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凡保镖叶凌天〕〔无敌养鲲系统〕〔大唐咸鱼〕〔不倒的军旗〕〔重生空间之少将仙〕〔九星毒奶〕〔和仙女小姐姐的网〕〔我要大宝箱〕〔菜鸟主神的二次元〕〔重生军嫂逆袭记〕〔大时代之巅峰人生〕〔冥河钧天〕〔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第一婚宠:总裁,〕〔阴谋与爱情之阴谋〕〔次元远征〕〔封少,有点甜!〕〔军少溺宠之王牌影〕〔掌贵〕〔电锯使用手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二十四章我是大内密探007
    雾气越来越浓郁,透过雾气看四周的碉楼玉砌,舞榭歌台,也朦胧模糊了许多。

    长安城内,和长安城外的气候相差很大,外面明明凛冽如冬,这里却温润如(春chun),风都是暖的。

    可在这本就应是大雪飘舞,寒风肆虐的季节里,更显得异样。

    自从踏入长安城内后,我就感觉(身shen)体通畅许多,如被洗涤了一样。

    那是因为此地的灵气充沛,相比其余之地,浓郁上了许多,只是不经意的吐息之中,就已经起到了洗髓伐骨之效,甚微,却有。

    对于修炼的人来说,此地就是洞天福地,修炼起来必定事半功倍。

    也难怪入城还要收费,原来此地的空气,确实比其他地方的更香甜美味一些。

    我心中将那些奇怪的念头想法都压了下去,没理由,我要让自己不开心。

    我又不是什么心怀苍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入世而来就是要施展抱负,大展才华的那些伟大抱负家。我不过就是,因为惹恼了师父,被驱赶出来,为自己的盲目自大付出代价的无名小子罢了。

    只是呢,我喜欢探索未知,这个(性xing)格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我心里种下,并且生根发芽。

    “师父,你看这个傀儡,它为什么先动的是左脚,而不是右脚”

    “师父,听说稷下当中有很多女弟子,明明大陆上男女失衡,男多女少,为什么稷下还是女弟子比男弟子多”

    “还有,为什么这只打鸣的鸡是只公鸡,而不是母鸡”

    当然这些问题大多无疾而终,或者说,在我师父的解释管教下,我也明白了许多。

    既然傀儡不按照我的意愿先出脚,那给它把腿打断,左脚换到右脚,右脚换到左脚,这样不就先出右脚而不是先出左脚了么

    嗯,稷下学院为什么女弟子多,师父说管他男男女女,都是人。

    而对于谷内那只雄赳赳气昂昂,每天走路气宇轩昂,一副高高在上,审视着自己国度的公鸡,我把它看成一只母鸡不就行了。

    我事后很有感悟,将师父告诉我的总结为十二字真言偷梁换柱,不理不睬,扭曲事实。

    如今在这大陆第一城中,值得我探索的东西就更多了。

    忽地,在我神游之时,小妲轻轻的喊了我一声。

    “主人。”

    我回神,看到小妲略有些紧张的神(情qing),说些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大气恢宏,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朱雀街上,也不乏有那灯光照耀不到的地方。

    就比如此刻,我看去的那个地方,在两栋高楼中间,一条黑色巷道,在那屋檐下的黑暗中,好似有一双眼睛,在那里注视着我。

    仿佛,这双眼睛,一直就在暗黑中注视着我和小妲。

    我与它对视了一会,很明显,在对眼神这方面它落败于我。

    而且,我很明显的感到,那双眼睛的主人好像有一丝尴尬和羞赧,再下一刻,眼睛消失,一道黑影从屋檐下出现,转(身shen)消失在巷道的黑暗中。

    我看着那个人影,若有所思,莫名的有些兴奋,尤其是他的尴尬,更让我的兴趣提了起来。

    “他为什么跟踪我为什么在黑暗中注视我为什么要尴尬羞赧”

    我自言自语道,望着那条没有灯火的巷道,高兴起来。

    “小妲追”

