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西游flowerfour〕〔炮灰女配大逆袭〕〔溺爱成婚:早安,〕〔异界召唤之神豪无〕〔重生之鬼界公务员〕〔启禀王爷:王妃,〕〔我见军少多有病〕〔我停在这二天〕〔真龙〕〔神话烘炉〕〔绝世符神〕〔万武天尊〕〔官路女人香〕〔亲兵是女娃〕〔嗜血霸爱:爵少你〕〔硬汉奶爸〕〔纯阳第一掌教〕〔我的肾变异了〕〔大唐好相公〕〔重生危情:邪少暗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四十八章 白衣入霜雪,剑斩日月星!
    竹林内,宛如才下过雨一样,地面还是潮湿的,有着水滴顺着竹叶滚落下来。

    脚下踩着青石板,一条小路如通往幽境一般,蜿蜒中不知去路,周围被竹林包围着。

    我很好奇,此地没有阳光,为何这些竹子生长的会如此茂盛,这般直立,即便是外界我也不曾见到这样的竹林。

    便问,“岳……岳二兄长。”他和我数了数自己的年岁,硬是让我叫他哥哥,但我觉得即便已经聊熟,但还没有熟络到那般地步,尊敬称谓还是要的。

    便退而求其次,他说自己排行老二,叫他岳二就行。

    我也知晓,他明白我的想法,心中无奈中,只能喊他一声岳二兄长。

    他摸了摸下巴,似乎要捋胡子,可却没有胡子给他捋上,便尴尬的一咳。

    “九思还有什么事情要问吗?”

    “此地……此地没有日月星辰,风霜雨露,为何这竹子能长成这般规模?难道是从外面移栽过来的吗?”

    他的手一僵,随即放了下来,站定住,我也停了下来。

    看着我,许久,若有所思,神色带着些高深莫测之意,说道,

    “别人以水灌溉,日月精华滋润,风霜雨露吹打,也未必能生此竹。”

    “为什么?”我问。

    “因为此竹……是以心种出的,不需要任何东西,便可生长。”

    以心种出?这是什么方法,莫非只是种下去而已,长不长全凭它自己的意愿?

    他见我还要再问,一伸手,神色古怪的道,“等会见到大哥你便知道了,此片竹林全都是他种的,反正我是种不出来。”

    我点了点头,也便没继续问下去。

    走走停停,多是我问,岳临空给我讲。而这片竹林中,果真应有具有,还有一些我平日间见不到的东西。

    如那展翅开有一丈多宽的仙鹤,颜色斑斓多姿成群起舞的蝴蝶,两只缠绵在一起双宿双飞的鸟儿……

    甚至还有一些异兽,长的比普通动物奇怪许多,那是妖兽!

    不多时,前方传来阵阵溪水声音,岳临空立马住了嘴,正色中大步往前。

    “等会千万不要顶撞我大哥!”

    他语气严肃,我点点头,记在了心底。

    那声音泠泠,如同玉佩撞击般清脆,这青石之路转而往下,沿着走去景象又大不相同。

    竹子越来越少,走到最后,周围已经空了出来,只剩下了一汪水潭。

    水潭边上有个龙头,有着水流淌出来,那如鸣佩环般的声响就是它发出的。

    隔着不近的距离,都能看到那水潭中的水清澈无比,毫无波澜,底部如有一块圆石凸出一样,擎起了整个潭水。

    渐渐走近,这才发现,那潭底并非是光滑的圆石,而是有着不少地方凸起,化为了不同形状的水中嵁岩。

    只是,同时的却有一股寒意席卷而来,让我感到一丝冷清,仿佛此地凭空凉了几分一般。

    我回头看了眼岳子琛,他依旧还是那副模样,只是走在这里,很不适应一般,走走停停的。

    辗转几番,围着小谭绕行,却见其中有几条颜色各异的鱼儿,一动不动的,如同假的一样。

    可随着我们的走近,却倏地游动了起来,跃出水面,如和我们玩乐一般。它们跟着我们,争前恐后的跳跃出来。

    终于,在青石路转而往上走时,那些鱼也如同到达了终点一样,一个个猛然跃起,从一道拱门模样的石头上跃过,而后摆着尾巴往回游了过去。

    我恍然大悟,这些鱼应该是龙鱼,难怪会如此有灵性。

    岳临空早已落我先去,而我被这四周的景象吸引便走慢了几步,此时回过神来,暗道失礼。

    抬起步便走了上去,大概有二百步的样子,已经来到了山头。

    此地更是清冷几分,让我不由得拢了拢衣服,目光扫视中看到了岳临空的身影。

    而他面前是一个负手而立,背对着我们的男子。

    不用想,那人一定是自称天厄老祖,岳临空和岳子琛的大哥岳青天了。

    此人我只是看他的背影,就有种被惊艳的感觉,身材颀长,束发成髻,一袭白色衣衫如同白雪一般不沾丝毫污秽。

    他抬着头,不自觉的,我也跟着抬头看去,可看去还是一片漆黑,还有那莫名的压抑。

    也不知,他到底是在看些什么,而看他这般模样,好似已经这样看了好久好久。

    我放慢了脚步,轻轻的走上前去,不敢惊扰了他。

    只是,岳子琛却站在了原地,低下头去,不敢看他。

    就这样,我站在岳临空的身旁,一声不吭,静静的看着岳青天。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已经站的双腿发麻,呼吸着此地的空气,都如刀子入口鼻中一样。岳青天没有丝毫征兆的,低头转过身来,这两个动作同时完成,我的身子正一抖时便与他对视上了。

    他们三人的眼睛极其相似,都很大,让人看一眼便能记住。

    可是,他的那一双眼睛中却没有了任何的光彩,如同一个空壳一般,里面没有任何的灵魂。

    我再次身体一阵,这双眼……里面全是灰白一片,他的眼睛是瞎的!

