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妖帝尊〕〔星王传奇〕〔火之日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魔煞燃血〕〔神兽召唤师〕〔伏魔师之长生诀〕〔玄天造化功〕〔玄幻之我是大反派〕〔师门至上〕〔万古纪元〕〔斗天记〕〔灵武明尊〕〔龙帝逆神诀〕〔异想成神〕〔不我轮回〕〔我的法师〕〔难道我是神〕〔最强红包皇帝〕〔你可能看了本假火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一章 夜未央,不能寐
    天,是一望无际的夜,望着望着,也有可能沉陷其中。

    尤其,是那漆黑的天,深邃压抑的恐怖,是夜。

    星辰,是夜空的灯火,点亮了黑幕,也是于黑夜中坚守希望之人的希望。

    ————————————————

    漆黑的夜,大风呼啸着,响彻着呜呜的如同野兽低吼般的声响。

    从整个雄伟之城,从这个强大的帝国境内的每一存领土,从那广阔无边生活着无数之人的陆地上,风旋转着升起,细微而发。

    摇曳着花草之木,荡漾着溪流碧水,尘土默默的回应,霎时吹遍了大陆。

    风太大,尘土太密,容易迷了人的眼睛。

    而在这一座被称为大陆奇迹,即便横亘古今上下,穷尽大陆文明依然迸发出闪亮而璀璨至极光芒的城中,那风尤其汹涌。

    “咯吱,咯吱。”

    朱红雕楼门窗作响,陆续的有人走出,或是将门窗关紧,躲避风沙和那夜晚子时响起的钟声。

    整个城的灯火,在这一刻,如同默契般,一一熄灭。

    转眼,这座雄伟之城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当中,只剩下了那四周的城墙上,零零星星的灯火。

    从远处看去,却更显得恐怖,如同一座巨兽蛰伏,于黑暗中散发着致命的危机。

    繁荣无比的第一城池,竟在这一时间内好似没有了生息一般,不论是街道,还是那平日间热闹非凡的闹市,都没有了任何的人影存在。

    “咚!咚!咚!”钟声连续不断的传来。

    闹市中,那唯一摇曳着微弱火光的灯盏,在那钟声里,渐渐暗淡熄灭。

    这下,彻底的安静了。

    可在这空无一人的时候,却有一人走出了房屋站在街道中。

    仿佛融入到了黑暗内,正望着同样漆黑却闪烁着点点微弱星光夜空的人,一动不动的。

    许久之后,他抬起了脚,缓缓的向前走了过去,大风呼啸着,一切的声响都在风声中湮灭。

    在黑暗寂寥的街道中,那沉重的漆黑线条勾勒出的身体轮廓。

    那道身影带着幽静,带着一种即便透过身体轮廓也依旧可以感受到的冰寒,

    那冰寒从此人身上散出时,那原本汹涌在他身边的狂风,霎时静止下来,随着他的走去,立刻,那一处处的风都好似消失了一般。

    而在那幽静冰寒之中,却流露出了一丝难以严明的悲恸,仿佛失去了存活的意义,悲天,悯人,自嘲……

    他踏在帝都的巷道中,身影轮廓逐渐被黑暗吞噬,慢慢的也如同那黑暗一样,无法分的清楚了。

    也许只有黑暗注视着他,注视到那略微回头一看时,露出的无奈笑容,竟带着惨然和难过。

    留给黑暗的,也是这个如同深渊一样难以捉摸的男人的背影……

    城内的某条街道上,一个巨大的身影身后托着虚无,疑惑的抬头看向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没去理会。

    笨重而缓慢的前行,身上的铃铛叮叮作响。

    城外,飞沙走石,似乎繁荣城池的周边,总是有着与其不相符的荒凉存在,这世界上第一帝国的帝都也是这般。

    即便这夜漆黑的看不清,可那漫天而来的干枯的风,携裹着一粒粒的沙,弥漫黑夜,更显的压抑。

    沙粒吹打在城墙上,像是以卵击石,城墙坚不可摧,任凭岁月侵蚀也终是铜墙铁壁般屹立无穷岁月,将这文明守护,亦如守护着城池中人人向往的繁荣……

    城池如陷入了沉睡,灯火暗淡,生机隐匿,只是那城墙上的四面大门,却大大的打开着,似乎于黑暗中陆续的有着一些人走出。

    夜越加深沉,似遮蔽了星空,那零星的几点散落着微弱之芒的星辰,也消失无踪。

    城池内,位于中央,也是如今整个大陆的心脏位置,一片金黄色的建筑连在一起,占地极广,竟有小半个城池之大……犹如城中之城!

    这个城中之城,富丽堂皇而不失优雅,即便于此黑夜中,也展露着沉稳和高贵,这是皇宫!

    而在皇宫之内,存在着一座古塔,竟高过了任何一座殿堂,它通体暗沉与周遭完全不符,更似孤独的守望者,守望着脚下这片土地。

    在古塔之上,尖尖的塔顶,竟站着一人,身材妙曼,黑暗包裹着她的躯体显露出诱人的姿态,衣袂飞舞在身侧。

    她的目光望向一方,穿过皇宫,投向城池之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漆黑的夜空中闪过一道亮光,如闪电一样,划破夜幕,一瞬间照亮了这座沉睡中的城池。

    那些繁华壮丽,也在光亮中展现,出现在夜空之下,让人不禁感叹其雄伟之态。

    可是,越是注视着,就越发的感到一种诡异,仿佛那城池正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变为了妖魔苏醒,逐渐的狰狞,无声中充满了可怖。

