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恶魔心尖宠:丫头〕〔行舟万界〕〔快穿撩心:男神总〕〔旷世公子〕〔明匠〕〔星际逆袭指南〕〔神级卡徒〕〔丞相保重〕〔暖婚厚爱,老公大〕〔重生东游记〕〔超越次元的事务所〕〔传奇之超级法师〕〔都市之恐怖大师〕〔仙三代的日常生活〕〔注视深渊〕〔漫威之无敌符咒〕〔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倾世盛宠:粗野将〕〔末日有战车〕〔哈利波特之银河帝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共享系统 第60章快出来送送人家啊
    “是是反面还是反面”

    “赢了何必,你赢了。是你赢了”

    小护士颜诗韵激动得都快要跳起来了,一直以来这件事,好像一块巨石压在她的(胸xiong)口,现在终于彻底地解决了,彻底地放下了。

    “我的老天爷呀十次抛硬币都是反面,天底下真有这种巧合”

    马母也是瞪大了眼睛,万分的不可思议。

    毕竟,眼前的这种(情qing)况,何煊是绝对不可能动什么手脚的,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何煊的运气太好了,而张国生的运气衰爆了。

    “哈哈哈张国生,这回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真是老天爷有眼,恶有恶报。你以为肯定能赢却没想到,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站在了我们这边。”

    马父狠狠地出了一口气,毕竟这些年为了躲无赖张国生的(骚sao)扰,他连镇里车间主任的位置都让了。

    这回,看到张国生在何煊的手里,经历了“大喜大悲”的过山车,心里面别提多爽了。

    “你这个泼皮烂赌棍,活该活该以后还敢来缠着我们家诗韵,就打死你”

    姥姥也是张嘴哈哈大笑,露出她那缺了一半的牙齿。

    “不不可能我怎么会输的抛十次硬币,怎么可能每次都是反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和所有输红了眼的赌棍一样,张国生也不相信自己输得这么惨,他坐在地上,不甘地瞪着何煊喊道,“肯定是你做了手脚的,对不对”

    “我做了手脚那你说说看,我做了什么手脚呢硬币是你自己带来的,每次抛硬币也都是你我站在一米多远的地方,你觉得,我能做什么手脚如果在心里面默喊反面,反面也算的话,那就是我做的手脚咯”

    摊了摊手,何煊问心无愧地说道,毕竟他这次是真的一点手脚都没有做,他唯一做的,就是和张国生拼运气。

    结果很显然,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张国生这倒霉家伙,被完全秒杀。

    “我我不管。反正,我我反悔了。我不想跟你赌的,钱钱还给我,还给我”

    一向泼皮的张国生,又开始耍赖,想要去抢何煊面前的钱。

    但是,何煊却是轻轻的伸手一抓,将两袋钱都给抓到了面前,然后左右晃了晃,这两袋钱就凭空消失不见了,被他收回里。

    “钱我的钱呢你快把我的钱还给我”

    张国生瞪大了眼睛,左看右看,连一张钱都看不到,就更是急得冒火了。

    “好了张国生,你和颜家的恩怨都已经了结。现在请你离开这里,以后也不许再来(骚sao)扰他们一家人。”

    摇了摇头,何煊很郑重地警告张国生道。

    但是,这种泼皮岂会那么容易打发,张国生没拿到钱,心中都是怨气,叫嚷道“走是不可能走的。你们没给我钱,我干嘛要走”

    “哪里没给了张国生,你又想耍赖反悔了是不是刚才我们这么多人都看到小何给你钱的。是你自己输掉的”马母立刻就急了。

    张国生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qing)说道“你们说给了就给了反正,我手上是没有看到钱。你们一家人是合伙起来撒谎的有证据么”

    就在张国生想继续无耻赖下去的时候,颜诗韵才猛地明白了,为什么何煊从一开始,就让她悄悄拿着手机在一旁拍下这一切了。

    她立刻拿出了手机,将刚才的录像视频点击播放,朝着张国生展示道“有我这里有证据,刚才我都录下来了。”

    “什么竟然录像了给我”

    张国生想冲到颜诗韵面前抢手机,但是何煊却早有准备,快步过去,一把就将张国生给抓起来猛地朝旁边一丢。

    “你不想挨打,就给我滚。现在哪怕你叫破天去也没用,视频里有我们给你钱的整个过程。所以,从现在开始,你没有任何借口来缠着诗韵”

