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村女翻〕〔甜蜜上位:总裁,〕〔上神,你的夫君又〕〔甜妻难追:总裁老〕〔杨广的逆袭〕〔画满田园〕〔我开了一家黑店〕〔大魏武神〕〔灵魂网络〕〔随身水灵珠之悠闲〕〔太皇〕〔快穿逆袭:娇妻黑〕〔九阳帝尊〕〔都市伪仙〕〔农妃天下〕〔权谋:隐秘情事〕〔画春娇〕〔妃常撩人:王爷,〕〔快递小哥的镖师生〕〔青眉煮酒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六十一章 妖刀璨世
    登时,那围的近的群臣们,连忙向后倒去。

    在王垚的周边,给他留出了一席空地,让得他的动作,顺畅无比。

    那把大刀被他从背后抽了出来,宽大沉重,尤其被那脏兮兮的布条缠了起来,如被封存了一样。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动作,突然的,他手掌搭在刀背上,将刀横来,举到面前。

    似有流连但却没有丝毫犹豫,将系在刀把上的布条解开,一圈一圈将那布条松下来时,竟有着红色的光芒从中闪烁出来。

    我只觉喉咙被扼住,那红芒于我眼前绽开,炫目中,让我心底咯噔,已有悔意。

    而我腰间的净世,在此刻,轻颤起来,似想从刀鞘中抽出,被我一手按住,无暇顾及。

    嗡!

    布条完全从大刀上褪去之时,亦如黎明褪尽黑夜的残缺,风雪掩埋最后的行踪,此刀,完全重现于世,在刀魔王垚手中,刀锋逆着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那把刀,通体泛红,可却并非其本色,可以看到有些地方漆黑如墨,有的地方黑红相间,竟如同血染的一般。

    我的神色在面对那把刀时,终于无法镇定,胸膛缓缓无力,随后塌了下来。

    看的出,那把大刀的原本颜色是黑色,可却因为染了太多的血,难以洗刷,便成为了这个模样。

    王垚的双目,看着手中的刀,有些惆怅之色,片刻后摇了摇头,道,

    “它跟着我杀戮太多,被鲜血侵染已成了魔兵,封刀之时我想过,此生可能只会在面对李白时揭开它,可笑傲散人殷九思,你足够让它苏醒过来了。”

    我双目收缩,无话可说。可此时,我的心中镇定下来时,有明确的声音告诉自己,不能一意孤行下去,将希望全然压在别人身上。

    即使狄仁杰有着他万全的准备和打算,但我不敢肯定这种完整状态下的怒刀狂涛刀魔王垚,是否要杀人还能被人救下!

    那是拿我的性命在赌,也许,已经够了,我本就不是狂人,何必为了那颜面和并非我愿的约定而拼的残缺。

    这一瞬间,想清楚利害关系后,有些灰头丧气,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金色衣物,更觉羞愧难当。

    望着王垚,那认真且重视的模样,更觉得对不起他。许是,负了武痴的期望,比任何伤害来的更加痛切,而且也让人最难以忘记。

    他似乎看到了我的失落和颓丧,皱眉间如有不解,过了片刻,如恍然大悟,还不等我迈步往下走去,大刀遥遥指来。

    一瞬间,锋利从四面八方将我包围,切割着我的感官,仿佛被凌迟一般,身体每一寸血肉都在阵痛。

    “出手吧!”

    王垚语气加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在我心中爆发出来,他的模样和决绝之意,让我肯定,他将会在不知哪一刻就动刀,出手无痕,一阵无语。

    骑虎难下,刀尖挡住了我的去路,况且是一个武痴刀魔的饮生之刀。

    定了定,看着他,我长叹一口气,心中反而没了束缚,就算当着大唐满朝文武,当着万古一帝武则天陛下面前,承认自己无能又有什么关系,那本就是事实。

    我还要去探索无穷知识,去追寻黑暗与光明间不变的真理,去寻找没有永恒正义下却存在的永恒罪恶之源,去踏遍大陆土地。

    “我……”

    突然地,腰间传来了一股强烈的震动,隔着衣物刀鞘,净世颤动的剧烈,它更是向我传来了一股渴望,亦如之前想要破碎岳子琛的活尸时一样,迫切而强烈。

    隐隐中,似要从刀鞘中跳出。

    我惊愕,那感觉那意识虽是净世传出,可更多的则是一股凶煞和妖邪的滋味,彷如疯狂般。

    不断地滋生,尤其是在王垚散出修为,将力量灌入大刀,令其上面亮起红色光芒,传出凌厉和杀戮之意时……那股意志更加的强烈,竟让我的心神不断震颤。

    虽然手始终按着,可却不能抵抗,锃的一声直接出鞘,漂浮在我面前。只是它原本两面刀身,一半是净世,一半是妖刀,各自散发光芒有着意志存在。

    可此刻,那代表净世的一面却暗淡下来,在血芒中被压制逐渐消失,直到最后,爆发出来时,只剩下了一股滔天而起的癫狂嗜血,要挣脱而出的杀尽苍穹的意志!

