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暴击:我的恋〕〔御用兵王〕〔野性小叔,别乱来〕〔喵系小甜妻:影帝〕〔重生之军宠:六零〕〔郡主养成记〕〔我不是保镖〕〔冒牌真仙〕〔我在两界做女神〕〔超大陆入侵〕〔朱门嫡妻〕〔隐婚蜜爱:总裁欺〕〔邪帝独宠:重生巅〕〔重生商女:季少,〕〔极道拳君〕〔农妻喜种田:痴傻〕〔重生甜妻请签收〕〔迷失战境〕〔王者荣耀:陆神有〕〔天地外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八章 李白乘舟将欲行
    客栈老板匆忙走了过来,立刻弯腰赔笑,挡在我们的中间。

    “各位爷,高抬贵手,高抬贵手,我这小店可经不起诸位这样折腾啊!”

    他冲着我们抱了抱拳,我看到,他的目光在黑衣之人身上停了不短的时间,似乎有些害怕。

    而后又转身面对那些人,他好像知晓,只要打发了他们,这个事情就会得以解决。

    “诸位爷,和气生财!都是江湖上吃饭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怎能大动干戈呢!”

    这掌柜的一看就是个老油条,此时弓腰嘘声,好个奉劝之意。

    “小二!来,拾掇一条新桌子出来,给各位爷腾个地方,今儿这顿算是我请了,还有美酒给各位奉上!”

    他大声吆喝,立刻就有人将一处酒桌擦得干净,嘴里迎合着,

    “好嘞!爷儿,今晚这天恐怕有变,霜寒秋冻的,给你们温一壶热酒,岂不美哉!”

    我双目一挤,心中讶异,知晓要适可而止,尤其是客栈老板出面给个台阶,顺水人情人人都爱做的。同时暗道,这老板倒是有两把刷子,做人做事做生意,都给他做了。

    而那些人眼看掌柜过来,这般好言相向,更是免了饭菜酒钱,脸上霎时展开了笑容,心中肯定舒服了许多,似也有了就此罢休之意。

    登时就熙熙攘攘,有人笑道,冲老板拱手,

    “老板说的是,和气生财,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只是这饭菜美酒……可就多些谢老板了!”

    “怎地,我们还能真将老板你这一亩三分地拆喽不成?不过玩笑,给这小子个教训罢了。”有人打趣,虽揶揄着,倒也没有再过分针对于我,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出面的还是这个客栈的老板。

    大家也都知道,成天客栈里接纳往来的都是这些人,那你若没点本事,怎么能够镇得住场?

    这些人又打趣了起来,仿佛不论什么事情,只要凑在一起,上个茅厕也很是开心。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那压在心头上的石头才提起来。

    只是这口气还没出尽,却立刻又压了下来。

    被人称为李黑,是李白什捞子兄弟的大汉,好似在几人中有着不小的言语权。

    此刻,他那双凶狠的双眼眯起,散发着危险的光芒,盯着我看了起来。

    接触到他的目光,好似被一头猛兽盯着一样,让我心中发憷,又紧张了起来。

    只不过,他好像只是余光扫向了我,而他真正看的,是透过了我,看向了我的身后。

    就在这几人纷纷嚷嚷着,就坐吃酒,不与我这小子计较时,眉梢带伤的李黑开口了。

    他一开口,我觉得好像野猪吃食一般,嗡嗡的,让我耳朵难受。

    “不是我们不卖老板这个面子,只是我这兄弟受伤不轻,皮肉伤也就罢了,可伤筋动骨的,都影响之后的修行了,这可不是小伤!”

    这李黑指着被人扶起,那之前拿刀欲伤人的同伴,嘴里这般说道。

    我一听这话,那气就是不打一处来,这说的什么话!

    好个无赖,恶人先告状!

    而那被人扶了起来,带着心悸之色,之前举刀的行凶之人,听到这李黑的话语,立刻摆出一副濒死之象,捂胸咳嗽,有气无力,还念叨着,“李哥,你要为我……咳……做主啊!你也知道,我上有老下有小,没了我,一家子怎么活啊!”

    他在那哭天喊地,生怕自己喊的不够壮烈凄惨,脚下一软登时瘫坐在地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诉说自己的苦难,搞得好像真的是我们恃强凌弱般。

    我感觉眼中一定喷着了火焰,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我真是恨不得杀他个千百次!

