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世神凰〕〔极品妖孽强兵〕〔青梅萌萌哒:竹马〕〔天神学院〕〔校花的无敌兵王〕〔娇妻狠大牌:别闹〕〔快穿攻略:黑化请〕〔Hello,神秘老公〕〔重生八零:军妻有〕〔鬼妖曈〕〔甜宠101分:腹黑大〕〔宠婚甜酥酥:小鲜〕〔网游之神王法则〕〔原来我是妖二代〕〔大神别跑,哥罩你〕〔混元道纪〕〔重生之黑萌的养成〕〔乔先生,撩妻上瘾〕〔快穿之反派BOSS求〕〔仙庭封道传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四十九章 别离
    我心中久久不能平复,坐在竹屋内,仍然出神。

    岳青天没有杀过任何人,但唯一杀的人,却是大唐帝国曾经的掌控者,帝王,唐太明宗?

    大唐乃王者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不论东方诸国如何混乱,西北魔种如何猖狂,南部数州如何动荡,只要有大唐存在的一天,这个世界便永远不会成为乱世。

    它的强大无与伦比,即便是神明,是超智慧生命体,见了这庞然大物的主人也要尊敬以待。

    唐太明宗,他的地位身份已然立于了这个世界的顶端,权势滔天,手下能人异士多如牛毛,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也不为过。可,就是这样一代君王,竟最后殒命,死在了岳青天的手中。

    虽说杀个君王也是杀个人,只是这个人所代表的含义不同罢了,天下大势系于大唐,大唐命运系于君王。

    一国之君的陨落,无异于大厦将倾,也许在那个时期,整个大陆都陷入了动荡之中。

    而那场权力与地位的争夺中,一定也是腥风血雨,觊觎与贪婪交织,向往和渴望共眠,野心勃发犹如野草,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君王的陨落造成。

    可能会有无数的百姓,在那动荡中颠沛流离,家破人亡,民不聊生。

    我心中的巨浪根本不能平息,任谁听了这样的言辞,都要觉得荒谬至极,信口雌黄,根本不会相信。

    只是越是这样颠覆性的言论,一旦让人疑惑起来,便就更加的惶恐,难以自拔。

    我此刻就是这样的心境,从别人口中吐出,我也许只会当成个笑话来听。可从岳临空口中说出,我心中已有半分相信,再看那瞎掉了双眼惊才绝艳的岳青天时,又添了三分,八分相信已经足够肯定了。

    许久,我才愣愣的回过神来,看向窗外,一阵风掠过,竹林纹丝不动,竹叶却簌簌而响。

    恰在此时,岳临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手中竟提着一坛酒,看我不再那般无神后,大笑着走了过来。

    拍拍我的肩膀,那双大手十分有力量,即便没有几分落在我身上,我也依旧可以感受的到。

    “没必要放在心上,我大哥就是那般。”

    我摇了摇头,“岳二兄长,你大哥他……真的杀掉了唐太明宗?”

    “真的。”

    我浑身一震,随即安定下来,“有什么缘由么?”,不知怎样回答他。

    他哈哈一笑,取出酒碗,自顾自的倒了一碗,仰头饮尽,一滴不剩,放在桌面上时那个碗好似才拿出来一般。

    “因为我们是恶人啊,他是天厄老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他反问于我,顿时哑口无言,他让我一定要相信他们是罪人,关在此地理所应当,又被称为天地人三厄老祖,想来也做了什么神怒人怨的事情了吧?

    不知这陨灭大唐的君王,是否算那天怒人怨之事,但至少也是古来今往仅此一例。

    “所以,你们付出的代价便是被关押在此地?”

    “至少目前是这样。代价远不止如此。”他目光移开,看向了远处,神色沉郁并没有继续说。

    我心中在想,弑君之罪是天下罪不可赦之罪过,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是这般的。

    此罪株连九族,甚至十族也并非不可能,毕竟这样的做法骇人听闻,不可饶恕。

    岳临空没说,我也没问,只是那代价恐怕真的如他所说,远不止如此,更多的则在那沉默和移目中,随着岁月的推移而深藏起来。

    稍后,他移目回来,倒了两碗酒,一碗递给我。

    “大哥一生行善无数,犯的错也只是为我们弥补罢了,我愧对大哥,愧对三弟啊!”岳临空一笑,有着说不出来的凄惨滋味。

    我想,这位岳二兄长与我一般,都不擅长藏匿心中想法,即便是要去掩盖也都无法彻底的藏住。

    我接过他手中递来的酒碗,低头中,看着酒液盈满碗随着我手中的细微抖动而泛起的涟漪,似江河湖海泛滥蔓延堤岸,也许我的手抖动再剧烈一些,便会洒出来。

    酒中倒映着我的影子,在涟漪中扭曲花了起来,只是也能见到,眉间若有若无,似浅又深的几道沟痕。

    我一恍惚,揉了揉眉心,那略有些僵硬的褶皱才消失了一些。原来,我都长皱纹了。

    摇摇头,身心也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呷了一口,初入口时如同清水一般,可随着口腔温度将其温热后,一股淡淡的清香迸发而出。

    像棉花糖融化在嘴中一样,在舌头上跳跃着,在牙齿间辗转着,沁人心脾。

    吞咽下去,竟化为了一片冰凉,让我全身更加舒畅中,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岳二兄长,是非善恶休与外人说,可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岳青天大哥他……一定会有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天。”

    岳临空慧心一笑,旋即摇摇头,“是非难分,善恶难辨,功过两不论。殷贤弟,你……日后不要分的太清,世间公道不在人心。”

    我放下酒碗,此酒清冽,清香中是竹子独特的气味。

    看着他目中的莫名光芒,我点头回应,将他此话记在心中。又想到,那汪谭水,清澈无比,四周幽静,没有任何的植物生长,也不适合人们的久居。

    也许,那凄凉寒气也是因此而生。

    时间,大概过去了三天。

    只是此地无日月星辰,虽难辨时间消逝,可也有一些如朝菌之类的生物,不知晦朔间生命便无,或者是有如夜莺般的,长久撕裂着睡眠。

    以此来推断,大概三天。而对时间的推测,让我不由得的去想,他们身处此地不知时间几何,岂不是更添了困苦惆怅?

