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暴击:我的恋〕〔御用兵王〕〔野性小叔,别乱来〕〔喵系小甜妻:影帝〕〔重生之军宠:六零〕〔郡主养成记〕〔我不是保镖〕〔冒牌真仙〕〔我在两界做女神〕〔超大陆入侵〕〔朱门嫡妻〕〔隐婚蜜爱:总裁欺〕〔邪帝独宠:重生巅〕〔重生商女:季少,〕〔极道拳君〕〔农妻喜种田:痴傻〕〔重生甜妻请签收〕〔迷失战境〕〔王者荣耀:陆神有〕〔天地外卖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二十六章少女阿狸
    吓得我赶紧将嘴巴捂住,看了看四周,根本没人注意我时,这才把手放下。

    我这反应将那名小侍从和小妲都惊了一跳。

    我赶紧坐正,咳了咳,对着小女孩嘘声,示意她不要大惊小怪。

    她手里还端着个木盘,上面摆着一壶茶和茶杯,是来给我们解渴的。

    我一把接过来,径自倒了一杯水,闻了闻,香味清奇,入人心脾。

    只是我却有些烦恼,就这一个杯子,我们却是两人,这怎么喝。

    “主人,你喝吧。”小妲善解人意,我虽然有些尴尬,倒也喝了下去。

    温水入肚,混着茶香,我竟感觉脚下轻飘飘,(身shen)体也有些发(热re)。

    “公子,这是多种草药混合熬制,再以灵气灌溉升华制成的阳茶,只可男子喝,女子不能喝。具有一定滋补功效,(身shen)体虚弱者轻则(身shen)体发(热re),重则双窍流血”

    她在那说着,倒是我听的神奇,那这么说,这壶茶还是灵茶呢。

    就这么一会,我就觉得一股(热re)气从脚底升起,直往上冲。

    片刻后,我感觉鼻头一(热re),好似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我晕晕乎乎,伸手摸了摸鼻子,手上温(热re),举在眼前看了看。

    红色的液体沾满了我的手指,还不断的从我鼻孔中流出,流入我的嘴里,咸咸的,(热re)(热re)的。

    “血。”我眼前看清了,喃喃一句。

    我怎么流鼻血了

    大概是因为年轻气盛,活气太足了吧。我心里嘀咕道。

    小妲拿着手帕给我将血擦干,我有些发蒙,看着小妲神色古怪的神(情qing),好久才反应过来。

    “(身shen)体轻度虚弱者,(身shen)发(热re),(身shen)体重度虚弱之人,双窍流血没想到还真有人这么虚弱么”

    小侍女在那里喃喃的,我好像听到什么轻度虚弱,重度虚弱,双窍流血等等的词语。

    好半晌,鼻血止住了,我才怔怔的回过神来,但却始终感觉自己飘飘的,整个世界都仿佛在我的脚下一样。

    小侍女小心的上前来,轻轻的给我添了一杯茶,又蹑手蹑脚的退后两步,和我保持一定距离。

    虽然这样,我余光一扫还是看到了,只觉她似乎对我很害怕。

    我端起茶杯喝了下去,虽还是温(热re),但却没有第一口那样的暖流。

    放下茶杯,我缓缓环顾四周,这里面除了男人就是女人,除了带着女人的男人,就是要去找女人的男人。

    不愧是红尘烟花之地,一切都那么有风土味道。

    难怪楼外有女子迎客,难怪里面装饰风格,都充斥着华贵奢靡,难怪对于小妲会如此芥蒂。

    虽知晓了是红尘之地,可我并不打算就此离去,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总归要研究研究。

    小妲显然不适应这里,过来帮我擦干鼻血后,就没有再坐下,一直站在我的(身shen)旁。

    当然,这么好的一个探索未知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呢,即便比不上那些斗公鸡,捉蛐蛐有趣。

    “小妲,我们就看看,一会就走。”

    她点点头,但仍有些担忧。

    我盯着这名少女看,打量着,不时啧啧摇头。

    心中暗道“果然红尘。”

    她被我看的有些发毛,向后稍稍挪了两步,嘀咕了几句我没有听清的话。

    我眼尖,轻咦一声,顿时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将少女唤过来。

    “你是魔种哦,不”我开口说道,口无遮拦。

    但有口无心,因为在我的心中,魔种这一词只是称谓而已,并没有任何的歧义和蔑视含义。

    可显然,这一词,已经被喊的赋予了意义,那就是对低((贱jian)jian)生物的称谓

    我看到小女孩眼神一黯,突然的心中很慌张,连忙否定道。

    “小狐狸”我轻声的,很小心的,试探着问她。

    她抬头,看向我,我立刻冲她眨了眨眼睛。

    似乎被我逗开心了,笑了起来,两靥如桃花一样,被烛光映的好看极了。

    我心里想,不论是谁,真正笑起来总是那么好看。

    因为,我现在脑子里蹦出了一个(身shen)影。

    就是那个带着一把长剑,喝酒也能喝的花里胡哨,还(爱ai)卖弄些文章却偏偏都是别人所写,面容又英俊潇洒,豪放不羁,眼中如蕴着星辰般的长发黑衣,自称为李白的男人。

    呸我怎么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明明就是孤芳自赏

    不过想来,他的笑,总是让人琢磨不透,独自一人凄惨是笑,喝酒发狂舞剑也笑,一剑震慑霸气登场时也笑,甚至杀人生死予夺时也笑

    真不知道,他的笑,怎么这么不值钱呢。

    可是,我脑海里自然而然浮现的,是他那吞下一口酒后,骤然绽开的笑容,即便他的面部因这笑显得很僵硬。就如很长时间不笑,肌(肉rou)都已经忘记了这么回事,再突然的笑开,看去很是别扭。