    目光所及,我明显的看着那名为李黑的大汉,嘴角扯了扯,好似讥笑一样。

    这一刻,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在我的胸口好似有个火山一样,想要喷薄而出,却无法做到。

    就如同,小时候谷内有个小孩偷了被我视若珍宝的小人书,却反过来到我师父那里说我冤枉他一般,那次是我第一次被师父罚去思生涯面壁。

    看着他当时拿到小人书的得意的目光,我就暗地里给自己定下目标,此仇不报非君子!

    后来,我也找了个机会,从师父那里偷了几本我也看不明白,上面画着男男女女赤裸身子一起快乐玩耍的书,给他塞到书包里。

    并当着他父母的面,惊讶的从他书包中取出这样的书,问他这里面画的是什么,至今我也难以忘记,他父母铁青羞赧的脸色,以及谷内久久回荡的他的哀嚎。

    只是如今不同了,我也知晓外面的生活不像谷内。

    但却不成想,我和小妲才出来半年时间,竟遇到了这种事情,只道平时看的小说故事中所讲的人心险恶也并非都是吹嘘夸大。

    李黑的表现,他的同伴有些不解,这种事本就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能做客栈老板个顺水人情,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就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反正听得我心烦意乱,对于他们伪善的面孔看的更通透了许多。

    “李黑兄怎么回事,两位小兄弟不过是喝个酒吟个诗舞舞剑罢了,小兵也是给大家助助兴,没有的事情何足挂齿!”

    我见掌柜的连忙点头,露出笑容,更有感激之色。不再似之前那般,脸色难看。想来此人不想落掌柜的好意,出口讨伐李黑的行径,确实让人抚手称赞。

    “对啊,大家伙一起凑在这里喝喝酒,吃吃饭,多好啊。”有人符合着,也不想继续纠缠。

    “咱们兄弟还差这几个酒钱没怎么着?李黑大哥给小兵兄弟撑腰,自有他的道理!”

    有人站到那李黑的身旁。

    看到他们起了争执,意见不同,我心中复杂,又是一喜,又是一忧。

    他们这些人,看样只不过是酒肉交情的塑料花情谊的兄弟罢了,不过就算如此,一个人也足以对我们这里产生威胁了,更何况还有几个支持李黑的大汉。

    他们争吵间,只见那李黑也不去理会那对他有异议的几人,目光灼灼的向前走来,一把拂过客栈老板。

    “掌柜的,让一让吧?我们兄弟几个可不想伤及无辜。”

    掌柜的明显脚下一踉跄,看起来也不强壮,神色铁青中,根本难以抵挡大汉,向后接连退了三步这才稳住身形。

    我见他还要冲上来,却立刻就有人将他拦住,掌柜的朝着我们望了几眼带着急切,我虽不知是不是看我,可心中不由得感激起来,只能冲着他虚拱手道谢。

    既然如此,冤有头债有主我定然不能退让,不过这个冤债搞得我也有些不明白,我不就是瞅了他们几眼么,怎么就要打打杀杀了呢。

    想法至此,我却感觉胸中通畅起来,那种犹如悬着石块,藏着火山的憋屈之感也就不复存在了。只要一切说开,大家喝喝酒吃吃肉,胡吹海喝,昨日谁是老子不也忘了么?

    我向前走了一小步,挡在了小妲和黑衣男子前面,正面那李黑大汉。

    此刻我看着比我高了大半个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狠戾感觉的李黑,浑身一抖,暗道这人着实可怕。

    尤其是他那凶狠的面庞,眉毛一挑,其上的伤疤如同恶龙复苏一样的狰狞。

    他看到我,嘴角咧开,对着我笑了起来,我明显的看到了他神色中的不屑和讥讽之意,仿佛是看蝼蚁一般。

    李黑的模样让给我害怕,可我不能退缩,即使双腿都有些不听使唤,头皮发麻。

    “小子你倒是好情趣,不是喜欢李白的诗么,来咱们玩一玩,接的对接的好了,今这事算了也不是不可能。‘李白乘舟将欲行’下一句是什么?”

    看着李黑脸上挂着的戏谑之色,听到他要我接李白的诗,我心中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紧接着破灭,不禁冷哼一声,从不卑躬屈膝,我也有自己的骄傲。

    若说这天底下,对李白的诗研究的最深,研究的最透彻的,除了李白因为这诗是他自己写的之外,我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自己是第一!

    我冷笑一声,倒也不用给这人什么好脸色,

    “忽闻岸上踏歌声!”我清了清嗓子,从丹田运气,发声时将我自己都震到了,一时间,客栈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