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道士〕〔豪情霸爱:似锦年〕〔攻妻不备,前夫蜜〕〔致命枪王〕〔逆流2004〕〔海贼王与龙之子〕〔超凡献祭〕〔漫展的男厕所有什〕〔嫡女重生:世子爷〕〔七公子④:韩少来〕〔剑下乾坤〕〔甜妻辣爱〕〔万古金身〕〔重生之一剑封魔〕〔娇妻,别想逃〕〔三国人物召唤系统〕〔成皇霸业〕〔腹黑萌宝:亿万爹〕〔重生之猎爱萌妻〕〔清穿玄学大师直播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荣耀与魔一念间 第七十九章 夫卿的嘱托
    “为什么?”我如是问他。

    毕竟任谁被这样的要求,心中难免会有疑惑,我也不例外,总要问清楚的。

    “现实已经满目疮痍……尼古拉斯的荣耀不能因此而葬灭,在这里它将会以最完美而尊贵的姿态存在,理想国终究会与现实对立而互补。”

    我吃惊,再问:“如果要将梦之温柔乡,理想国彻底的化为现实……那么,世界将会发生什么?”

    “发生什么?什么也不会发生,这是一个为庇护所有人而存在于理想的国度,当它彻底完成时将作为可以容纳所有生灵的庇护所。

    庇护那些即将消失而不甘心的就此消亡的荣耀,或者生活中处在不理想的境地的人们,这里…将会对所有人开放,也会适当的去选择一些更加优秀的人进入。”

    “譬如,你,殷公子。”夫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让我不明觉厉。

    “我……”

    “你现在不需要给我答复,若是有一天,你厌倦了外界的生活,可以随时回到这里,和我一同建设尼古拉斯。总有一天,它的光辉会超越曾经所有时期,达到就算是神灵也要敬仰的地步,而你就是最好的人选。”

    “我……”

    “或者,在这里创建你自己的国度也可以……比如东方强大的大唐,你可以成为它的国王君临天下,只是越强大的国度需要的付出也越大,全然看你自己了。”

    夫卿在招徕我,我分明看到了他双目中的憧憬之色,看向我时,与之前不同,带着一些看伙伴的样子。

    对于他的话,我想了想,也没有去拒绝和反驳,也算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若是……

    我心中一叹,接着打散这种想法,一时间有些怔愣。我才多大?沐冠成人,十之有八,这人世间的一切还没有完全认清呢,那些神秘和知识还等着我去探索。

    而且,虽然夫卿说的慷慨激昂,可为什么总是给我一种错觉:梦之温柔乡,理想国专门接纳那些生活中的失意之人呢?

    逃避现实,而想要重新开始,不是懦夫的表现么?

    但是……若梦之温柔乡真的化为现实,那边是真这边也是真,该怎么去冠冕堂皇的说逃避懦夫,怯懦究竟?

    又让人怎么去选择,生活在这里,还是原先的王者大陆?

    此刻,我想不清,分辨不出……即便有些想法,可在分析下也终究不成立,可能是我的知识水平不够,没有堪破一切的智慧吧!

    “好吧!若是有机会……我会的!”冲着他点头,答应下来。

    “那么老前辈,为什么只有我能看到你,而别人看不到?”我小心的问着,莫非我有传说中阴阳眼之类,我都不知晓的东西么?

    夫卿若有深意的看来,随后笑了起来,不似开玩笑:“因为你是身负正义,胸中有浩然之气的人,与那些污秽凡人不同,你是所有魂灵的克星,所以能看到一些其他人看不到的事物也很正常。”

    我愣住了,这是第二次有人说我‘胸含浩然正气’,如果这一切真要说得清的话,也只有这个说法能够成立。

    莫名的,我有些尴尬,身负这样的东西,百鬼莫侵,百邪不入。

    何为浩然之气也?

    先人有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只是那浩然正气……我怎么从来感受不到?

    摸了摸胸口,我沉默下来,随后想到被净世斩下的红尘罪恶劫,到底是因为我身负浩然之气而将其斩下的,还是因为斩下后我才身具浩然之气的?

    随后我有些不明白,下意识的问道:“所有魂灵的克星?”

    只是他笑了,笑得有些诡异和渗人,让我浑身一抖,连忙去想自己哪里做错了没有。

    “身怀浩然之气的人,至刚至强本身不受邪念侵害,自然无畏所有魂灵。”

    我轻呼一口气,随后有些高兴,那岂不是说,我日后见到鬼都可以横着走了!不过随即,我也就有些失望,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鬼怪存在?

    就在我患得患失,沉浸在喜悦与失望相互倾轧的境地中时,夫卿抬手打断了我的思绪,指向了那扇门。

    “殷公子随我过来,感谢你愿意为尼古拉斯做的一切,尼古拉斯也不会亏待它的恩人。”

    随着他一同走到那扇门前,仍然是紧闭着的,裂缝弥漫的破败与四周不同,还要更加深沉许多。

    “它们……”

    夫卿看向我,顿了顿,而后望向那两尊寂灭的傀儡道:“是尼古拉斯最后的守护之力,曾经是尼古拉斯无数先人智慧与力量的凝聚之物,可却在那场大战中沉眠在了魔地。”

    他想要去触摸它们,但伸出手后又缩了回来,似乎是敬畏害怕……却与当时凯奇美拉给我的感觉不同。

    “尼古拉斯的皇室始终为了复兴和守护荣耀而奔波忙碌,曾经王的兄弟们,便是为了获得这两具远古傀儡而殉命。可他们的死,终究不是徒劳的!为了王者契约之战的胜利,我连夜前往魔地,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真的将它们唤醒,一定程度上它们不单纯的是傀儡,也是尼古拉斯无数先人英魂的寄托,可……”