    怒声一斥,何煊的(身shen)高和力量优势在那,张国生也已经丝毫不占理,连原来的一点歪理也失去了,只能不甘心地灰溜溜从门口离开。

    “走了他终于走了”

    呼

    颜诗韵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身shen)体都有些瘫软下来,赶紧坐在了椅子上。

    “太好了,小何,这次真的真的真的是多亏你了。没有你的话,我们一家人,怕是又要被这破皮无赖纠缠。”马母也是有点泪眼摩挲地感激道。

    “是呀小何,不说别的就你今天帮我们家解决了这个问题,你和诗韵的亲事,我这个老太婆无条件的同意。彩礼什么的,都不作要求,你想给多少都行。”

    姥姥也是笑容满面,同时也为刚才那些故意针对何煊的话,感到抱歉。

    “总算是把那瘟神赶走了,只是”

    倒是马父,还是有些担心地对何煊说道,“小何,只是他这次没得逞,不甘心的走了,说不定过一段时间,又会耍赖想其他的办法和借口再来”

    “大姐夫,我觉得,你们大可放心。他敢来就把这一段视频拿出来,看他能有什么道理说出来。而且,我觉得像他这样的无赖恶人,恐怕以后是没机会再来了吧”

    微微一笑,何煊想到之前张国生说立下的那个fg,现在依旧是在当中的他,估计

    吱吱

    就在这时,外面不远处的马路上,传来了一阵急刹车的声音,然后就是一阵熟悉的惨叫

    “这声音,是张国生的。他他被车撞了该”

    “果然是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一下,看他还怎么来祸害纠缠我们家”

    终于彻底解决了“张国生”的问题,马父马母还有姥姥,都好像过年一样,脸上喜气洋洋的。

    尤其是姥姥,对何煊这个准女婿,赞不绝口,简直是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

    可是,他们越是这样,颜诗韵反倒是越心慌和失落。

    是呀

    何必这么优秀,比自己想象当中的“完美男友”还要完美。

    然而,他却并不属于自己,他属于自己的时间只有还剩下一个多小时了

    不管怎么在心里面欺骗自己,颜诗韵都知道,何煊只不过是自己租来的“共享男友”而已。

    再过一个多小时,租约就到期了。

    一想到这一点,颜诗韵的心(情qing)又变得沉重起来,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而在客厅里这一家人被突如其来的“张国生”一阵搅和的时候,似乎大家都没有发现,这家里有一个人不见了。

    那便是马媛媛,在被何煊按摩了十分钟之后,舒服是很舒服啊

    可是,舒服过后,(身shen)体却有了一些非常奇怪的感觉。尤其是刚才那一下,何煊走进里屋来的时候,马媛媛整个人都控制不住自己,只想要冲过去狠狠地抱住何煊

    “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我我明明很讨厌很讨厌那个人的,不管他是何必还是何煊。可是,刚才我我竟然那么主动地冲过去要投怀送抱”

    卧室里,马媛媛仅存的一点理智,让她将卧室门反锁住,她觉得口干舌燥,浑(身shen)上下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着咬着

    “不能这样马媛媛,你要矜持一点。不能想男人,为什么我的脑子里有那么多男人的影子不能想一定不能想该死的,被他按摩一下而已,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马媛媛现在真的是后悔死了,尤其是想到按摩之前何煊一脸坏笑说的“后果自负”四个字,她就知道肯定是何煊捣的鬼了。

    “我要控制自己,马媛媛你可以的。”

    “平心静气下来,不去想男人不去想何必不去想”

    还好,马媛媛觉得,只要自己现在不看到任何男人,不去想任何男人,尤其是客厅里那个撩拨了自己的“何必”,(身shen)体都还能控制得住,难受是难受了一点,总比当众丢人强吧

    卧室门这边,马媛媛正在努力地说服自己,但是卧室门另一边,马母却是突然过来敲门喊道“媛媛你小姨夫都要走了,你一直躲在里面做什么快出来送送人家”

    特别感谢逗号书友的几万书币打赏必火妞会注意(身shen)体的,再也不吃辣了呜呜好辣好辣今天一整天都在肚子疼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妖娆炼丹师〕〔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逆天炼丹师:妖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真武狂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