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宝贝:101次枕〕〔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最强神尊在花都〕〔少女伏魔录〕〔琉仙月〕〔天灵奇域〕〔暖婚似火:顾少,〕〔罪恶双子塔〕〔重生三国之天朝威〕〔农女殊色〕〔乱世枭雄〕〔惹上妖孽冷殿下〕〔全职狂少〕〔最后一个赶尸人〕〔夜行〕〔夜夜欢:老婆大人〕〔夜夜欢,老婆大人〕〔老婆大人有点暖〕〔老公,夜深请关灯〕〔头狼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984章 离婚男和剩女
    山上,涛涛在工作中麻痹着自己。

    他用繁忙的工作,填充着自己所有的时间。

    相比在省城,离婚带来的痛苦,在山上的涛涛,仿佛能忘却一些痛苦的记忆。

    尤其是在工作繁忙的时候,他似乎可以忘记一切痛苦,忘记那个给与自己爱情和婚姻,又深深的将自己踹入悬崖的女人崔飞。

    涛涛感觉,好像自己才刚刚结了婚,怎么现在,就突然又离了婚?

    短短的一年,仿佛黄粱一梦,让涛涛不敢去面对。

    涛涛从来没有想过,甚至打死他都不会想到,自己会离婚?

    自己会是一个婚姻的失败者?

    可是,眼下,涛涛已然是一个离婚的男人了。

    上班的时候,同事们说说笑笑,时间总会过的很快。

    而且,那些烦恼,也不会绕上心头。

    可是,每当下班之后,尤其是涛涛一个人,呆在宿舍的时候,那种空气的凝结,那种死寂的氛围,会让涛涛感觉到呼吸困难。

    他趟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快要掉下来的墙皮,他的思绪,又回到了痛苦的回忆中。

    他甚至想,要是当初,小宋阿姨,不要给自己介绍崔飞,说不定自己,现在还没有结婚。

    要是当初,自己在结婚前,发现崔飞的恶劣,自己当即悬崖勒马的话,也不会造就今天的恶果。

    一切的如果,一切的假设,都不断的在涛涛的脑海中出现。

    直到涛涛感觉脑袋快要炸掉,他才猛的打开窗户。

    他趴在窗台上,呼吸着窗外新鲜的空气,缓解着中心中的压抑。

    涛涛欲哭无泪,欲唱五词。

    他非常的需要一个人,倾听自己的痛苦。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值得涛涛,为止倾诉衷肠。

    此时的涛涛放,仿佛又回到了高一时候,那次恐怖的焦虑症爆发。

    当时,涛涛因为长期被校园暴力威胁,而产生了严重的焦虑症。

    当焦虑症突然爆发的时候,涛涛会感觉到一种及其的恐惧。

    那种恐惧的感觉,和死亡及其的相似,是一种无法克服的,从内心深处而来的痛苦。

    此时的涛涛,又回到了高中时候的那种焦虑。

    他突然间感觉自己,好像活不下去了。

    仿佛唯有死亡,才是自己唯一的解脱一样。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涛涛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自从涛涛上山之后,她的手机,基本没有怎么响过。

    突然听到手机铃声,涛涛既感觉熟悉,又感觉陌生。

    他从窗户上下来,来到了床边。

    他的手机,正扔在桌子上,闪烁着亮光。

    涛涛拿起手机,看到是饶迪打过来的电话。

    自从上次,涛涛询问了饶迪,关于离婚分配财产的问题后,就再没有联系过饶迪。

    他既不想接饶迪的电话,又想接饶迪的电话。

    犹豫了半天,他还是接起了饶迪的电话。

    电话中,饶迪似乎已经知道了,涛涛离婚的事情。

    她询问涛涛,说:“涛涛,你上班了吗?”

    涛涛点点头,说:“我已经来单位,快半个月了。”

    饶迪说话的语言,一向都非常的轻快。

    可是这次,她的语气,却沉重了很多。

    她用安慰的语气对涛涛,说:“涛涛,既然上班了,那你就想开一点,别太多虑。”

    涛涛听着饶迪的话,她感觉很奇怪。

    他心说,难道饶迪,已经知道自己离婚了?

