您应该说我们系才对。”

    “好吧,我们系。”高老师强颜欢笑了一下,重新看向了刘笑吟和陆露西,“不早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吧!”

    “今天太麻烦师姐你了,我们要请您吃饭的!”陆露西急忙说道。

    刘笑吟跟着帮腔,“是啊,就在学校门口的小饭店,我觉得挺不错的。”

    “你是说那家北疆饭店,还是说那家川菜馆?”我在一旁插话道,“那家北疆饭店的大盘鸡不错,老崔和我们每次去了都点,还要两份面皮。”

    “不了,我就不耽搁你们的时间了。”高欣老师开始收自己的小包,“等会儿我坐校车回城里,晚上就没有校车坐了。”

    “哦……校车。”我福至心灵地问道,“高老师,我也可以搭校车吗?我也要去老校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从姑获鸟开始〕〔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鬼王传人〕〔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第一强者〕〔顾轻舟司行霈〕〔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医毒绝世:帝尊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