    我骑上小傲(娇jiao),一夹,它怏怏的抬头喊了几声,这才撒开蹄子跑了起来。

    小妲也跟上我的动作,骑上白马,只是摸了它两下毛发,我就看到一道白影从我(身shen)边略过。

    看着小妲和白马消失的(身shen)影,我一怒,大喝一声,“驾”

    片刻后我就无语了,叹息一声,只能趴在小傲(娇jiao)耳边,给它挠痒好夸歹夸,这才喘了口大气,蹄子一撩,如风一样奔驰而去。

    那马蹄声哒哒的在青石路上踩着,在空巷中回响。

    所幸这条小巷似没有人居住,不然这声音一定会引人注意。

    我紧张中带着兴奋,一定要解开那神秘之人(身shen)份,还有跟踪我们的理由

    “停,停”我手中缰绳一握,对小傲(娇jiao)喝道。

    此处寂静无人,很难想象,那繁盛(热re)闹的朱雀街,处处透露着笙歌载舞的奢靡楼台的长安,也会有这样黑暗冷清的地方。

    四周也都是那些,粉刷成灰白之色,墙皮掉落不少的小房屋。

    我有些谨慎,从马背上下来,看着透过雾气垂下的暗淡月光下的人影,我屏住呼吸快步走了过去。

    小妲也已经下了马,站在那里向前看去,隔着不远,两丈距离,一道略显瘦小的(身shen)影站在那里。

    他隐匿在墙边的(阴yin)影下,微弱的月光恰好照不到,隔着黑暗和空气与小妲对峙着。

    我不知晓她们在这对峙了多长时间,可小妲的头发都湿了一些。

    走到她跟前,眼看小妲没有什么事,我呼了一口气,将她遮在我(身shen)后。

    沉了沉气,我看向墙边(阴yin)影中的那道(身shen)影,猛地喝道,

    “无耻小贼,你为什么偷偷跟着我们是不是一直都是你在偷窥我们”

    虽然他不一定是贼,可我也不认为他是个好人,而无耻小贼也是形容坏人的,用在他(身shen)上也不是不可,实在不行,称他狡诈恶徒也是一样。

    他没有吱声,反而更加沉默,或者说更加尴尬。

    我心中冷哼一声,没话说,是对于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吧

    于是,我向前迈了一步,控制声音更低沉且更有威严的说道,

    “你有何居心有何目的”

    我看他还是不说,心中不觉有些恼然,怎么也要看看他的面目。

    便几步走上前,与他近在咫尺。他此刻有些慌张,我更不待他有所行动,揪着他的衣领就向外拉了一下。

    没想到,他那么轻,我这一拉直接将他提了起来,拽到我的面前。

    那月光瞬间扑倒他的脸上,而他更加惊恐了。

    借着微弱月光,我略微看清了他的面容,长得倒也耐看,眼睛很大,难怪刚才在黑暗中一眼就能找得到。

    眼睫毛也(挺ting)长,一头僵硬的棕色头发,还有

    还有

    我惊恐的看了看,下一刻,直接将手中的人扔了出去

    还有两只毛茸茸的大耳朵

    妈呀,怪物啊

    “你,你,你你是什么东西”

    我指着他,快步退了回去,退到小妲(身shen)边时才敢出声。

    “小,小妲,他是怪物,他长着两个大耳朵面容狰狞,嘴生獠牙,双目放着邪光”

    我把我认为最恐怖的词语加在他的(身shen)上,以此来表达我的惊骇。

    小妲反而没有那么害怕,而是对我说没事,就往前走了过去。

    “不行,危”

    我刚喊两个字,就顿了下来,心想小妲都不怕,我怕什么

    况且,在这长安城内,还真能有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么

    我看了看那黑影,顶着头皮发麻之感,又快走跑了过去,跑到小妲前面去。

    我们向那走,而那道(身shen)影仿佛也被我吓到了,犹豫了一会后没有逃走,也向我们走来。

    看着他走来,我的心都提了起来,等到很近了之后,见他还要往前走,猛地一吞口水,我大喊道,

    “停住”

