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村女翻〕〔甜蜜上位:总裁,〕〔上神,你的夫君又〕〔甜妻难追:总裁老〕〔杨广的逆袭〕〔画满田园〕〔我开了一家黑店〕〔大魏武神〕〔灵魂网络〕〔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太皇〕〔快穿逆袭:娇妻黑〕〔九阳帝尊〕〔都市伪仙〕〔农妃天下〕〔权谋:隐秘情事〕〔画春娇〕〔妃常撩人:王爷,〕〔快递小哥的镖师生〕〔青眉煮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二十八章玉扳指森明
    红花姑娘跟着森明离去之后,好半晌,那(禁jin)声般的力量也随之淡淡削弱。

    渐渐的,所有人惊异中不断喝着茶水,只是手仍然是发抖的。

    因为离我近的一人,(身shen)体就像个筛子一样,晃得头发快掉了,而手中的茶杯更是经不起这般对待,直接落地,摔碎了。

    这一破碎之声,终于打破那(禁jin)咒,喘息声,咳嗽声,瑟瑟发抖咬牙的声音,一齐传出。

    我看着这些人的反应,皱着眉头,心道,人家只是亮了亮名头,就被吓的(屁pi)滚尿流这副孙子模样了

    还有之前,那名声吹得好,什么嬉皮笑脸谈笑风生中就杀人,让人闻风丧胆丢魂没命的鬼斧手阎如松,只不过猜到了玉扳指森明的(身shen)份,还没打,就缴械认怂了。

    最后逃出的那个样子,什么名声,什么脸面,都统统的被抛在了脑后,这就是跑的快一些,若是滚比跑快的话,恐怕早就滚远了。

    “公子,你做什么,坐下,坐下”

    我听见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是一个仆从模样的人对年轻男子说话。

    被叫做公子的人穿着绣纹绸衣,上面的图案金光闪闪,是用金丝缝制而成,手里拿着把扇子,纹路瑰美颜色暗沉,竟也上等木材做成。

    此刻,他(身shen)哆嗦着,手里的扇子打了好几遍都没打开,最后只能不停的拿着扇子敲打手掌。

    不难看出,这人非富即贵,是个公子哥。

    而他此刻的恐惧不假掩饰的表现出来,双目无神,不停的咽着口水。

    若不是(身shen)边还有人不断提醒安慰他,恐怕目中的视线就散开了。只是,他想要努力的保持自己平(日ri)间的气宇轩昂自命不凡的模样,却使得他的脸都扭曲了起来,说哭不哭,说笑不笑的。

    我心道,为什么这个二世祖模样的公子哥,好像被吓的更严重一些,难道他也怕那玉扳指森明

    我再仔细的看去,那提醒他的仆从之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神色黯淡,双目无神,如同一具行尸走(肉rou)。

    “那是李家三公子,之前便是他领的头,对玉扳指又是冷嘲(热re)讽,又是针锋相对,根本没有给一点颜面。”

    有人看到了李家公子和其仆从的模样,忍不住道。

    而那李家公子好似听到了有人叫他,木讷本能的转过头去,咧着嘴僵着那个扭在一起的难看面容,对着那人点了点头。

    那人被李家公子看来时,直接挪开了双眼,不敢看他,更不敢对他的点头回应,好似躲避瘟疫一样。

    “嘘小声点”他的同伴看了看四周,很是谨慎,眼睛睁大,眼珠子在里面转动着。

    “早就听闻玉扳指森明杀人不眨眼,手段更是残忍无比,可这些都是睁着眼就能看到的东西,不足为惧。”

    “可是,森明此人心(胸xiong)狭隘睚眦必报,若是有一点伤了他的自尊,便要让那人付出足够的代价。为了报仇,他甚至可以隐忍许久,就在你以为两人之间原本就没什么的事(情qing)将要过去时,可能突然出手,置你于死地”

    他说这话时(身shen)一抖,赶忙四下里悄悄,发现一切如常后才叹了一口气。

    听着他们口里的秘闻,我就更感兴趣了,看来许多东西,书本文章上都是没有,例如这些若不是眼见听说,还真不知晓。

    可我疑惑,为何这些人怕森明怕的要死,却在这时候还在背后嚼人家舌根

    “你是想说,十年前落水城的惨案吧”

    又有人开口,看向之前说话的人,神色追忆犹有恐惧的道。

    那人点头,说道正是此事。

    这人,摇了摇头,喝下一杯茶后如有沧桑围绕在(身shen)上,就像我师父给我讲他曾经事迹时的模样一样,只是少了一分得以傲然,还有甩袖子的动作。

    “此事说起,要从二十年前的一场猎魔盛典起,那时长城失守,魔种大肆进入国境之中,猎魔榜横空而出。

    在众高手猎杀一头能力高深的魔种之时,因为当时莫家家主见有一修为不高的青年,担忧他的安危,便劝了他几句,量力而行。可莫家家主却不知,就是这善意的话语,却给他和家族带来了灭族之危。”

    其余人纷纷摇头叹息,继续听这人说。

    “那人便是森明。”

    不用他说,大家也都知道,我听着只能暗道他故事讲的真一般。

    “之后森明便以感激为由,待在莫家家主(身shen)边,随着他征战猎杀魔种有一段时期,而后便随着莫家主一起回到家族之中。莫家上下待他为座上客,召为客卿,好礼供奉。可是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在他蛰伏了十年之后,突然暴起,灭杀莫家上上下下三百多口人的(性xing)命”

    “好狠”

    “实在是歹毒”

    “不毒非君子”

