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道鬼尊〕〔恐怖考试〕〔重生之千金毒妃〕〔超级兵王混都市〕〔我的皮肤强无敌〕〔皇后在上:帝王,〕〔美漫从超人开始〕〔咕咕的艾泽拉斯〕〔大侠上位〕〔灵气逼人〕〔万界之大佬都是我〕〔莲花仙印〕〔阴阳度魂师〕〔周末甜品师〕〔贤妻很忙:将军,〕〔琦玉的二次元之旅〕〔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诱妻入室〕〔偏执老公任性宠〕〔幻想娱乐帝国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五十四章 我乃笑傲散人殷九思!
    三天了,距离我从天牢中走出,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

    透过窗户,向外看去,依旧是一片冰天雪地,只是相比之前,那冰冷中多了许多生机活力。

    我叹息着,摇摇头,也许本来就是如此,只是因为地方不同,产生的心境也不一样罢了。

    看着外面那覆盖着一座座房屋顶端,形成一片白茫茫的白雪,我的心就似那在屋檐边缘的雪粒,也许风一吹就飘飞下来,也许太阳的温度穿透天地降临下来得第一瞬,最先融化的便是我。

    虽说已礼相待,可不论我去哪里,就算上个厕所,都有三个天府之人跟着,美曰其名护我安慰,但我更想鲜血淋漓露骨的揭露,这就是监视我!

    而且,还限制我的活动范围,总结下来,就只有吃饭的大厅,睡觉的屋子,和解手的茅厕。

    即便我再如何反对,也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我,除了那三个人的沉默和僵硬表情。

    “你们不吃饭么?”

    “你们不睡觉么?”

    “你们不上厕所么?”

    “你们妈妈不想你们么?”

    ……

    回应我的只是那冷冰冰,宛如石头一样的表情:如丧考妣。

    所以,与其让这三个如丧考妣的天字多少号跟着,不如待在房间里,安静的许多。

    将窗户关起来,我回想着李元芳就气的牙根痒痒,若不是我将他从天牢上面扛下来,他早就去见尸骨未寒的父母了!竟然还这样对待我。

    而且,当时若不是我给他取暖,他能醒过来么?醒来时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当真以为我殷九思是个断袖啊!

    哼!

    我自个生闷气,转身直接上了床,躺在温软的被子中,驱散一切的寒意,让我的愤怒瞬间又烟消云散。

    还说,这几日我不适合见任何人,就算是小妲也都不可以,只是告诉了我,一切都安全,已经派人保护了起来。

    不过,我总觉得有些奇怪,在我谈及小妲时……李元芳似乎有所闪躲,虽然不是说小妲出了什么事情,但似乎对于她,李元芳不想多言。

    我总觉得,他们对我隐瞒着什么,就像当初我不知道小妲是魔种一般,虽不至于让我愤怒,但也心中有这样一丝忧虑。

    将被子一把扯过头顶,呼吸在自己的面前化为热浪,渐渐的,我的思绪越飘越远,与外面簌簌的风雪声一齐,化为了那个记忆中逐渐模糊的画面。

    师父,你还好么?

    ……

    第四日,当那敲开黑暗的第一缕阳光洒落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梦乡中,听到那声音,迷迷糊糊中我已知晓,定是让人喊我起床了,今日就是入朝大典,极其繁华。

    我蒙住了头,这样让我感到更安稳一些,只想再眯一会,只是一会而已,也无伤大雅吧。

    可当那被子盖在我脸上时,更加舒服了许多,身体里如传出了呻吟,疲软中更不想起床了。

    “砰!”

    啊!

    我直接睁开了双眼,一把掀开被子,向外看去时,直接一阵寒冷的风吹进来,我赶忙将被子再次拉回来。

    那扇门被人一脚踹开,如被摔碎了一样,一道黑影直接走了进来,却没关上门。

    “你……”我惊恐的看着他,有些害怕。

    “快起来!今日是什么日子你忘了?”