    第七十九章 夫卿的嘱托-->>(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尼古拉斯的皇室始终为了复兴和守护荣耀而奔波忙碌,曾经王的兄弟们,便是为了获得这两具远古傀儡而殉命。可他们的死,终究不是徒劳的!为了王者契约之战的胜利,我连夜前往魔地,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真的将它们唤醒,一定程度上它们不单纯的是傀儡,也是尼古拉斯无数先人英魂的寄托,可……”

    夫卿叹息一声,目露惋惜之色,我知晓,他回来晚了,回来时只见到了战败后哀声遍野的尼古拉斯。

    “殷公子,你去将那枚号令之石取下来。”

    我抬头看去,在那大门的上方有一处凹陷进去的地方,正是镶嵌着一枚平面棱角分明的晶石,只是此时表面蒙上了一层灰尘,有些暗淡。

    我看了眼夫卿,只见他面带虔诚敬意,心中也就清楚,这样的东西以他尊敬先人的态度,自然不能亲自去取,不然便是侵犯先灵。

    “既然殷公子愿意为尼古拉斯超度亡灵,让王和所有子民们得以安息,大恩无以回报,我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你,那号令之石是驱动两具傀儡的关键之物,拿着它,日后若是有危机可在心中默念咒语……他们将会降临为你抵挡危机。”

    “啊!”

    我忍不住惊呼出声,不由得心中震惊无比,竟然……可以让理想国中的东西降临在现实当中!

    他微笑以回,对我的反应没有任何表示,“三次,只有三次机会。”

    听着夫卿的话语,心中迅速平静下来,可不免有些惆怅,我只是答应他,但能不能做到还未知……可他却没有丝毫犹豫,将明显的就具有特殊意义的号令之石交给我,仅是这份信任已经足够让我去赴汤蹈火了。

    想了想,片刻后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帮助夫卿完成这个嘱托。冲他点点头,幸亏大门并不是很高,没费一番波折便将其取了下来。

    取出手帕将它擦拭干净,发现,其内透明中仿佛存在着一个世界,不时有着一个个的五颜六色的光点逐渐放大,完全贴在那个平面上时化为了一张面孔,而后快速的消散,下一个面孔又出现。

    看了几眼,发现除此之外并没奇特之处,我下意识伸手将它递给夫卿,却见他惊慌的向后退去,根本不敢接触。

    看着他的举动,我有些不懂,但随后看到他的谨慎和恭敬也就全然明白,只能小心翼翼的将它收起来。

    “老前辈,没必要如此……”

    他摇了摇头,肃然感慨道:“先人的尊严不容侵犯!”

    我看着他,沉吟一会,打算再询问一些详细情况,譬如那召唤傀儡降临的咒语,可还不待我开口,只听见那关闭的大门传来一阵急促而又沉闷的咚咚之声。

    如有人要闯入一样,我心中咯噔一声,倒退一步,心想在这里怎么还会有人乱闯呢?

    那声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如要把门砸开一般。而那两扇紧闭的大门,也终于不再纹丝不动的被撼动了,眼看就要被砸开。

    我回头去,面对那未知的恐怖,眼下只有夫卿才可以解决。

    只是……当我回头看去四处搜索时,却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他的身影!登时,我直觉手心冒汗,脚底升寒,难道……石门外面是连夫卿也都恐惧的东西?

    此刻,我一把抓起腰间的净世,管它有没有作用,再取出号令之石,可这些还不让我放心,哆哆嗦嗦的摸出我师祖模样的小人,当日他可是显了灵的!

    “嘭!”

    大门被敲开,黑暗随恐而至!

    我缓缓向后退去,只见两道黑影如同恶魔一样紧紧逼来,心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的事情,可最后却猛地发觉……这里不是梦之温柔乡么,不是虚幻的么,那老子害怕他个卵子!

    想到如此,我冷哼一声,心中倒也没有了多少恐惧,蹬蹬向前走去。挺胸抬头,眼睛斜视睥睨过去,就算是真的牛鬼蛇神见到我这副模样也要绕路走!

    就在这紧张的氛围当中,那两道身影脱离了黑暗,出现在我面前时让我惊喜交加,连忙上前去。

    “狄仁杰,李元芳,你们……”

    “嘘!”

    李元芳的神色有些难看,严肃中带着阴沉,此刻伸出手指对我嘘声。他这个模样让我的惊喜荡然无存,赶紧闭嘴时看向狄仁杰,只见他的脸色也不似平常那般,带着些凝重之意。

    “快些离开此地。”

    狄仁杰目光扫过这座宫殿后沉声道,那眼神锐利的宛如刀片,似在注视什么恐怖之物一样!

    我倒吸一口气,将号令之石收了起来,能让他们二人表现出这样神情的东西,一定不简单。跟着他们走出这里,而身后的大门缓缓的自行关上,我回头去。

    透过那门缝,在红毯的尽头,那座王椅孤独而桀骜,我似乎看到了夫卿缓缓走到上面而后坐了下来,他的目光透过门缝看向我,露出微笑来,那样的诡异。

    我浑身一抖,眼睛一眨以后再看去,一切归于平常,好像刚刚的都是幻觉一样。

    “奇怪。”我心中念叨,摸了摸怀里的号令之石,这一切仿佛做梦一般。

    而随着他们两人的脚步,越来越快,周围的走廊似乎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竟有一丝丝的血色弥漫出来,骇人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品道门〕〔寡嫂〕〔第一强者〕〔复仇的单细胞〕〔杀手兵王俏总裁〕〔最强医仙混都市〕〔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时来孕转:总裁欺〕〔大千劫主〕〔不灭剑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