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学霸的妖艳人〕〔娱乐之从非诚勿扰〕〔创世元能〕〔精分少女的别样生〕〔快穿:反派boss,〕〔权少贪欢:撩婚99〕〔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将门凤华〕〔首富心尖宠:多面〕〔暖婚似火:顾少,〕〔最强军宠:蜜爱狂〕〔医色撩人:丞相,〕〔向往的生活之全能〕〔综艺之谐星传奇〕〔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的大明新帝国〕〔牛头人领主〕〔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美梦成真〕〔女总裁的至尊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962章 永远熬不出个头呢
    涛涛觉得母亲说的有道理。

    可是,自从自己和崔飞结婚后,自己的工资折子,就一直是崔飞拿着。

    而且,整个家庭的开销,全部都是涛涛的工资折子在支付。

    可以说,崔飞自从嫁给涛涛后,崔飞就没有动过自己的一分钱。

    甚至可以说,崔飞的银行卡里面,至少积攒了不下十万了。

    涛涛告诉母亲,说:“妈,难道你不知道吗?

    崔飞和我在一起后,就从来没有花过她的钱?”

    冬梅点了点头,她说:“我怎么能不知道,我当然知道。

    可是眼下,毕竟崔飞是病人。

    而你呢,四肢健全着,让一个残疾人去银行取钱,然后自己花钱给自己看病,说不过去吧。

    再说了,你是她老公,你就应该给她花钱啊?”

    闻言,涛涛心情难受的说:“好吧,我自从和崔飞闹矛盾后,她便把我的工资折子给了我,我省吃俭用几个月,终于积攒了一万块钱,现在又要全部给崔飞送出去了。”

    说着,涛涛便下楼,去给崔飞交医药费去了。

    涛涛去交医药费后,冬梅走进病房。

    她看着崔飞爸,说:”崔其昌,你回去休息吧,我来照顾崔飞。“

    崔其昌瞪了冬梅一样,说:”你可把我女儿,给我照顾好了。

    要是我女儿留下半点残疾,我可跟你们家没完。“

    说着,崔其昌便甩着膀子走了。

    房间里面,总共有两张床。

    除了一号床位,住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婆之外,就剩下二号床的崔飞了。

    冬梅关心的问崔飞,说:”腿还疼吗?“

    面对冬梅的关心,崔飞并没有回答冬梅的话。

    而是直接问她,说:“涛涛给我,交医药费去了吗?”

    面对崔飞突兀的话,冬梅忍了忍。

    她说:“下去给你交去了。”

    崔飞恶狠狠的说:“好一个崔涛,竟然看我病了,就想不管我,真是活腻了。”

    冬梅听着崔飞满口带刺的话,她虽然心中十分的不满,但是她知道,崔飞是病人,自己必须忍耐。

    她说:“你别担心,涛涛折子里面,刚好有一万,他下去给你交了住院费之后,你就能动手术了。”

    崔飞的眼睛,在眼眶里面转着,说:“涛涛只有一万啊,真是个穷鬼。

    那他给我交了住院费之后,这住院期间的吃饭,怎么办?”

    听到崔飞骂自己儿子穷鬼,冬梅心说,涛涛之所以穷,还不是把他的钱,全部给你花了。

    冬梅继续忍耐着,她说:“虽然涛涛没有钱,但是我这里,还有两千,我给你管饭,总行了吧。”

    闻言,崔飞笑笑,说:“只要你这两千块钱,够我吃饭就行。”

    闻言,冬梅惊呆了,她心说,一个病人,早餐吃六块钱,午餐和晚餐分别吃个十块钱,一天二十六块钱,总够了吧?

    自己的两千,够她吃两个多月呢。

    难道,她还住在医院不走了啊?

    冬梅强装出笑容,她说:“自从你和涛涛结婚了之后啊,我和卫国,就一直在还外债。

    这些外债,都是给你和涛涛结婚欠的外债。

    说实话,你爸爸卫国,把自己的钱,全部还了外债了。

    而我这两千快钱呢,还是我的养老保险,给我每个月发的那八百快钱里面,省出来的呢。”

    冬梅本以为,自己这样说,会感动崔飞。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崔飞竟然大言不惭的说:“原来你们家,这么穷啊?

