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农场主〕〔网游:灵武皇妃〕〔能穿越美漫的大奥〕〔封神问道行〕〔洪荒之大反派〕〔联盟之超级奶妈〕〔人族第一帝〕〔万界次元商店〕〔仙尊传人在都市〕〔神级承包商〕〔重燃热血年代〕〔帝姬传奇:华都幽〕〔木叶之式神召唤〕〔缉魂录〕〔快穿之女配的悠闲〕〔艾梅达斯战记〕〔我只是个不用奋斗〕〔盛世医妃:病娇太〕〔天龙神主〕〔圣武称尊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十二章 一怒苍生默
    这黑色的钉子我识得,曾经在师父收藏的暗器谱上看到过。

    这长相怪异,有着五个棱角的钉子名为碎魂神仙钉,顾名思义,一钉下去,就算是神仙也都魂碎魄散,就此殒身殉道。

    传闻,被此钉钉杀之人,魂魄会被它吸收,被永生永世困在其中折磨,难以投胎做人。

    只是这钉子因为太过凶狠残忍,不论是出手,还是想要打造这样一枚钉子,都是极其的苛刻。

    总而言之,这枚钉子并不是很多人都爱用,一是需以独特的方式保存,二是对用暗器的手法要求挑剔,三嘛,就是价格太高,很多人用不起。

    也有人认得此钉,或者是为那出手之人喝彩,就有人或是低声或是高声呼喊,

    “好!”

    想到在书中看到,关于碎魂神仙钉的介绍,以及被此钉所杀之人的惨状,我就更加心惊焦急。

    眼下这么近的距离,黑气环绕在上面,隐约中,在那一刹那,好像看到了曾经被钉杀之人的面孔。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短的时间,我觉得就算神仙也难以回天,那些人的神态也随之亢奋起来。

    被这么一个人压着的滋味不好受,而且能够目睹传说中的凶器杀人场景,那可是难求的。

    就在那么一刻,我以为这狂傲不羁,放浪无形的男子将要被钉杀。且是下场凄惨的结果时,却峰回路转,男子的双目逐渐张开,我只觉得其中突然的一道光猛然放大。

    那光耀的我眼睛酸涩,“叮铃”一声,待得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却见男子将剑横在面前,紧贴额头。

    剑尖挡在眉心处,碎魂神仙钉却是点在剑尖那最尖锐之处,黑色的气流在那撞击下都溃散了开来。

    可以说,若是这钉子再偏离半分,或者说是半半分,都能破开男子的血肉,扎入他的额头之中。

    惊险的瞬间总是让人脸红心跳,情绪激昂,尤其这种生死瞬间,反败为胜,逆转重生,恰如争天地造化般,我的心砰砰直跳,就像是自己做到了这番让人惊讶的举动一样。

    男子的剑不动若泰山,任凭碎魂神仙钉有着多大力量,都不能让他的剑柄,剑身震颤丝毫。

    下一瞬,在我还沉浸在那黑钉看起来惊心动魄,煞人心魂的想法中时,一道黑光再现。

    我眼前一迷,看不清切。

    待得黑光消失,众人倒嘶冷气,嘘声颤抖着不断的传出。

    窸窣之间,迅速的挪动起来,一人被留在了中间位置,赫然,在他的眉心之中,点着一枚黑点。

    从黑点中不断的向外弥漫出黑气,正是之前射向男子的碎魂神仙钉。

    此时,竟钉在了这人的眉心当中,论力道与精准,确不是之前出手偷袭那人能够达到的水准。

    自然不用说,众人都是修行的人,眼力比我强的多,那电光石火间完成的瞬杀都看在眼中。

    就算是我,也都知晓,是这男子出的手。

    只是没想过,这出手竟是如此雷厉风行,手段狠辣毫不拖泥带水,说要你命就要你命,绝不姑息。

    我暗暗咋舌,这应该便是侠客处事之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地不存。

    即便从小到大,我没经历过这番情景,也从未见过有人惨死,丧命于我的面前。

    可不知为何,我望着在那凶器下头颅渐渐枯萎,睁大眼睛满是恐惧的尸体,升不起丝毫的动摇之情,或是感到生命脆弱,性命卑微的想法。

    难不成还要我去怜悯他怎地?

    男子似乎也动怒了,原本剑已入鞘,此刻出鞘,闪烁着冰冷的寒芒,透露出的也是一种寒意,如同嗜血狂躁般。

    只见他伸出右手,恍惚中,我好像看到其中有团青光,再看时却没了踪迹。

    “给我跪下!”

    他一声大笑,听不出情感。却让我感觉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气,直冲心脏。

    那不论是站着发抖的,坐着一副事不关己模样看戏的,还是趴在地上颤颤巍巍装死的,在他的声音下,如同被一股魔力操控着。

    不论他们怎么反抗,心中想的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多么的宁死不屈,多么的不想下跪,也都在那力量之下跪住了。

    整个膝盖都砸入到客栈地板之中,看着他们挣扎反抗,却无事于补的表现,想必浑身力气修为也都被封印住,难以调动丝毫。

    “赐酒!”

