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疯狂的手游〕〔爱你无可救药〕〔武道进化〕〔主神猎手〕〔都市红粉图鉴〕〔天神诀〕〔混乱中立迦勒底[综〕〔国师帅爆直播打脸〕〔于花丸之中[综]〕〔我有一位神朋友〕〔天降兽妃好火辣:〕〔傻女逆天:捡个相〕〔在风水圈当网红〕〔来自男主后宫的宠〕〔一念成瘾〕〔狱鉴〕〔山山传奇:坎坷认〕〔再苏就炸了[快穿]〕〔倾世毒后:帝后,〕〔玄幻之自动成神系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960章 游弋在结婚,离婚的边缘
    冬梅从全局出发,她审时度势的说:“涛涛,你知道吗,你和崔飞结婚还不到一年。

    如果你现在和崔飞离婚的话,周围院子的人,肯定会认为是你的问题。

    毕竟你是男人,而人家崔飞是女人。

    再说了,如果你和崔飞离婚的话,按照婚姻法,夫妻双方财产平分的原则,你住的那房子,是不是得给崔飞分一半过去?

    当初我和你爸爸给你买房的时候,也就是四十多万,现在已经涨到七十万了,你是不是得给崔飞分三十五万过去……

    而且,我和你爸爸为了给你结婚,已经在外面欠了十几万的外债了,要是再因为离婚,我和你爸爸再背上三十几万的外债,那我和你爸爸还怎么给你再娶媳妇……“

    冬梅觉得,就算离婚,也不能为了给崔飞分钱,而卖掉房子。

    毕竟,那房子是涛涛的房子。

    如果卖掉房子的话,那自己和卫国奋斗了一辈子,岂不是白奋斗了,自己的儿子又成了没有房子的男人。

    再说了,现在省城的房子,已经贵到买不起了。

    冬梅和卫国,已经没有能力,再给涛涛另行买房子了。

    当涛涛听到母亲的分析后,他原本坚定离婚的心,一下子蔫了下来。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五斗米绝对能让饥饿的人折腰。

    涛涛在面对这一大笔金钱的时候,他没有半点办法,更没有半点自信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能够替父母分担所有外账。

    涛涛的工资折子,在这之前,一直是崔飞拿着。

    所以前半年,涛涛一分钱也没有攒下。

    自从涛涛和崔飞闹了矛盾,崔飞把涛涛的折子还给涛涛后,他才开始攒钱。

    虽然涛涛非常的节省,可是直到现在,他的工资折子里面,也才积攒了一万块钱。

    而这一万块钱对于离婚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可是,相比涛涛,卫国并没有对那十几万的外债,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他说道:“怕什么,大不了我再去私人固井队,当几年的工程师。

    我还不信了,以我卫国老石油人的资历,还给儿子娶不到媳妇了?”

    娜娜也站了出来,她说:“妈妈,你让我哥和崔飞离,等我把孩子生了之后,我就去上班赚钱。

    我现在不仅是干部,而且我还是主任了,最不行一年也挣个六万多块钱呢,我帮你们一块儿还外债。”

    听着父亲和妹妹的话,坐在沙发上始终低着头的涛涛,心情难受的抬起了头。

    他看着卫国,说:“爸,我已经三十岁了,你也已经五十七岁了,我不能在折腾你和我妈妈了……”

    话毕,涛涛又看着娜娜。

    他的眼睛里面含着泪水,说:“娜娜,你也结婚了,你也有你自己的家了……

    而且,当你生了孩子之后,孩子的花费又大。

    并且,你和方方的房子,还是只是付了首付,剩下的都在月供……

    你压力也大,我怎么能花你的钱呢?”

    冬梅看着涛涛让步,她劝涛涛,说:“涛涛,不是妈妈往坏的劝你,人这一生啊,谁还没有犯过错误。

    崔飞虽然出轨了别的男人,而且还跟着别的男人出去旅游。

    可是,如果她能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话,你也不要再追究她的过错了,继续和她好好过就是了。

    毕竟结一次婚不容易,要是就这么草率的离了的话,那岂不是重新走了喜成的老路了吗?”