    我当时,要是知道你们家这么穷,我崔飞还不嫁给你儿子呢。”

    听到崔飞竟然嘲讽自己家穷,冬梅终于忍无可忍了。

    她当即回击崔飞,说:“崔飞,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和涛涛他爸爸,给涛涛在省城买了房子……

    然后,给了你八万的彩礼,两万的离娘钱,三万多的黄金首饰,还一万多给你买了衣服……

    我们家之所以现在欠钱,主要是因为你们家,向我们家的索取导致的。”

    崔飞不同意的说:“那我周围结婚的女孩多了,怎么没有见哪个婆家,因为彩礼而欠钱那么多?”

    冬梅用真实的例子反击她,说:”娜娜的同学史书艳,你也认识……

    人家女孩结婚,只向男方要了八千八的彩礼,再啥都没要……

    而且结婚的时候,史书艳父母,还给女儿陪嫁了电视和洗衣机……

    胡伟也是娜娜的同学,你也认识吧?

    虽然胡伟的彩礼要的比较高,她要了六万。

    可是,人家女方却给女儿陪嫁了一辆二十万的凯美瑞……

    李毛是红霞的女儿,你也认识吧?

    人家不光没有要彩礼,而且还给女儿陪嫁了一套房子……

    并且,还是雅荷春天里面的房子。

    你们家呢,总共下来,问我们家要的彩礼加东西,一共下来十五万……

    而且,你们家什么也没有给你陪嫁……

    你觉得我们家的外债,是谁导致的?“

    冬梅的话,问的崔飞哑口无言。

    崔飞长着大嘴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冬梅举的这些真实的例子,就发生在最近一两年内,非常的有说服力,让崔飞无言以对。

    于是,崔飞保持了沉默。

    而冬梅和崔飞之间的对话,也陷入了尴尬。

    就在这时,旁边病床上的,七十岁的老大娘看不下去了。

    她替冬梅说话,批评崔飞道:“孩子,你们现在的年轻女孩啊,简直太幸福了,哪有你们这么幸福当儿媳妇的呢?

    我们那个年代啊,只要嫁过去,就要天天看婆婆的眼色……

    不仅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而且还要会讨好婆婆。

    就这样,我们每天还少不了挨骂,甚至是挨打呢。

    你们现在呢,当媳妇儿,不但不讨好婆婆,不帮忙婆婆干活,不看婆婆的眼色,反而整天欺负婆婆,给婆婆找茬,辱骂婆婆……

    而婆婆呢,竟然反过来照顾你们这些年轻的媳妇来了?

    给你们做饭,给你们搞家务,给你们带孩子?

    你们还不满意?

    还骂人家婆家是穷鬼,真是天地良心啊……”

    听到对面床上,老奶奶对自己的教训,崔飞更是无地自容了。

    冬梅听着老奶奶对崔飞的教训,她的心里真是舒坦。

    老奶奶继续说道:“我现在七十多了,我当婆婆那会儿,就是新媳妇嫁到我们家的时候,还被我骂,被我打呢……

    可是,自从你婆婆,也就是五零后和六零后这一批女人当婆婆开始啊,婆媳之间的角色,竟然互换了。

    婆婆成为了当年媳妇的角色,不仅要看媳妇的脸色,还要讨好媳妇儿……”

    话毕,老太婆看着冬梅,感叹道:“乡党啊,现在就可怜你们这批六零后的女人了啊。

    你们年轻的时候,当媳妇儿,整天照顾婆婆,看婆婆脸色。

    现在好不容易熬成婆了,可是世道却反过来了。

    又突然变成婆婆照顾媳妇了,婆婆看媳妇脸色了。

    所以,我说你们苦啊,年轻的时候照顾人,看人脸色,现在老了,又得照顾人,看人脸色……

    怎么个感觉,你们就永远熬不出个头呢?”

    冬梅也感叹,自己这一辈子女人,在婆媳关系这个层面上来说的话,真的有点生不逢时。

    正在冬梅和老太婆讨论婆媳关系的时候,涛涛缴费完毕后上来了。

    当涛涛走进病房时,崔飞直接冲着涛涛大吼,说:“你不是不想给我掏医药费吗?

    你还进来干什么,你给我滚,滚,滚……”

    原本交了医药费上来的涛涛,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崔飞给来了当头一棒。

    他呆呆的看着崔飞,手里拿着缴费单子。

    他说:“医生让我通知你,准备进手术室……”

    涛涛的话还没有说完,崔飞就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子,朝着涛涛的脑袋上砸了过去。风是叶的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帝焰神尊〕〔首席律师〕〔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