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化从鲲开始〕〔悠闲乡村直播间〕〔灵武战神〕〔女总裁的特战兵王〕〔最强都市神兵〕〔航海与征服〕〔王牌近身保镖〕〔海藏〕〔热力学主宰〕〔美女总裁的贴身兵〕〔快穿救赎:邪恶BO〕〔他儿子有个亿万首〕〔悬夜人〕〔偏宠替身娇妻〕〔都市之重生修仙〕〔武侠之侠客风云传〕〔九龙圣祖〕〔隐婚缠绵:影后娇〕〔天神诀〕〔竹马谋妻:误惹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四十章 净世,妖刀
    红尘罪恶劫?那是什么?

    我有些不相信,四下看看,掀起衣服尤其是重要的部位,仔细谨慎,小心认真的全部察看了一遍。

    而后才松了一口气,确是身上没有什么了零部件掉了。

    只是,我这口气才吐出去,就又匆匆吸了回来,头皮发麻。

    “你是谁!”

    我不知道应该朝哪里喊,看着那悬浮在我面前的银刀,感觉它不好惹,就朝着身体的另一边喊去。

    “你是在找我吗?”

    我耸然一惊,向后跳出去一步,眼睛一瞪,一眨不眨的看着刚才我脚下那里。

    此刻,那里竟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气流,正在从地面上升起来,我敢肯定,那声音就是从中传出来的!

    只不过看着这样一团,非人非兽,瞧不出性别,望不出年龄的黑色气团,我是提不起丝毫的高兴来。

    “对!是找你,你是谁!还有,那个红尘罪恶劫又是什么东西?”

    “我么?”

    那团东西缓缓飘了起来,竟从其中幻化出了一张嘴巴,围着我绕了几圈,似想了想后,嘴巴一动一动,就有话语传出来。

    “嗯,我就是红尘罪恶劫。”

    我瞪大眼睛,使劲揉了揉,不敢置信,这东西是从我身上掉的么?什么红尘罪恶劫,那又是什么东西?

    “怎么可能…”

    我喃喃了一句。

    摇摇头,继而,奇怪的盯着它。

    “你为什么叫红尘罪恶劫?”

    “我想想。”

    它想了好半晌,一动不动的,那化出的嘴巴抿着,似乎真的在思考一般。

    在这个期间,我围着它转了好几圈,观看起来,考虑之后也没得出个结果来。

    但我确定,我确实没见过这东西,也没听说过,或者在书上见到过。

    虽说王者大陆太大,无奇不有,无怪不有,就算是石头成精自化一城,或者是那大海通灵取人为妻,还是自然之子庇护森林的精灵,是真是存在的。

    可这,一朵乌黑蓬杂的棉花成精通灵的,倒没听说过。

    莫非,这没听说过,没出现在大陆上的东西竟让我先瞧到,先发现了?

    那不行,既然是我发现的,我要给它起个名字才是,总不能让它顶着个什么红尘罪恶劫的名字到处乱跑吧。

    一是难听,二就是没什么意义,这样叫,还让我以为是当年那个非潮流年代又降临了呢。

    听老人说过,那个时代,如同颠覆一般,所有的常知几乎都被推翻。

    当然,并非说是世界被颠覆,王朝走向毁灭。

    只是说……相对于常理和历史正常发展的轨迹太说,如同异类奇葩一样,平日间怪异之事纷纷被人拿来效仿追赶,引以为潮流。

    譬如,程咬金爱爆衣的癖好,和人们莫名其妙冲天蓬松的头发,或者是身上挂着许多环形铁环,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行径,都是那时的标志。

    老人们一边给我说着,目中浮现出追忆之色时,竟似怀念,最后只能摇头叹息,对我说:那真是一个让人无比怀念的时代啊!

    是,我不懂,可那样的非潮流,本来就是有悖于世界发展诡异主流的存在,怎么能够被搬到正史和潮流上呢?

