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乱世之道士〕〔绝品神医混花都〕〔最强魔帝归来〕〔我的粗大金手指〕〔千颜〕〔三国之皇帝发家史〕〔回到上古当大王〕〔奇幻塔世界〕〔寻仙少年〕〔罗德的野望〕〔我有一枚建城令〕〔血魔无相〕〔千亿蜜宠:宋少,〕〔3岁小萌宝:神医娘〕〔火影之鼬神再现〕〔绯色迷情:血色蔷〕〔路边捡到一只猫〕〔超凡卡神〕〔乾坤陨帝〕〔隐婚蜜爱:总裁欺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青春不在线 第35章 突如其来
    眼见五月已经过完,正步入更加炎热的六月,我们的期末考试安排也已经挂出来了。所有考试预计能够在七月上旬全部结束,这样就完美地避开了本地最炎热的七月中下旬和八月。但是我惊愕地发现,这个七月和八月我不得不留在本地度过,老家估计是回不去了,我爹届时没有时间带我回去避暑。

    正相反,他已经向我宣布说如果我假期不复习考研的话,大可以到他的公司去实习工作。

    我处于矛盾之中,鉴于我姐姐正在他的公司实习和我不想考研保研,我既想去又不想去他的公司实习。

    漫长的假期非常无聊,如果没有老白和葡萄,以及杨娴和我姐姐的话,光靠王坤肯定撑不下去。

    崔浩然要北上首都,他已经报名新东方暑期班,要进行十月考试之前的最后一次集体冲刺。所以他同时也在焦虑到底什么时候和刘笑吟把一切事情说开,我们都知道,你和一个女人把一切事情说开,不再隐藏任何谎言——那就意味着分手。

    金鑫书记同样热爱学习,不过他是在去法国已定的情况下,努力提升自己的法语水平,顺带着和自己的女朋友过一个愉快的暑假。

    相比较而言,我还像是一个面对暑假无所事事的高中生。

    高欣老师偶尔也请我去她办公室坐坐,像想要了解邻居一样闲聊。

    在这点上,她倒象是一个真正的热心的邻居。

    “装修完了之后,就没怎么看见你姐姐过来了,难道为了房子通风,她还住在酒店里吗?”她这样拐弯抹角地问,还乐于助人地提议,“如果是担心装修后甲醛、苯什么的超标的话,我爸爸在环保系统工作,可以找人帮你们检测一下。”

    “呃,不用,实际上那房子就是重新粉刷了一下,换了几件家具,之所以暂时没有人住,是因为我爸爸和我姐姐现在住在距离他们上班比较近的地方。”

    “啊?租的房子吗?”

    “不是,也是买的。”

    “一下子买了两套房子?你们家挺有钱的啊!另外一套房子买在哪里?”

    高欣老师对我们家另外一套房子超乎寻常地热心。我当然不可能告诉她说我姐姐的房子买在哪里,这并不是说我不记得位置,而是我暂时不记得书面地地址。除此之外,我还有起码的警惕,按照我和高老师的关系,应该也没有到她愿意主动登门拜访的地步,所以把地址泄漏出去,根本没有必要。

    所以我说,“好像在火车站那附近,我还没有去过那地方。”

    于是高老师脸都憋红了。

    “你姐姐……”

    正说话间,我的电话响了,我看了看居然是姐姐打过来的,心怀疑惑地立马接通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我姐姐哭嚎略带凄惨的声音,“弟弟,你在哪?快到医院里来,爸爸出车祸了。”

    我坐在椅子上,当即便感到一阵眩晕,定了定神才问道,“哪家医院?爸爸怎么样了?”