    他果然听得明白,立刻停下。

    “你这个无耻小贼”我先喊道,先声夺人,最起码气势上要压住他。

    “我,我,我不是贼”他尴尬的说道。

    我深恶痛绝,想要盖棺定论,

    “不是贼,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这是我的工作”他尴尬的说。

    我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叫这是他的工作,他的工作整天就是追踪别人,让别人背后发毛么

    我还要再说,小妲却开口了,我讷讷的摸了摸鼻子,只能在旁边恶狠狠的盯着他。

    “你是魔种么”

    他有些愣住,然后点了点头。

    对

    我一拍大腿,这才想起来,太古前神明和人类创造魔种时,为彰显人类的高贵和伟绩,使得魔种(身shen)上带着动物妖兽的某些特征。

    眼前这人,头顶两只大耳朵,不就是某些妖兽动物的特征么

    “老鼠兔子松鼠”

    这还是我头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魔种,不觉兴奋起来。

    他面色更加尴尬,在我自言自语的询问中,他说,

    “老鼠”

    哦哦,难怪了,难怪了,在黑夜中偷窥别人应该算是他们的强项吧

    正所谓物有所用,技有所施,是他工作也就没有疑议了。

    我还要继续问,可又被小妲打断,她很少打断我说话,但我也不觉气愤。

    “你叫什么名字”

    那有着老鼠特征的人,明显高兴起来,大眼睛中都很开心。

    “我是大内密探007,秘密的密,探案的探”

    我有些无语,这也是名字,催促他,

    “你姓甚名谁”

    “我还没说完我叫李元青”他听到我说话,讪讪的,答。

    我哼哼两声,算是记住这个名字了。

    “你们是今晚才入长安的吧。”他像是在问我们。

    “你怎么知道”

    他不回我,我见他尴尬神色立刻想明白,恐怕我们入城来他就一直跟着我们了。

    “你们是来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么”

    幸福我一愣,什么叫来追寻属于自己幸福的

    李元青见我不明白,忙给我解释,

    “很多人到长安,都是来追寻幸福的。有的人喜欢元宝,是来发财的;有的人想有权势,是想入朝为官”

    我不是很理解,一时也想不明白,含糊回答,“是吧我们也都一样。”

    我只见李元青的手中,不知何时有了个小本子,我说话时正板板正正,认认真真的低头写着什么。

    一惊,我赶忙凑上去看他在干什么。

    只见那本子上,他正在写,“丑陋男子和漂亮女人,来寻找幸福,牵着两匹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一神武一猥琐的马匹。”

    我看清了,这不是再说我们么

    什么竟然说我是丑陋男子

    我生气,一把将本子拿了过来,又从他手中将笔一同抢过来。

    将丑陋二字改为英俊,想了想,还是不太对,又改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俊朗非凡。

    这才满意,将本子和笔还给他,道,“这样才对,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说坏话也不要被别人抓住,被抓住也不能留下这种证据,记住了么”

    李元青有些害怕,点了点头,似学到一招,赶紧记下。

    我抬头看了看夜空,时间不早了,应该找个地方休息一番。

    便对他说,“无耻小贼你快走吧,不要再跟踪我们了,你这拙劣的本领再练练吧。”

    他似乎对这个无耻小贼的称呼很不满,可自己跟踪偷窥的本领也确实不精,不然换个别人来,哪能被人家抓住

    他尴尬而又羞赧,耳朵根都红了起来,转(身shen)投入黑暗中,不一会就不见了。

    “姐姐”

    我不解,小妲也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

    片刻后,又有声音传来,

    “你们如果是来找幸福的,可以去长乐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寡嫂〕〔千亿盛宠:闪婚老〕〔第一强者〕〔医毒绝世:帝尊的〕〔天骄战纪〕〔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妖娆炼丹师〕〔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复仇的单细胞〕〔逆天炼丹师:妖神〕〔君临星空〕〔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