    所以,对于它这名字,我就更加上心了。

    “红尘啊~”

    那朵灰黑色脏兮兮的棉花开口,把我吓了一跳,勉强将思绪拉回来,我吓它一句,

    “做什么,很吓人的!”

    “继续说。”

    我见它温顺的闭嘴,便很是欣慰,又给它道。

    “红尘啊就是所有人的意思,罪恶就是很邪恶很坏,每个人都存在的东西就是红尘罪恶劫。”

    哦!

    我算是明白了,人生在世,岁月茫茫,红尘滚滚万物应劫。

    “那你为什么不叫所有人都要应的红尘劫?这样不是更简单直白么!”

    我撇撇嘴,说道。

    “这个嘛,他们这样叫我的,所以就叫这个名字了。”

    它讪讪的答到。

    我点了点头,只是看它这模样有些不爽,叫它,

    “你这样看起来很别扭,能不能再长几个眼睛,鼻子耳朵什么的,让我看的舒服一些。”

    “哦哦,好!”

    只见它那嘴巴上面一阵翻腾,灰色气流涌动时,扭曲出了一个部位,顿时让我吃惊更是古怪的看着它。

    它竟挤出了三只眼睛,四只耳朵,倒是鼻子正常却如个女孩一样,又小又高挺。

    它的三只眼睛转动时,齐齐看向我,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偏偏那目中色彩像个小孩,明亮而懵懂。

    我冲它摆摆手,无奈,那就这个样子吧,虽然有些奇怪,可有个‘人’陪着还可以。

    继而,我又问了一些它关于此地的问题,越听越吃惊,越吃惊越想听,我的探索欲都被激发了出来。

    “那么,此地就是镇压天下所有罪恶的地方,是罪恶之源么?”

    “不能这么说,应该是处理万物邪念的地方,只要生灵存在,心中就会有邪念,散发出来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将会使其走向毁灭和灭亡,所以啦,就有那些被称为魔鬼恶魔的人存在了。”

    “红尘老魔是真实存在的?”

    它点点头,不远处,一道白光打下来照亮了一处区域。

    一张石板上,背对着我,坐着一个身形佝偻的身影,只是一眼我就认出,真就是之前那个红尘老魔,看样是确有其人了。

    “那他,为什么在这里?”

    “之前,这里都是他镇压着,因为他罪恶滔天业火难焚,以弑杀邪道达到了一个无人能及的地步,身上邪念深重,所以将他镇压在这里,并且以他的邪念和修为与这万世罪念相抗衡,达到镇压的目的。”

    “那他……”我一惊,继续盯着他的背影看,有些不解。

    “死啦,早就死啦,所以我才出现。”

    我浑身一抖,口直心快,看着它道,

    “刚刚是你要杀我?”

    说完之后就有些话后悔,但也无碍,直直的盯着它那三只眼睛,想要看出它的真实意图。

    “不。”

    它摇摇头,也不对,确切的说是那张奇怪的脸晃了晃,我失望,并没有从它的眼神中找到什么我想要的东西。

    “是它。”

    它转头身去,看着那插入地面的净世妖刀,说道。

    “它?”

    心中不解,这刀虽是奇异,可取我性命的说辞,恐怕……

    “它的上一任主人是红尘老魔。”

    正当我心中哼唧,以为它唬我时,却听到这样一句话。

    对它眨了眨眼睛,如果是那红尘老魔的话,因为他罪孽滔天,邪恶无比,杀人之事如同吃过的饭,走过的路,不胜其数,也就不奇怪了。

    它也对我眨了眨眼,很怪异,但也给了我回复。

    我倒吸一口气,倒退一步,问道,“它为什么要杀我?”

    “呃,这个问题嘛,它想要脱离这里,重现于世。”

    我听得出,红尘罪恶劫的声音有些低沉,三只眼睛中的都浮现出了认真之色。

    “杀的日月不光,苍穹颠覆换青天,杀尽世人吗?!”我呼吸急促,心中所想,皆是那血腥画面,若是让它逃离此地,那还不是将有一场灾难降临大陆上么!