    我心中一窒,只觉不妙,这……此时这刀,不是净世,也不是净世妖刀,而是真真正正的妖刀意志!只想杀戮,只想灭杀生命!

    下意识的伸手,我径直抓向了那金红色的刀穗,薄若蝉翼的刀身,在那日月当空的光芒下,若非是因为那血芒,恐怕很多人都无法看见。

    只是,当那妖刀入手时,在心中登时有着一股邪火升起,蔓延中让我痛苦非常,说不出来的感觉。

    而抬头时,却见王垚双目凝重,深吸气下将长刀直接挥下。我不知怎么形容那刀的锋利,以及那黑色刀芒的威能,却知晓,金石难挡,铜铁视若无物。

    若是被其划过,擦到,以我的凡俗之身,瞬间就会消亡。

    痛苦中,也许是本能,绝望中,也可能是最后的挣扎,妖刀于我手中,刀把直接撕裂了手掌,钻心的痛。

    让我稍微清醒一些,却觉那疼痛更加强烈,眼前一切都被血色弥漫,只听到一声金鸣,一股巨力顺着刀身传来,震得我手臂发麻,体内五脏似移了位置火辣无比。

    再下一刻,当我眼前逐渐看清时,只见那柄大刀疯狂颤抖,王垚眼中震惊之色无与伦比,一只手托住刀背,双手死死抵住,似承受着无穷大力。

    下一瞬,他双脚向后蹬蹬踏去,似被抛了出去一样,瞬间抬头时,再次看向了我。

    吃惊中,深吸口气,略一平复体内的翻山倒海,看向那妖刀,竟从中传来一种兴奋之意,颤抖中,血芒刹那大盛,仿佛遮天蔽日要将殿堂换了日月一般!

    隐隐的,似有血腥气息弥漫开,浓郁起来,血芒如雾,如雨,如雪,如滔滔血幕,有一声声凄惨而又凶残的咆哮声,在我耳边响起。

    不断地冲击着我,让我脑袋中混乱无比!

    这就是妖刀!杀了无数之人,饮了无数之血,被红尘老魔逆转了净世之能形成的妖刀!其威能之大,堪称至宝,恐怕能与太古遗留下来的杀伤性武器相比肩!

    “好!”王垚沉声中,竟吐出了一口鲜血。周身运转气息,凝气中持刀冲来。

    感受着妖刀传来的兴奋渴望,我一咬牙,直接将其抛出,反正此地那么多厉害之人,不信还没有能够镇压它的!

    而我低头,看着手掌,那刚才深深割入进去,到了白骨的伤痕,竟只剩下了一条细线。

    “此刀杀气太重,又是灵物,早已形成自身意志,非常人不能掌控,甚至反过来还会吞噬其主人!这种妖刀不应存于世才对!”

    宁王凝重,审视中,看着我的眼神似有些警惕。

    “邪念之重登峰造极。

    八百年前曾有一杀遍大陆的邪修,便用的一把短刃,世人称为妖刀。”

    第六十一章 妖刀璨世-->>(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八百年前曾有一杀遍大陆的邪修,便用的一把短刃,世人称为妖刀。”

    明世隐不急不缓的道。

    看着他那孤冷清高的模样,听着并非猜测的话语,回想起人们对他的评价“卦无遗漏”,心中的惊讶便逐渐平静,难道,这都是他算的不成?

    王垚气势凝聚,一步一步向前走来,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提升一分时,仿佛将这大明宫殿堂踏在脚下!

    他手中的刀也更加灿目,若是原先只是一把利刃铁器,此刻上面漆黑明亮起来时,如同活了起来一样,不似个死物,而是有意识的存在!

    刀灵!

    随着刀灵的复苏,那柄大刀上沉重的气息越加浓郁,可偏偏的,又有着一股血腥嗜杀之意传出,那被侵染的红色痕迹散出蒙蒙亮光,将妖刀散出的血芒驱散。

    瞬间,手中的妖刀暴躁起来,山呼海啸的冷漠和凶狂意念向我传来,扰乱我的心神。

    仿佛被挑衅了一样,血腥之气冲鼻,让我不由得掩面。

    而刹那,在王垚身上气势达到顶峰,大刀似巨龙翻腾复苏过来时,妖刀上银光一闪,从我手中直接消失。

    再出现,竟来到了王垚的头顶,整体薄弱蝉翼,放在嘴里就会化掉一般的感觉,唯独被我系上的金红刀穗飘舞着,让人看得清它的位置。

    嗡!

    我肉眼可见,也有感受,那代表了妖刀一面的刀身上,那刻下的简单无比汇聚于刀尖上的纹路,其上一道银光快速闪过,刹那间完成。

    恍惚中,再次看那纹路,熟悉之感油然而生……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那简单的纹路,瑰美绮丽拱立刀尖似日月,但却绝不简单!