    听到是李元芳的声音,我下意识的送了一口气,将被子使劲的裹了裹,一边回道,

    “知道了,知道了,再睡一会也没关系的……”

    可是,还不待我说完,只听到一声冷哼,比那吹入被窝中的冷风还要让人感到冷冽。

    “现在就起,不然我将你直接拖到外面去!”

    我浑身一抖,什么睡意一瞬全无。听到他话语中的森然之意,赶紧摆正身躯,一脸正色,立刻从被窝里钻出来。

    “赶快穿戴好,到大厅来,只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若是晚了半分……哼!”李元芳甩袖走人,大门都不关,只剩下一阵阵呼啸进来的风,冷冽的刺骨。

    他走了之后,我心中不爽,冷哼着将那大门关上,点上灯,暗叹自己命运多舛。

    只是也不墨迹,心想进入就要入宫,见到这大唐君王,被誉为万古一帝的女皇陛下,心中顿时也升起万千情绪,感慨,兴奋。

    我想,就算我师父平时怎么吹嘘自己,可这女帝他没见过吧?大明宫,长安的中心,长安,王者大陆的中心,而我……哼哼,将会成为那些见过我之人的中心!

    我打开李元芳给我的包裹,被黑布裹着的是一套衣物,刚打开如同闪烁着光芒一样。我瞪大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更是小心翼翼,生怕皱了它。

    那出现在我眼前的,竟是一块明亮的金丝雀色的面料,入手极其柔软,又顺滑无比,还有阵阵冰凉之意顺着我的手传来,让我感叹中兴奋无比。

    而那光泽,即便在昏暗的灯烛下,也闪着光,让我目眩中更加爱不释手。

    第五十四章 我乃笑傲散人殷九思!-->>(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那光泽,即便在昏暗的灯烛下,也闪着光,让我目眩中更加爱不释手。

    心中,对于李元芳粗暴的行为,因为这件衣服的缘故已经原谅了他。我的心砰砰直跳,连忙将其取出,展开后,只见团以白纱缝制的流云彩朵出现,将其点缀的更是动人无比。

    我拿着它,仔细的观察。发现,虽然面料轻薄柔顺,可却奇异,形状完全没有改变。

    抖了抖,不过一会,我将它穿在身上。身上暖暖的,即便在这寒天雪地中穿着,也丝毫没有问题。

    我在室内来回踱着步,越来越感觉自己的神武英俊,只想自己若是出现在那朝堂上,是不是会亮瞎一群人的眼睛?

    像我这么帅气的人,若是被女帝看上,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是要探索无尽的知识,打败老夫子的人,怎么能轻易答应呢,真是个头疼的选择。

    我摇头中,叹了一口气,只觉应该露出一副忧愁模样,不应该喜形于色,毕竟我太优秀了,这让我怎么办?

    这里没有铜镜,倒也有盥洗池,从那水面的倒影中我俯身下去,越来越被自己英俊的脸庞,狭长有神的双目迷倒。

    只是外面传来的一声铜鸣,却让我浑身一震,散去那些念头时,脸都伸入了水中。

    我兢兢战战,连忙洗漱,最后踏着二刻钟的最后时分,理了理头,昂首挺胸,目光不往下看的走了出去。

    黎明前的黑暗,让我感到睡意全无,整个园子里都笼罩着蓝黑色之中,但府中却已经亮起了灯火烛光,几乎所有人都起来忙活。

    几经曲折,我终于见到了大厅,而周围那些仆从见到我,平日间对我也就只是敷衍问好。而今早上,远远地看到我就立刻停下脚步,观看中,眼睛里带着一丝尊敬,待我走过去,竟行礼,喊我一声,“殷大人。”

    我心中开花,更不能寒了那人的心,便停下脚步与他问好,但觉得只是寒暄几句未免太过敷衍,就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