    继而,男子又是昂扬长啸一声,已然听不出怒意。

    声音回荡中,却见许多个酒碗从收银柜上的阁子中自行飞起,连成一串,一一落在了每个跪着之人的头顶之上。

    后面又有几坛美酒打开,嗖的一声飞来,倒在了每个人头顶上所顶的酒碗中,满至酒液与碗口平行方止。

    我见这一场面,有些怪异,搞不明白男子为何这般行为,可看那些跪着之人,或是气愤或是倔强,或是惧怕等等的不一神色,我好像明白了许多。

    此时,这些人的力气好似回来了,身子不再僵硬,在那别扭的跪姿中,想要撑手起来,亦或不敢起身却也要调整个舒适的姿势。

    在这大幅度动作之中,头顶上的酒碗就不稳起来,酒液东晃西荡,溢出碗口。

    “桃花过处,寸草不生,美酒浪费,人头不保。”

    男子淡淡的说着,斜视睥睨众人,旋即坐下之后,将长剑收于剑鞘之中。

    不过,那剑却未全部收入其中,而是露出了与剑握紧密相连的半尺剑身,被他拍在了酒桌上。

    听到男子的话,那些人的动作都是明显的顿住,犹看这后怕模样,不敢再动弹。

    这时,男子侧头看向我,一甩袖子挪来两张板凳,更是添上两杯酒液,道,

    “小友受惊了,若是不嫌弃,就在这里看场好戏罢了。”

    我立刻明白,这是男子的好意,更想到对方救我们于危难之中,心里感激时,拱手作礼,拉着小妲坐了下来。

    我却不明白,他为何称我为小友,一来他自身这里年龄很大,这般称我从他那里看来倒也无碍,可见他模样丝毫年迈老气之感没有,定然不是不惑,知天命,耳顺的年龄。

    二来,就是这个男子本身性格豪放不羁,放浪形骸,从之前此人的行为来看,这种情况倒也有可能。

    想到这里,也不再感到那么别扭,反而在感激之余,对于男子的兴趣更大,也不由得寻思,他所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好戏。

    掌柜的和几个伙计,此时在一旁站立难安,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看着在膝盖都埋在地中,瑟瑟发抖小心翼翼跪着保持头顶酒碗平衡的几人,倒吸口气,又看了看黑衣男子,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看样子,这掌柜的很是纠结,此番算是完全与那些人交恶,即便他没有参与进去,可出了人命,眼前这些又都是混迹猎魔界的毒辣之人,凶狠残暴不说,看那模样也都是记仇的主。

    只要有一个给他闹腾,这店就别想开的安生,再一看这么多密密麻麻跪在地上的人,那之后还不给他把店拆喽?

    掌柜苦不堪言,更难说出口。

    这种心情我能理解,自己过了大半辈子的营生,眼看就毁于旦夕,怎么让他不痛心。

    难道还能把眼前之人全都杀光怎地?

    这一想法在我脑中蹦出,让我猛然间一吓,手中把捏的酒杯差点失手打翻,只觉得这想法越想越可怕,好似要从我脑袋中蹦出,化为现实一样。

    我轻瞥男子,看着他那堪称绝伦的侧颜,不禁悚然,这人能狂歌放浪,舞剑饮酒若无人之地,以恶制恶,钉杀一人,又怎知他会不会赶尽杀绝,杀得这些人片甲不留?

    我感到通体冰寒,杀一人两人能以接受,即便他们都是恶人,罪有应得,可这么多鲜活的生命毙于眼前……

    就在我想着这些时,却见人群中一人站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头顶的酒碗更是被他拿下,朝着地上一摔,酒液伴着瓷碗碎屑四飞而散。

    瞬间,打破了那静谧。

    “什么狗屁桃花过处寸草不生,美酒浪费人头不保,老子一生热血好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跪你这毛头小子做什么?我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看看你们这幅德行,真是……”

    他骂骂咧咧的站起来,眼神阴翳,指着周围几人的鼻子骂到,更是好似气不过,直接动手要掀了他们头顶的酒碗。

    “求之不得。”

    男子有些讥讽的笑了。

    “不!饶……”

    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却在这屋内一道亮光闪过,晃得我眼睛模糊起来。待得灯光重新照耀过来后,那先前的大汉发出的声音也戛然而止,他的手还在半空中,但却有往回收的趋势。

    整个人竟又跪在地上,眼中惊恐之色定格,立了几息时间,紧接着重重的倒了下去。

    我眼皮一抖,又是一具尸体。

    只是我虽心颤,却觉得这大汉死的好,本为他那种不屈精神所折服,却不想他只是怂恿其他人,与他一同起来反抗而已。

    若是让他将其他人头顶上的酒碗抚了,按照“美酒浪费,人头不保”的说法,也就将人都拉上了同一战线上,反不反抗也就由不得自己了。

    最后还不是,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外,重新的跪了下来。

    我心中虽有些悚然,对于男子的杀伐果断而震惊。却也讥笑,还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此时此刻,死没站着,跪没生着,落得一个凄惨下场。

    我看着颤抖着的众人,明白,这下算是打消了他们心中的什么念头,只得老老实实跪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