    似乎,就是因为那花纹的缘故,使得净世被镇压,让其可以饮血吞噬邪念增强自身的力量,那是……邪凰符文!

    我曾在一本志怪书上,见到过相关文献,称其为世间最邪恶魔道符文之一的邪凰!可早已失传,并且这种极具力量和邪恶的符文,想要将其掌握,在不断的练习和实验中,有可能被其反噬,存在莫大危机。

    而且,也因为其强大和邪恶,在曾经的知识狂潮中,被删除隐没,决计不让这种魔道符文重现人间,可现在,它就展现在我的眼前,可在净世刀身上。

    虽惊讶,但也无意,毕竟红尘老魔威震一世,邪恶无边,倒也能解释。

    可此刻,随着那邪凰符文亮起的瞬间,一股让人感到神秘而强大的莫名力量出现,降临中似在复苏,仅仅是泄露出来的气息,就让所有人都感到压抑。

    魔道力量!

    不止……

    我双目收缩,感觉到了那在魔道力量之后,妖刀似乎在沟通着的什么。熟悉,但也恐惧,思索片刻后,我心中噔的一声,脑子都空白了起来。

    它,竟然在沟通那天牢十八层中被镇压的邪念源泉,似要将其接引,借助那股力量,让杀戮重归于世!

    “殷九思!”

    适时,肃然之声传来,只见狄仁杰首次沉下了目。

    反应过来,感受着妖刀逐渐升起的压力,我一咬牙,心神疯狂的轰击那与净世之间存在的联系,不断的呼唤着它。因为我根本操纵不了妖刀,能够克制它,让其停下来的只有净世的意念了!

    净世被我唤醒,断断续续传来意念时,正要复苏。

    可与此同时,我余光中却见王垚手中的大刀,同样震动起来,上面红色闪过,竟直接从王垚手中飞起。

    “刀斗么,我为你护法。”他旋即盘膝坐下,心神与大刀沟通,为其加持。

    “两个刀灵之间的争斗。”

    我心底苦涩,那才建立起的与净世之间的联系,霎时被摧毁,而妖刀传来的是一种愤怒和蔑视之意,牵引着那魔道力量,与大刀轰然缠斗在了一起。

    红色血芒浓郁,形成了一片血雾,将两刀的身影藏匿其中。可不时能够看到闪烁的银光,与挥舞中破开血雾的黑色刀芒。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上看去,注视着魔刀与妖刀之间的战争,也有人不时向我看来……那目光中除了惊疑便是悚然。

    也是,我与王垚之间的争斗,是为了在殿堂上证明自身与臭鱼烂虾区别的一战。

    可是,我又知晓,这完全都不是按照我的意愿来的,不论是入朝,还是自称逍遥散人,或者宁王的试探,王春秋的推波助澜……这一切,似乎已经注定。

    砰!

    一声刺耳而又响亮的声音传出,意味着两刀交战的结束。

    下一刻,只见血雾消散中,一道黑芒极速落下,让人骇然中头皮发麻,担心会落在自己身上。

    与王垚一般高的大刀,发出轻微悲鸣,径直落在了地面上,插入进去。

    而妖刀,静静的悬浮在那里,如同胜利的君王炫耀其显赫的战绩,魔道力量消失,可留下的气息依旧让人感到不适。

    至于妖刀想要沟通的邪念源泉,则是被大刀阻止,将那联系斩断。

    王垚睁眼时,露出一抹茫然,随后一张嘴吐出一口黑血,缓缓起身。

    我心尖颤抖,妖刀上的血芒暗淡无比,银光一闪中,直接回到了我的手上,它的意志虚弱下来,连带着那妖邪凶煞的意念也逐渐从我心神中退散。

    将它插入刀鞘中,却觉净世逐渐复苏,清除净化其中的邪念。

    “王垚甘拜下风。”

    他拿起刀来,注视着我,目中却没有那失败后的暗淡和挫败。

    取出了那块布条,将大刀重新绑了起来。

    哗然之声在王垚话语传出时,犹如暴风骤雨般狂烈,说的是什么我无法听清,可我的眼前似乎模糊了起来。

    声音也渐渐远离,仿佛我正在逃脱这片世界,下一刻,恍惚时我吸了一口气,那声音和眼前的光更加刺耳炫目。

    我赢了么?王垚输了么?

    那许多话语汇聚时的敬佩与羡慕,还有崇敬之意,仿佛对强者的喟叹一般,让我脑子发懵。

    听这些话,我确实是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一品道门〕〔第一强者〕〔杀手兵王俏总裁〕〔复仇的单细胞〕〔最强医仙混都市〕〔时来孕转:总裁欺〕〔逆天炼丹师:妖神〕〔大千劫主〕〔不灭剑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