    旁听人咬牙切齿,就连我听得也都通体发寒,心道这人太可怕了。

    “大家也都知道,并非所有魔种都是天(性xing)邪恶的,尤其是一些长期生活在人类之中的,他们除了拥有魔种血脉和一些特征之外,与正常人类无异。”

    有人点头,表示认同,不是所有的魔种都该杀。我也惊喜,看样与魔种势不两立并不是每个人的意愿,毕竟底层的人民渴望和平和安稳生活,不希望发生战争。

    因为战争,就是从他们(身shen)上掠夺一切,财富人力,甚至生命。

    “哼魔种是魔道的载体,世间的邪恶之源就是魔种之源,这是老夫子等贤人圣人一同得出的结论,你让我们不坚守正义却去与邪恶同流合污”

    “别忘了,太古辉煌是因为什么好毁灭的那是神,连神都无法控制的力量”

    也有人不支持,甚至很是反对,冷哼中直接怼了回去。

    众人沉默,过了好一会,也许是觉得尴尬,便有人开口劝到,

    “不说哪些,那个森明成名一事还没听完呢。”

    不少人纷纷点头,都想听那人继续讲这些陈年老事。

    “莫家便是如此,虽也是猎魔者,可只杀(奸jian)恶残暴的魔种,从不滥杀。他们家族之中一半之人都是魔种,就连当时的莫家家母也是拥有魔种血脉的魔种。而森明在莫家做客卿时,莫家小姐,莫家主的女儿便对他青睐有加,(情qing)种萌动,两(情qing)相悦。”

    “竟然还有这种事可恨啊”有人咳血捶(胸xiong)顿足。

    “可不是么。”

    “甚至私底下,莫家小姐都与森明私定终生,就差森明正式提亲,明媒正娶了。而莫家家主和他夫人,对于自己女儿当然了解,即便明面上不说,可依然已经默许两人的婚事。

    可是可悲可恨,就在莫家张灯结彩,等待着猎魔归来的森明与小姐完婚时他带来的是毁灭,是一场血光之灾隐藏了十年的毒蛇张开了血盆大口,展开报复,莫家之人部毙命于他的玉扳指之下,就连莫家小姐也没能幸免于难,最终怀恨而死。”

    他深深的叹气,此刻恨不得手刃了那丧心病狂的森明。

    “而他也因为手刃一百多名魔种,一举登上猎魔榜上。”

    “这人太过可怕”

    “这种人也能上猎魔榜那不都是些手无寸铁,毫无威胁,与旁人无异的魔种吗”

    “魔种该杀”

    我听的出神,这故事实在太精彩了,没想到那看起来与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也长着两只耳朵一双眼的森明,手上竟沾染着那么多(性xing)命。

    我看着那人目中的追忆和痛苦,有些不解,

    问道“诶,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听别人说的。”

    “那旁人怎么知道的”

    “自然也是听旁人说的。”

    “那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么多人传,当然假不了。”

    “万一假了呢”

    那些人看我喋喋不休,还要发问,都有些不耐烦,

    “森明此人丧心病狂,手段凶残,猎魔界以他为耻”有人跳出来,大声道。

    “对这样的人,罪不可赦,应该请命圣上,将此人诛杀于戮仙台”

    “为祸人间,迫害人民,他主子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群人(情qing)绪激动,愤然而起,越说越大声,眼看要演变成一场声张正义,铲凶除恶的讨伐起义。

    我摇了摇头,嘘声,“小声点,他要听到了。”

    立刻,所有人都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顿时焉了,闭口不言。

    看着这一幕,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觉得,真是太好笑了,这些人,真的有趣,我不(禁jin)笑的难以自制,捂住肚子。

    片刻之后,我捂着肚子停下,眼前都有些模糊,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当我看清时,发现,所有人都盯着我看,目中都闪烁着一种凶狠的目光,我心中发虚。

    立刻闭口,不解的回看向他们,道,“怎么了诸位那森明无恶不作,丧尽天良,大家应该去讨伐他,去大明宫请命,将他五马分尸凌迟处死,大家看着我做什么”

    立刻就有人更加恶狠狠的看着我,只是却没有说话。

    我见,既然不说话,只是拿眼睛凶狠的看着我,谁怕谁啊

    比眼神,我自认不怕什么。便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眼睛瞪大一些,微皱眉头使得双目带上一丝狠戾,一一的看了回去。

    好半晌,那些人不声不响,只得默默的转过头去,不敢面对我这如圣光一般,看透人间一切善恶之事,看透所有污秽秘密的目光。

    眼见所有人在我灼灼目光下而屈服,不敢正面看我时,就在我心中升起了一种浑(身shen)上下都舒畅的,仿佛拨开云雾见青天的开阔的感觉,让我浑然一抖,这种感觉如飞在云巅一般。

    就是那种,然不将敌手放在眼中,孤傲于世的心(情qing)这是,这是

    我倒吸一口冷气,我想到了以往师父拍拍(胸xiong)口(挺ting)直(身shen)板的神色,想起了谷内公鸡打鸣后看着一个个苏醒而来的人们,慢吞吞走路时的神(情qing),也想起了我惊叹于小傲(娇jiao)速度时它的撇嘴挑衅

    那是得意

    这一刻,当我想通了之后,犹如明悟了什么道理一般,一切就此明朗,我竟将这一制敌神术,伤人不损己的神技学成了

    若是之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在我师父面前,也要给他摆上一道。

    我心中越想越开心,只想飞回去,与师父他老人家一起探讨一番。

    可我挠挠头,想了想,只觉光会这一招不行。

    只是我深读历代各种书籍,也立刻清楚,不管怎么说,只有足够的实力或者资本来支撑,才能施展此技,不然恐怕达不到什么效果。

    我嘿嘿笑了笑,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个神技发扬光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