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医狂少〕〔一路仕途〕〔九叔之兽血融合〕〔第一狂妃:废柴三〕〔吻安,挠心小娇妻〕〔大唐司刑丞〕〔契约婚宠,秦少的〕〔嫡女在上〕〔尸加工〕〔弃妃归来:皇上请〕〔全职武神〕〔娇妻在上:穆少,〕〔极品农妃〕〔全能狂兵〕〔花心圣手〕〔盛妻凌人〕〔靠脸吃饭[快穿]〕〔侯门锦商〕〔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参商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1088章 要想小儿安,三分饥和寒
    此时的涛涛,正在抽空准备科目一的考试。

    他看到母亲一脸愁容的进来了,他就知道,母亲肯定和老婆张伟又怄气了。

    冬梅坐下后,她看着涛涛说:

    “涛涛,你老婆怎么就那么倔强,我说个啥,她都不听?”

    涛涛对于张伟的倔强,他也丝毫没有办法。

    涛涛安慰母亲说:

    “妈,对于小婴儿的照顾,你不用操那么多心,毕竟张伟是母亲,她整天上网查资料呢,她知道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

    冬梅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手机里面都下载了好多的app。

    育儿知识,要比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要懂的多的多。

    可是,就算你理论知识掌握的再丰富,可是那毕竟是理论啊。

    像我们这些老年人,虽然不会玩手机,不懂得那些育儿的知识,可是我们是过来人,直接是实践过来的。

    我们经验丰富,哪个好,哪个坏,心里面一清二楚。

    冬梅继续给涛涛抱怨说:

    “我能不操心吗,你媳妇半夜起来,给孩子喂奶的时候,眼睛都不睁一下,就粗暴的把孩子拉过来,往自己的胸下面一放,然后就开始给孩子喂奶。

    孩子奶还没有吃完呢,她就先睡着了。

    我就想问问她,难道她不怕自己的胸,把小婴儿的鼻子和嘴巴给堵住了,孩子怎么呼吸?

    好,就算她操心,不会把孩子的气管给堵住,可是,如果她忘记了孩子正在吃奶,她翻个身子,或者手臂,或者胳膊,把孩子给压住了呢?

    那可是要出事的啊……”

    涛涛听着母亲的话,他安慰母亲说:

    “妈,你放心好了,她虽然睡着,可是她心里知道孩子就在她身下呢,她不会乱动的。”

    看着涛涛放心的样子,冬梅不高兴的说:

    “你也心大,现在要个孩子,多不容易的,要是出个什么事情,我看你们两口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涛涛听着母亲还是担心,于是,涛涛便说:

    “妈,我觉得你这样,每天陪着张伟睡觉,照顾孩子也累。

    不如这样,你晚上就去好好的睡觉,然后我跟着张伟和孩子去睡。

    我和张伟一起照顾孩子……”

    听到涛涛要顶替自己的位置,冬梅更不放心了。

    她说:“我的天呐,张伟我都不放心,我还敢让你陪着孩子睡。”

    冬梅是涛涛的母亲,她知道,涛涛从小睡觉,都喜欢翻身,而且是不停的,连续的翻身。

    要是涛涛跟着张伟和孩子睡,那孩子岂不是完蛋了?

    冬梅坚决不同意,她说:

    “算了,我宁可天天和张伟吵架,我也要陪着孩子睡。

    你要是陪着孩子睡,我看,我晚上,不仅睡不着,更会担心死。”

    说着,冬梅就出去走了。

    涛涛看着母亲的背影,他心里也难受。

    说实话,涛涛不想母亲这么辛苦的。

    可是,自己去照顾老婆和孩子,母亲又不答应。

    当冬梅出去后,涛涛又重新拿起了科目一的习题,开始做了起来。

    可是,还没看几道习题,张伟又走了进来。

    她一进来,就给涛涛抱怨冬梅的不是。

    张伟看着涛涛说:“涛涛,我真想去月子中心算了。”

    听到张伟要去月子中心,涛涛为难的说:“我哪里来的钱,送你去月子中心啊。”

    张伟朝着外面客厅看了一眼,她说:

    “涛涛,我就想不通了,这么热的天,你妈妈非要给孩子穿长裤长袖,还要给孩子身上盖床单?

    难道她不知道,要想小儿安,三分饥和寒这个道理吗?

    小婴儿本身,自我温度调节能力就差,宁可凉一点,也不能热,难道你母亲,就没有在电视上看过,因为给孩子盖的被子太厚,而把孩子给热死的事情吗?”

    涛涛也不知道,该站在哪一边了?

    涛涛知道,不论是母亲,还是老婆,他们各执一词,各有个的道理。

    你想去说服母亲,去听老婆的,或者是说服老婆,去听母亲的,那根本不可能。

    而自己能做到,也只有在中间调节了。

    于是,涛涛说道:

    “哎,我知道,你的理论都是对的,但是我母亲他们老一辈子的人,思想又顽固,太僵化,咱们解释,也解释不明白啊。”

    张伟听到,老公涛涛在说话的时候,还是向着自己的。

    她心情瞬间好了很多,她说:

    “其实,我也不是嫌弃你妈妈,我知道你妈妈也都是为了我和孩子好。

    但是,你为了孩子好,你也不能大夏天的,给孩子穿那么多,盖那么厚吧。”

    闻言,涛涛突然灵机一动,他说:

    “老婆,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听好了。”

    听完了涛涛的话,张伟觉得对啊,有道理啊。

    于是,每当冬梅给孩子穿上长裤长袖的时候,张伟也不给孩子脱了。

    她径直把孩子的长袖给挽了起来,挽成了短袖。

    而长裤呢,张伟也给挽成了短裤。

    这样,冬梅没有话说了。

    儿媳妇虽然把袖子和裤腿都挽了起来,可是她并没有强行给孩子脱掉长袖长裤,而换上短袖短裤啊。

    而每当晚上,冬梅给孩子身上盖上床单的时候,张伟就把床单上下前后对折,将最薄的地方,盖在孩子的肚子上。

    冬梅看着儿媳妇的举动,她也没有办法。

    你想说儿媳妇扔了你的床单吧,她并没有扔啊。

    你想说儿媳妇不给孙子盖东西吧,她也盖了啊,只不过只是盖了一点点而已。

    如此,冬梅和儿媳妇张伟的主要矛盾,算是缓解了一大半。

    至于这个儿媳妇张伟懒惰的问题吧,涛涛也只能安慰冬梅说:

    “妈,你在看到张伟懒惰的同时,你也要想到她懒惰的好处。”

    听到涛涛竟然说懒惰了好,冬梅瞪大了眼睛说:

    “你胡说什么?”

    而涛涛则给母亲解释说:

    “妈妈啊,你是不知道,好多勤快的女孩,在坐月子期间,又是洗澡,又是出去逛街的,简直不把自己和孩子的身体当回事儿。

    而张伟呢,她因为懒,所以她不动啊,也免了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了。”

    闻言,冬梅觉得涛涛说的也是。

    张伟虽然懒,但是她每天都呆在家里。

    而且,她作为一个年轻人来说,她完全呆的住。

    不像有些女孩,根本在家呆不住,即使坐月子期间,也要跑出去玩。

    于是,冬梅的心中,又多了一份对于儿媳妇张伟的谅解。

    而张伟呢,也在涛涛的苦口婆心下,逐渐理解了冬梅的良苦用心。

    就这样,在涛涛的努力下,原本一触即发的婆媳大战,愣是平静如水,和平相处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永生不灭〕〔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帝焰神尊〕〔古董商的寻宝之旅〕〔一品道门〕〔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