    说到这里,冬梅感叹,自己年轻那会,嘲笑喜成结婚,离婚,又结婚,又离婚,再结婚,再离婚……

    可是现在,自己的儿子,却当着自己的面,活脱脱的上演了一出喜成的离婚闹剧。

    冬梅真恨自己年轻的时候无知,愚昧,看人笑话……

    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子,也会像喜成一样离婚的话,自己当初真真的就不会嘲笑人家喜成了。

    真是报应啊。

    涛涛在婚姻面前没有低头,可是他却在金钱面前低头了。

    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钱支付,和崔飞离婚的费用,更是因为他不想让父母为了自己再次结婚的事情,而背负更多的债务。

    涛涛心情极度复杂的说:“那我再看看吧。”

    冬梅继续举着例子,说:“涛涛,你还记得崔小涛的父亲崔东北吗?”

    提到崔小涛,涛涛再熟悉不过了。

    当涛涛上小学四年的时候,他们班级转学过来一个男孩,和自己名字只差一个字。

    虽然崔小涛和崔涛的姓名只差一个字,可是他们两人的家庭情况,和受父母关爱的程度,却大相径庭。

    崔小涛的父母,在崔小涛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

    在那个大家普遍还比较保守,离婚很少见的时代和地方,崔东北显然很另类。

    而且,整个家属院子,大部分孩子们都是父母双全的情况下,崔小涛却只有父亲而没有母亲。

    他一个人孤苦伶仃,不仅没有地方吃饭,而且经常没有合身的衣服穿。

    涛涛点点头,说:“我记得啊,我零七年上钻进队的时候,他还和我一起上的钻井队呢。”

    听到涛涛还记得崔小涛和他的父亲崔东北,冬梅继续说道:“崔东北自从和妻子离婚后,他就一直在找女人结婚。

    可是,毕竟半路夫妻,没有初婚夫妻感情好,他先后结了两次婚,都以失败而告终。

    一个男人,如果一辈子总是结婚,离婚,那他不仅积攒不下什么钱财,更教育不好孩子,更不会有健康的身体。

    你知道吗,前几天,崔小涛的父亲,崔东北去世了。”

    听到崔小涛的父亲去世了,涛涛不敢相信的说:“他最多才五十五岁啊,怎么突然就去世了?”

    冬梅继续说道:“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没有妻子,没有家庭的男人,根本活不长的。

    所以,我就怕你这次离婚之后,会像喜成和崔东北一样,一辈子都陷入泥潭,始终游弋在结婚,离婚的道路上。“

    涛涛听的入神,他感觉母亲分析的有道理。

    他说:”可是,如果我不离婚的话,崔飞还会一直肆无忌惮的乱搞下去的。“

    冬梅说:”涛涛,你先不要说话,听我把话给你说完。

    你知道喜成和崔东北当时,为什么离婚的吗?“

    涛涛摇摇头,说:”不知道。“

    冬梅说:”外面传说,都说喜成和崔东北酗酒,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

    可是你知道吗,我们家属中间传的消息是什么?

    喜成和崔东北离婚的原因,都是因为妻子婚内出轨。

    面对妻子婚内出轨,两人没有选择原谅,而是选择了离婚。

    如果我们再设想一下,如果喜成和崔东北,当时都选择了原谅,而不选择离婚,那他们这一辈子的境遇,会不会和现在不一样?

    喜成会不会一辈子,都穷的到处借钱娶老婆?

    而崔东北会不会,早早的就去世了?“

    冬梅的话,听的涛涛振聋发聩。

    他不敢相信,如果让自己重新走崔东北和喜成的老路的话,他不一定能比两人走的更好。

    而且,还很有可能更糟。

    涛涛低下了头。

    他心乱如麻,头脑里面一片混沌。

    他长吁短叹,头发凌乱。

    冬梅再次给涛涛抛出了她的观点。

    她说:”涛涛,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犯过错误呢?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你就不能敞开你男子汉的怀抱,主动原谅她一次吗?

    说不定,这次你原谅了她之后,她还会回头是岸,突然觉醒,然后感激你一辈子,恩爱你一辈子呢?”

    涛涛舔着干裂的嘴唇,他心里面一点主意都没有。

    冬梅继续说:“现代社会,又不像过去社会,一般都是男人出轨。

    现在社会,男人都在外面打拼,拼命挣钱或者创业,他们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去出轨?

    而且,在这个男多女少的社会里,不论是彩礼,或者结婚的费用,又或者是离婚的费用都太大了。

    所以,出轨对男人来说,成本实在太高了,根本不值得去冒那么大的成本风险,去干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

    而女人就不一样了,她们不仅有时间,而且成本小,所以她们敢冒这个险……”

    冬梅说了好多。

    话毕,冬梅总结性的告诉涛涛,说:“所以,我让你原谅崔飞这次的出轨,并且试着挽回一下……”风是叶的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鬼王传人〕〔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