    可是,自己只是询问了饶迪,关于离婚后,财产分配的问题,并没有告诉她,自己离婚的事情啊?

    涛涛说:“还行,凑合。”

    饶迪继续说:“你是在延安上班吧?”

    涛涛说:“是啊,我在延安市,安塞县山里上班呢。”

    饶迪说:“我过两天,来延安出差呢,我过来看看你。”

    听到饶迪要过来看望自己,涛涛有点受宠若惊。

    他说:“饶迪,我虽然在延安,但是我工作的地方,在山里呢,很难进来的。”

    饶迪不在乎的说:“没事儿,我又不是没有当过采油工,难道你忘记了,我也是采油工出身。”

    涛涛知道,饶迪和自己一起,结束长庆桥的培训之后,便一同上了采油队。

    可是,因为饶迪父亲的关系,她只在山上,当了一个多月采油工,便调到了省城的机关里面工作。

    涛涛不想让饶迪过来自己单位,因为他怕大家说闲话。

    因为单位,对每个员工都建立了“档案”,如果一个员工离婚的话,那么他的档案中,就会出现离婚。

    单位本来就小,再加上圈子也小,所以涛涛离婚的消息,周围的同事和朋友,基本都知道了。

    如果饶迪突然上来,大家肯定会以为,涛涛抛弃了妻子崔飞,而寻了新欢。

    涛涛告诉饶迪,说:“如果你来延安出差的话,我请假一天,过去延安市,陪你逛。”

    听到涛涛要陪自己逛,饶迪很高兴。

    她说:“也好,顺带,你也散散心,别老在宿舍窝着,容易得心理疾病。”

    涛涛听着饶迪的口吻,他判断,饶迪肯定已经知道,自己离婚的消息了。

    他说:“饶迪,你知道我和崔飞,离婚的事情了吧?”

    饶迪默默的点点头,说:“嗯……”

    闻言,涛涛沉默了。

    饶迪突然发现,刚才还算愉快的气氛,突然严肃了。

    她马上用轻快的语言,说:“涛涛,你是男人,你怕什么呢?

    二婚的男人,照样很吃香的。

    难道你忘了,我曾经给你说过的话了?”

    当初,当饶迪得知崔飞在婚内出轨的时候,饶迪直接告诉涛涛说,如果自己是涛涛的话,就立马踹了崔飞,然后重新找个十八的女孩结婚。

    闻言,涛涛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他说:“十八的女孩,怎么会看上我们这些,三十岁的男人呢?”

    听到涛涛调侃自己老,饶迪当即自嘲,说:“男人三十,算什么,如果你嫌弃自己老的话,那像我们这些,二十七岁的剩女,岂不是都活不成了?”

    听到饶迪已经二十七岁了,涛涛才意识到,饶迪也从一个豆蔻芳华的年龄,步入了剩女的行列。

    当初,当涛涛刚上钻井队的时候,他二十三岁,饶迪二十岁。

    当时,饶迪的母亲张丽,因为自己卵巢癌的基因遗传,她急切的希望给饶迪说个对象。

    于是,就有了涛涛和饶迪相亲的事情。

    可是,当涛涛跟着母亲,来到了星龙园广场,准备相亲的时候,饶迪却因为父亲生病而没有及时出现。

    这一耽误,就过去了四年。

    这一年,涛涛二十七岁,饶迪二十四岁。

    当两人在长庆石油学校相遇的时候,彼此深深的吸引了对方。

    甚至,饶迪母亲张丽,已经默许了,让涛涛去追求饶迪。

    可是,因为涛涛的自卑,以及彼此的误会,这段姻缘,又在不经意间错过。

    转眼,涛涛三十岁,饶迪也二十七岁了。

    此时,涛涛成为了一个离过婚的男人,而饶迪也成为了一名剩女。风是叶的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永生不灭〕〔大千劫主〕〔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大自在天尊〕〔修行在万界星空〕〔空间种田:冷酷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