    倏地,我猛地打了个寒颤。

    我的天我怎么还想着那个可恶的人,当面嘲讽我也就罢了,背地里又是送小妲东西,又是借小妲之口骂我,这些事不能忘,再见面一定悉数奉还

    我想,我现在一定是咬牙切齿的,目中露出恨恨的目光。

    不然小女孩也不用又被我吓到了,只是,这次她好像知晓,我并不是针对她,在我看清时,关切的问我,

    “公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笑着,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我又看了看她,目光落在她的头顶,竟然如那李元青一般,长着两只毛茸茸的耳朵。

    却与他的不同,短了许多,明显不是鼠耳,更像狐狸耳朵。

    余光之中,我看到了小女孩(身shen)体轻微的一阵颤抖。

    我再次轻笑,又问了一遍,

    “小狐狸么”

    她贝齿咬着朱唇,点了点头,脸上飞上了一片红霞。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阿狸”

    “阿狸么。”我心里想着这名字倒也简单,不过一个称谓而已,有人在乎有人不在乎,和虚名一般。

    看着她头顶那两个毛茸茸,一动一动的耳朵,我心中涌上了好奇之意。

    即刻,那好奇涌上脑子,催生一股邪意,我直接一伸手,在她的一只耳朵上捏了捏。

    毛茸茸的,软软的,(热re)(热re)的很舒服,摸起来毛发也柔顺,平常定然比头发照看的还要好些。

    只是,过了一会,我就觉得耳朵变得僵硬滚烫起来,一动不动的,连带着阿狸整个人也呆在那里不动了。

    我看着目中无神,(身shen)体紧绷,而脸颊又绯红的阿狸,顿时感到奇怪,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吧

    我把手收回来,在她面前挥了挥,但一时没有反应。

    我转头看向小妲,小妲若有所思,但也不清楚。

    我再转头回去,只见少女阿狸(身shen)如同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qing)一样,快速一抖,双目有神时看向了我。

    她咬着嘴唇,很用力,(娇jiao)艳(欲yu)滴的,可我更担心她把嘴唇咬破。

    这副模样让我更加奇怪,我压低声音,问她,

    “阿狸,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

    我又感到她(身shen)体一僵,在我说话时,整个人都在发抖,不敢看向我。

    咦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不够温柔么我心里想着,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轻声再问她,

    “阿狸,你生病了么”我一字一字,咬在嘴里,吐出来时,那轻柔和关切,让我都一惊。

    可,我不说还好,这一说,阿狸的(身shen)体虽然不紧绷了,可抬头时,眼圈红红的,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怎么哭了,怎么还哭啊我更加不知所措,一时也呆在了那里,不知做什么好。

    “阿狸,到我这来。”

    小妲也轻柔的说,比我的更有魅力一些。

    果然,少女阿狸闻言,向小妲走了过去。

    似乎对于小妲,她更加亲近一些,竟直接扑倒了她的怀里,(身shen)体一抖一抖的,轻声啜泣了起来。

    我有些无奈,面对小妲不知是责备还是安慰的目光,也很尴尬。

    我心中哀叹,若是她生病哭了还好,可若不是,难道真的我有那么可怕吗

    李元青那个无耻小贼喜欢小妲也就罢了,偏偏的,这个阿狸小妮子也喜欢小妲,这可怎么办才好,难道我真的一点魅力也没有吗

    都说女人心似海深,前一刻还笑盈盈的,下一刻或者下两刻后,就梨花带雨,真让人捉不着头脑。

    就在我心底忧愁不断,对于自己这里产生了眼中的怀疑时,那刚才笙歌载舞,几乎所有人都在围观的舞台上,却传出了不愉快的声音。

    “红娘,我家二公子有请,去看看吧”

    我顺着声音看去,人头攒动的酒桌中也满是看(热re)闹的人。

    不管那些看客,琴瑟之声也停了下来,出现的片刻静谧,是为了给后面爆发出更强烈声音留下的。

    “这位英雄,醉花楼有自己的规矩。我们的姑娘,是给大家一起看的,你打断红花姑娘跳舞已是越了界,你若是再胡搅蛮缠,休怪醉花楼待客不周”

    一位看起来有几分姿色,(身shen)着锦绣段袍的中年女人,站在那名男子(身shen)前,神色严厉的说道。

    “我胡搅蛮缠是假,倒是你这待客不周确实如此。我们公子的话,从不说第二遍,你们的规矩,是规矩么”

    那男子摩挲着拇指上的戒指,冷笑不断。

    倒是那些客人们,却有些义愤填膺,想必都是冲着这红花姑娘的名头来的。

    “凭什么啊大家都是花了钱来看红花姑娘的,怎么不让人看了”

    “就是,就是,红花姑娘这头筹大家都有机会。”

    看(热re)闹的不嫌事大,我再次感受到,这种精神。

    好似在任何场合,只要有(热re)闹,不管人多人少,总有那么几个无法忍耐不发表看法,不发牢(骚sao)的人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逆天炼丹师:妖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她的乖软撩起波澜〕〔回流大时代〕〔大唐颂〕〔无限升级之最强武〕〔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枕上名门: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