    “不是。”

    “给它主人报仇?掀翻长安城?”

    “也不是。”

    不是杀苍生,不是报私仇,那重现世间又有何用?

    “它……”

    我移目过去,看着它,思索一阵后,语出惊人。

    “它想要净化苍生,灭绝罪孽,以洗刷它的罪恶。”

    啊!

    这怎么可能!我大叫一声,那声音传出后又被弹了回来,震得我耳朵疼,可我更在意这个说法。

    “嗯……根据我脑袋里的说法,它原名叫作净世。

    被一位强大的刀客握在手中,用它行侠天地之中,为善除恶,为正道保驾护航,虽也斩人,但刀下之魂皆是罪孽滔天之人。”

    “不信,你看它的刀身上,是否刻着净世二字”

    跟着它的话语,我走过去,仔细的观看后,终于在花纹的下方,刀身一处极不显眼的位置找到那二字。

    竟是暗淡无比,仿佛被磨灭了一般,只剩下了一些粗糙的痕迹,还保留着它的名字。

    “净世……”我轻念一句,它竟化为了一道银光,蹿上天去,落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它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心中疑惑时,也恍然而悟,伸出手,竟好似传出了一阵吸力。

    它直接落入到我的手中,被我捏住,其中竟有一股好似欢快的情绪传出。

    此刀,有灵!

    此时此刻,对于红尘罪恶劫的说法,我已经几乎认同。只是我知晓,净世的故事恐怕不止如此。

    “后来,那刀客陨落,过了多少的岁月,几经波折,它落入到了红尘老魔的手中。红尘老魔当时还未入魔,得此宝刀更是想要苦心修炼,出人头地,让那些瞧不起他的人都后悔。”

    我点头,每个人并非生性就恶,在那个阶段当中,都有其相对的善恶之分,或许以不同层次的想法来看。

    善,也许是恶,恶,也可能是善。

    “不过,当有一天他失手杀死了一名欺负他的恶霸时,却意外的发现了这把刀的秘密,竟能够将那种邪念转化为某种力量,被他所吸收。”我摇着头,只道,贪婪是罪孽的源泉。

    “当时的他是既高兴又恐惧,因为那修为的提升,胜过他苦修数载。

    最终,因为许多的原因,他难以忍受那种诱惑,在贪婪驱使下不断的汲取,也从行侠仗义之途走上了滥取性命的邪修。他的心性,也在力量进一步提升时堕落改变,直到他的手上鲜血无数,到了遇人便杀,嗜杀成性的地步时,银刀才反应过来。

    只是为时已晚,以它的力量根本无力回天。甚至受制于他,被他用来随意杀戮,以此来作为侮辱和摧残,磨灭它净世的特性,在万世唾弃征讨中,也就有了红尘老魔和妖刀的称呼。”

    “妖刀……”

    这把刀上,沾染的鲜血,已经难以磨灭。

    名为净世,最后却落得个妖刀之名,也许,只有在那刀客主人的手中,它才是净世,才是……净化罪孽的正义之刀。

    可在红尘老魔的手中,不仅磨灭了它所有的荣耀,还将它践踏在无尽的地狱之下,永世难得翻身,冠以妖刀之名。

    它在我的手中,传出一阵阵的轻颤,发出刀鸣声,如同悲鸣一般。

    那段往事,那段经历……也成为它难以磨灭的噩梦。

    手中,我将它握的更紧了,同样也感受到了它的回馈,它仿佛贴到我的手上一样,紧紧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重生之夜少独宠娇〕〔我的邻家空姐〕〔神级升级系统〕〔最强透视〕〔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完美主播〕〔大千劫主〕〔第一强者〕〔君临星空〕〔不朽之路〕〔极品全能小仙农〕〔从姑获鸟开始〕〔从励志到丽质[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