    光,一闪而逝,漆黑的夜空如被划开,露出了黑蓝色的星空……更有几颗星辰出现。

    星光之下,大地显得更加静谧起来。

    这伫立塔顶的女子,看到这异象,即刻踏着夜空而去,远离之前,她低头看了一眼古塔,充满了坚决之意。

    一朵牡丹花,凭空而生,硕大无朋长在夜幕上,竟将夜空上那露出星辰的如天堑一般的裂缝遮挡。

    女子的身影落下,踩在泥土上,立刻便有一种玄妙的感觉在四周升起,将她与四周隔离了开来,而地面上散出黑白之芒,从远处看去,竟是一个八卦之象。

    “尊敬的女帝,今日就让我来揭开大陆的命运,让新的时代降临,相信……你也等待了许久。”

    黑暗中一个人走出,向着女子微微欠身,他面目孤高清冷,眉心画着一朵牡丹。

    在这人身后,站着一人,显得有些紧张局促,紧紧的跟着他。

    “不管你有什么计划,所求是什么,但凡露出丝毫恶意,都休怪我无情。”

    另一人出现,明亮的双眸死死盯着之前说话的人,斩钉截铁的道。

    “任何人都有野心,你不也是么?只是要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样的野心该有,什么样的不该有……方士,你说呢?”

    女子看向二人,不用刻意为之,从她的身上自然的散出一股气息,让得人望而生畏,不敢去反抗忤逆欺骗丝毫。

    “卦象说,生不顺遂,死亦无终。”方士恭敬道,脸上却毫无表情。

    “那就开始吧。”

    方士再次躬身,他身后那名有些怯懦的青年走出,看了一眼淡漠的方士,也不再紧张,上前两步后站立在那里,双目逐渐变空,化为了一黑一白两道光芒。

    方士脚下的八卦方阵转动起来,一张虚构的棋盘浮在八卦阵上。

    青年一黑一白的双目中光芒闪烁,一颗颗的棋子随之在棋盘的纵横线上落下,黑白双龙大势而成,在棋盘上争夺寸土,虽无刀光剑影硝烟弥漫,却更让人胆战心惊。

    夜空上那朵遮盖裂缝的牡丹,也在飞速的变小,刹那间已经缩小到了肉眼不可见的程度,而后,竟化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向着裂缝中飞去。

    红芒逐渐消失,而在那裂缝中,一颗并不出奇的星辰,却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大,仿佛从天外压向天穹一般!

    这颗星的光越来越亮,一瞬间,使得周围的星都黯灭了下去,更是透过裂缝垂下,照的周围天幕仿若白天。

    方士看着那颗星,目中光芒一闪,脚下一踩,从阴阳中冲出两道光柱,直上苍穹,与那颗星的光连接在了一起。

    “长庚,启明,都是太白,唯独这一刻的太白,才是太白。”

    方士喃喃轻语,并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他呢喃间,两道黑白光柱合二为一,牵引着星光向着他们所在之地照来,落下时,正是落在了棋盘上的中点!

    一瞬间,棋盘上的黑白二子如同活过来一般,化为二气纠缠在一起,一股玄奥的气机产生。

    那气向上升起,摊开时似一幅画卷,里面的一切都慢慢的显露出来。

    女子双手轻微的握起,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了……挣脱引导和束缚!

    与此同时,这寂静昏沉的天地,突然的响起了豪放嘹亮的声音,带着狂妄和偏执,更有不羁傲骨,从远处传来,落入此地化为了隆隆的天雷滚滚!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哈哈,哈哈,难道我还在梦游么,整个帝都没了生气,你们几人为何在这里?”

    四人惊异间抬头看去,那声音震得耳朵生疼,如此声音,这般言辞当是荡人心魄。

    “又是你?”

    女人有些疑惑的声音传出,那画卷已经完全摊开,表面的雾气也逐渐散去,露出了那占卜的一角!

    “是我,当然是我。”

    那人回她,一道身影从帝都方向飞来,声音正是他传出。

    “他来了。陛下,我去拦住他。”

    有着一双明亮双目的男子说道,已经走出了八卦阵,看向那边。

    随着那人的临近,这天地间突然的弥漫出了无数的水汽,那水汽中弥漫着醉人的香气,竟是酒香!

    酒气霎时向着八卦阵笼罩而去,遮盖向那画卷。

    夜幕下的天空中,那太白星的亮光照耀着,竟有着一道道的剑气凝成,悬在他们的头顶。

    那唱着豪放歌声的男人,踏虚出现,看到八卦阵上的画卷时,双目一亮,向其蓦然一指。

    那头顶上的剑气顿时落下,将画卷切割斩断。

    而画卷中浮现的朦胧画面也随之消失,棋盘上厮杀的黑白二子一颗颗的虚幻,青年目中黯淡恢复原样,棋盘也就此消失。

    方士倒退三步,脚下的八卦阵也不再转动,嘴角溢出鲜血,看着那道身影,毫无表情的面容却勾勒出了一丝微笑。

    “你还没有走?”

    女子气息有些不稳,看着那道身影,复杂至极。

    “哈哈,哈哈,举杯邀明月,明月不怜我,你们有兴趣和我喝一杯么?”

    这人踏着剑气,背着把剑,长衣长发,提着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后逍遥的离去。

    “陛下,不论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他抓来。”

    那人走进被破开的八卦阵中,明亮的双眸似有灼热的光射出,向着女王铿锵有力的保证。对于他的狂妄和自傲,即便是他,也已经难以忍受。

    “不必,他还会再回来的,我期待着他再次正式的到来。”

    被称为陛下的女子迅速的恢复了气息,威严的道。

    “牡丹方士,不知是否还有机会一窥天机?”

    她继续问那方士。

    方士摇了摇头,脸色有些苍白,

    “此生难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君临星空〕〔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