    若是有时间观念,最起码还有着念想的盼头,可若连时间都不知晓,都失去了观念……我沉默着想到,时间若没有了存在的痕迹,一切将变得可怕无比。

    尤其,是对性格和心灵的煎熬,只会越来越深刻,越来越迷失自我。

    这段时间,我见过岳青天一次。当时他手中捧着一株绿色幼苗,踏着虚空而来,竟是飞在半空之中!

    只是比他临虚而立更让我惊讶的,是他将那幼苗放入土中,默默的观望着间,竟有一根竹子拔地而起,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长成了参天模样。

    我终于明白,此地无风霜雨露,无日月星辰,为何会有这样一片万年竹,也知晓了岳临空所说话语的含义……这些竹子果真非岳青天无法种出。

    他是用心去种,至于怎样让它快速的生长起来,或者存活下去,我也尝试过几次,每每都是无疾而终,也让我放弃了这条道路。

    “心中能容万物,双目便是无用之物,心念可活众生,日月便是无用之物。”这是岳临空的话。

    我虽不是嗤之以鼻,可也难高兴他在这说法半分,毕竟他也是需要双目,需要日月。

    可面对岳青天时,这种想法一瞬间也就都烟消云散了。他的身上如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感到十分的安稳,即便面对他一直冷冽的神情,也是如此。

    他的容貌让我自行惭愧,我所见之人,唯有那黑衣李白可与之相比,只是却少了他这样的一分孤傲清冷之意,静如处子不可侵犯,即便是貌美的女子,在他面前也都无地自容。

    而这三天,我除了岳临空之外,接触最多的便是岳子琛。

    他的手臂接了上去,是用那种蜈蚣连上去的,岳临空说,若是好生修养有朝一日也能恢复原样。

    岳子琛仍然是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模样,即便是看到我,也没有做出什么特殊的反应。

    唯独,将阿宝的两截躯体拿在手中,总是让我赔他人偶。

    岳临空却给我道,这是岳子琛记恨他的表现,平常中他根本不会说这样的话。

    而想到岳子琛变为这样的原因,以及这些人偶对他的意义,我心中长叹中也愧疚难当。

    当时只道这人偶邪恶诡异,便认为是邪嵩之物,所以不想给岳子琛一个说法,现在了解了之后,却又不知怎样赔他人偶。

    “你日后若是出去,到夜郎国,找到一处三颗大石上插着一杆枪的地方,从下面取出衣冠冢来,那是阿宝的红肚兜。只要有那个东西,三弟便能将阿宝修复。”岳临空终于和我说了这样一番话,让我赶紧应付岳子琛,这才使得他不继续念叨了。

    三天……也该走了,就是不知小妲和阿狸,以及那王大锤等人怎么样了。

    此地是天牢下第十六层,具体深入地下多少距离,即便是他们也不得而知。

    而且,因其存在的重要性,天牢本身就是一件宝物,使得此地如同一个小世界一样,与外界不通却相同。

    说的直白一些,这天牢就是一个大盒子,每一层就是在大盒子中放些小盒子,叠在了一起罢了。

    这里是真正的暗无天日,以世人的角度来看,关押的都是大陆上最穷凶极恶,最罪恶滔天的罪人。

    而他们有方法,可以让我直接越过天牢最后十层,直接到达第八层。

    岳临空说,第八层到第十六层,关押的都是他们这种罪恶滔天的‘大恶人’,而八层往上,则是平日间所见的那种罪犯。

    我点点头,看着正一脸笑容,带着些遗憾神色,始终背负着双手的岳临空,心中也不禁感慨起来。

    只是,他们三兄弟,临别之前却只有一个人来送别,怎么说也显得凄凉了一些。

    “岳二兄长,你回去吧。”

    我挥了挥手,和他告别。

    情绪有些难以抑制,只怕自己情不自禁,伤心过度,走时还给岳二哥留下这一印象。

    便挥着手,颓丧中转身过去,道,

    “月有盈亏花有开谢,人生之中多有离别,岳二兄长,此去经年,应是无人不识君。”

    我落下了手,都感觉到浑身没有了力气一样,这还是我第一次与人分手离别,心中不觉空想。难怪自古到今那么多人伤离别,原来竟真是那样悲叹之感,此时一别,再见却不知何时了。

    那为什么当时从谷中逃出时却没有这样的感觉呢?哦,我忘记了,根本没有人送别我,只恨不得敲锣打鼓摆家宴庆祝了呢。

    我迈着大步,向着与他相反的方向走去,此处应该是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模样。所说缺少了那一分的夕阳光芒,可也依旧能够衬托我那萧瑟彷徨的身影。

    恐怕此时,岳二兄长一定很是难过。

    “殷贤弟,你往哪里走?”

    我一愣,刚才的什么萧瑟和悲伤之感,一瞬间消失,抬起来的脚缓缓放下。

    身体有些僵硬,转身中,摸了摸头,看着岳临空古怪的神色,更加尴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杀手兵王俏总裁〕〔第一强者〕〔逆天炼丹师:妖神〕〔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君临星空〕〔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我的邻家空姐〕〔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