    这样的人……

    “心中能见,凡俗之物也便无用,你何苦这样为我难过?”

    岳青天开口,声音冷冽无比,如冰寒之地中冰封的雪山一般让人闻而却步,只是那声音偏偏又动听无比,如同天籁。

    他竟好似能看透我的想法一般。

    动听而又冷冽的声音,卓越不凡的容貌仪表……这样的人,放在哪里,恐怕都是如众星所拱卫的日月一样,是任何人关注的焦点。

    唯独那双眼睛,是美玉中的瑕疵……可我觉得,那双灰白的眼睛,却更添了他的风姿,遗世独立。

    我不知回什么话,即便双目已经失明,可他盯着我时仍觉得被人看的通透了一样。

    “过来。”

    他不是对我说,岳子琛似犹豫一番,这才迈步走了过来,只是他那只断掉了手臂的肩膀处,却抽搐了一下。

    即便,之前被斩下时,也没有出现过的表现。

    很明显,岳子琛很怕他的大哥,怕眼前这个双目瞎掉的男子。

    “很好。”他淡淡的开口,冷冽之意更甚。

    岳子琛身体一震快速抬头,岳临空也变得慌张了许多。不知是否受两人的影响,我也有些心慌的感觉,站在这里有些不知所错。

    “大哥不可!”

    只见一道光芒略过,一柄剑落入岳青天的手中,只不过却被他反拿在手中。

    我瞪大眼睛看去,吃惊中很是不解……那长剑从他胸前刺入,贯穿过他的整个身体,从背后露出半截剑身,一剑两洞!

    紧接着,他伸手将剑扯了出来,出奇的竟然没有一滴血滴下来,就算是那身衣物上,也没有出现丝毫的血迹。

    只是他手中的那柄长剑上,却密密麻麻挂满了血珠,将剑身全部包裹,似一柄血剑一样。

    他另一只手的两只手指捏住,从剑身上抹下,作剑诀模样,只见血滴顺着剑尖落了下来,滴在他脚下的土地中。

    立刻,竟从其中长出了一株黑色的花朵,那朵花摇曳着,吸收着岳青天的血液逐渐的开放了花苞,花瓣轻薄且少但却瓣瓣相护,沉重而又凄惨。

    我目光扫过身后的岳子琛,他此刻睁开了眼,一动不动的睁大着,完全没了之前那种淡漠而又平静的滋味。

    目中满是悲恸,更有自责复杂,许久,他垂头丧气的落下了眼帘,嘴角竟勾起了一抹笑容。

    那是苦笑。

    岳临空也重重的叹了口气,静默不语。

    许久,当那朵黑色的花完全开放了后,只有光芒一闪,已经被他长剑收了起来,但却找不到在哪里。

    “大哥,他是殷九思。”岳临空向他道。

    岳青天点了点头,问我,“是你斩了子琛的手臂吧?”

    我呼吸一滞,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回道,“正是我。”

    “你在撒谎。”

    嗯?我一愣,有些不解,若是他问罪于我也就罢了,可偏偏见到岳子琛断臂之后,先一剑穿身刺了自己一剑,让我更摸不着头脑。

    只是,要杀要剐也随他。

    “你本心不是如此。”我还不待说话,他又传出声音,让我心神一震,想要反驳,却随后沉默了下来。

    确实,若非净世妖刀,岳子琛也不会断掉一臂,岳青天也不会刺自己一剑。

    “世间有很多非本心如此的过失,若是都原谅不付出代价的话,世道只会变得更糟罢了。”我道出自己的想法,盯着他的眼睛,即便灰白一片但我相信,他能够看到我。

    “你看这朵蔷薇花。”他指向地上那朵黑色之花,没想到竟是蔷薇。

    “它便是舍弟犯错的代价,子琛今生都会被它煎熬纠缠,直到死亡。而你的代价,就是到了这里,见到了我。”

    “白衣入霜雪,剑斩日月星!”岳临空低声说道,从他身体中似崛起了一股骄傲一样,自豪中又对岳青天尊崇无比。

    那样的目光,那样的神色,即便是对自己的大哥也决计不应该如此。

    恍惚中,我发觉过来,若是让我见到真正的李白也应该是这样的吧?那种尊崇和敬意是从内心深处蔓延出来的。

    “见到我这个罪孽滔天的岳青天,看到了被万人唾弃,被无数之人戳脊梁的天厄老祖。”

    “也许……这样的代价已经足够了,你不必再自责。”他挥了挥衣袖,已经将我和岳临空送往了远处,唯独留下了岳子琛。

    好似一缕风卷着我一般,双脚离地,竟然凌空飞了起来。

    而在飞去的过程中,放眼这里,竟然长着一片片的黑色蔷薇花!

    我浑身一震,吃惊无比,若是每一朵都是这样来的,他要刺自己多少剑?

    “大哥他……此生没有杀过任何人,唯独一次,只身踏入大明宫,斩了唐太明宗!”

    翁的一声,我怔怔的看着那孤傲冷清的身影,渐渐远离时,才发现,他们脚下便是小潭。

    水尤清冽,龙鱼嬉游,目可见底,似有阵阵寒气升腾而起。

    此地凄神寒骨,悄怆幽邃,其境过清难存生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姑获鸟开始〕〔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重生军嫂有点甜〕〔君临星空〕〔逆天炼丹师:妖神〕〔一品道门〕〔大完美主播〕〔永生不灭〕〔最强透视〕〔万界垂钓系统〕〔天骄战纪〕〔邪王独宠:纨绔异〕〔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