    如此一来,当我从我的住处走来时,不知不觉天都快亮了。我整了整衣襟,推开大厅之门,阔步昂首,器宇轩昂。

    而当我一走进去,却见人影幢幢,整个屋子都站满了人,顿时让我心中一惊,再一想,糟糕,竟把李元芳的二刻钟忘记。

    我在人群中搜索李元芳的身影,却见大厅之中坐着一人,正是狄仁杰,李元芳便在他身边。

    此刻当我目光看向他时,他怒极而笑,嘴角竟挂着一丝让我感到不详的笑容。

    他低头向着狄仁杰去说,随后睁眼是,一双明亮的双眸瞬间锁定了我,我赶紧挺直胸膛,对周遭之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仿若无人一般。

    更是沉声,模仿我师父教训我时的口气,道,“狄大人,殷九思前来!”

    我目光炯炯,傲视群雄,大厅中所有之人,除了狄仁杰难有一人让我移目。

    这些人皆穿着朝服,也有一些穿着奇怪之人,似在暗中打量我。

    狄仁杰注视了我一会,竟露出了一抹微笑,可却让我心底毛骨悚然,而又不能表现于形,只能接住那挺起的胸膛来掩饰我颤抖的双手。

    “大人,此人……”

    一个留着白须的老头,靠的狄仁杰很近,皱着眉头瞥向我,似要告我状一般。

    “这位大人,此人是谁?此人身在何处?此人如何?”

    我大声开口,声音隆隆,震得我耳朵都疼。

    他还没说完,便被我打断,脸色有些难看,但也没有继续说,反而看向了狄仁杰。

    “今日乃大唐盛日,万朝大典,陛下君临盛世,开泰大陆。身当凌绝顶,所面对之事乃大唐之切急,宏图伟业,山河不朽,只为万世开太平,为往圣继绝学!

    这位大人……你为何今日这番模样,想要说什么,直说无妨,何必遮遮掩掩,模棱两可!”

    我大开大合,迈步间,那锦绣衣袍也似更加亮了许多。而挡在我面前的人,竟在我走去中纷纷让路,虽没去看他们的神色,但被这么多人瞩目也是我生平第一遭。

    心底紧张无比,可却不能表现出来,而在那心脏一刻不停的高速跳动中,又有莫名的兴奋在心中产生。

    我脑海中想到师父的模样,没来由的冷哼一声,一挥衣袖,只觉更多之人看向了我,既紧张又兴奋。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不知大人此时可知何为不惑?

    不明何为北辰,何为拱月之星么?”

    我见那白须老头哑口无言,只是吹胡子瞪眼的,很快迈过头去,心中便更加兴奋。

    “我虽年纪尚小,但也知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如今却有困惑缠身,不知大人能否赏脸为我解答?”

    “小生才疏学浅,未知生,不得知死,却又困顿己身,生死无常,有道天命。世道沧桑,为势者谓之正,逆众者言之邪,焉有正邪善恶之分?焉有是非恩怨之明?焉有繁盛破败之别?”

    我向前逼问,虽见李元芳神色古怪,可在那紧张与兴奋中,我的胸膛挺得更高,骨子中似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样,更是借着这个机会,问出了我所想之事。

    只是那老头脸色不断变化,不知是被我说的,还是被我问的,只得甩袖怫然,竟气冲冲的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中得意,呼了一口气时,笑着道,

    “古有大鸟……”

    “行了。”狄仁杰淡淡开口,瞧不出神情来。

    我立马闭嘴,但仍然一副天下风云任我叱咤的神态,扫视着周围之人。

    “你叫什么!”那老头,脾气有些暴躁,转头来恶狠狠的盯着我问。

    我叫什么,冷笑一声,刚要开口,却福灵心至,别人都有个别号,我怎么着名头也要大一些吧?

    “我乃笑傲散人殷九思!挂刀侍者净苍天,人面神玉温尔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一品道门〕〔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最强医仙混都市〕〔不灭剑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