    “市第一人民医院,情况不知道,正在抢救,我也刚刚到。”电话那边我姐姐的声音明显压抑着伤心和悲愤,“可能……情况不太好。”

    挂上了电话,我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还太年轻,对于悲痛的体会还留存于表面,当然,现在也不能说就深入骨髓了。亲人的去世往往是一面镜子,对镜自照能够体会到的是自身的悲凉,亦或者是自己没心没肺。

    高欣老师自然听到了我和我姐姐的对话,看到了我的反应,明白出事情了。眼见我坐在位子上低着头,捂着眼睛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急忙给我倒了一杯水,喂着让我喝下去了之后才问道。

    “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喝了水,好半晌才从实在的心悸中恢复过来,“我爸爸出车祸了,现在在市第一人民医院,不好意思,我先走了,去医院,回头可能还要请假。”

    “我送你,我开车了的。”高老师当即说到。

    我没法拒绝高老师的好意,我感觉自己好像喝醉了一样,走路地时候脚步都有些发飘,和高老师一起下楼的时候,脚一软差点跌下去,幸好被她拉了一把。走下了楼之后,高老师几乎是扶着我走到了她停车的位置。

    “你行不行?要不要紧?”把我塞在她的本田雅阁副驾驶的位置上,看我一副虚脱的表情,高老师问我,“要不要给你买点饮料?”

    “不用,我喘一会儿就好了。”我自己系上安全带说到。我现在的感觉就好像刚刚进大学的时候,体育课上试跑两千四,跑下来累成了狗,以为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结果上完了数学课之后发现自己站都快站不起来,一走路膝盖一软就要跪下去——乳酸堆积太多,肌肉已经失控了。

    心理上的悲痛最后变成生理上的反应,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安慰,证明我没有我想象中那样没心没肺,因此便不用假装悲恫了。

    高老师还是不放心,到路边的小卖部替我买了一瓶冰镇可乐,有冰有糖还有咖啡因,逼着我喝了几口之后,就已经感觉好多了。

    “是市第一人民医院吗?”她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道。

    “是的。”我点了点头,简洁地回答道。

    “不要太担心,第一人民医院地水平很高的。”高老师在一旁说着没有营养的安慰的话。

    旁人越是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体贴的态度,就越是让我难受,这种客气越发地提醒她是一个陌生人,我此时是一个孤独者。

    我缩在座位上,动也懒得动,高老师假装认真地开着车,时不时瞥我一两眼,一副生怕我想不开的样子。

    车子一路顺利,只用了四十多分钟便开到了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医院向来是停车最难的地方,我下车,感谢了高老师送我过来这件事情,准备转身去找急救室。

    高老师在我身后叫我的名字,说,“我停好车就去找你。”

    我回过头去对着她点了点头,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我问了护士,找到了外科急诊室,一眼看过去,就看到我姐姐正坐在手术室的门口,泪眼婆娑,看见我来了,便站起来冲过来一下子用力抱着我,泣不成声。

    有一个中年男人一开始坐在她身边,似乎一直在说话安慰她,此时也跟着站起来,走了过来,低声和我说到,“罗克是吧?你爸爸……节哀顺变!”

    他说完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谁啊?”我压抑着悲伤和气愤问道。

    我姐姐已经松开了我,抹着眼泪说道,“这是王叔叔。”

    这人努力拿出一副悲伤的表情对我说道,“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商业上的合伙人。老罗出这种事情,真是……”他一边说一边做作地擦眼睛。

    “姐夫,你怎么在这?”停好了车的高欣老师,紧随我地跟到了外科手术室外面,正一脸惊讶地看着这位“王叔叔”。

    我看见这位王叔叔在看到高欣的时候明显有几分慌乱,随即便从衣兜里面掏出烟了,哽咽着借着把烟叼在嘴上掩饰自己的心情,但是又在旁边护士警告这里不能吸烟的话语声中,把烟拿了下来,一脸悲伤。

    “我在本来单位,听说老罗出车祸了,就马上赶过来了。”他长出了一口气,“我距离这边近。”

    这时候,医生走出来问道,“谁是刚才病人的家属?”

    我姐姐一下子扑了上去,“医生,我爸爸怎么样?”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病人送过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请节哀顺变。”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