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追魂梦〕〔无限婚契,枕上总〕〔舞所不能〕〔魂魄碑〕〔蛮妻欠调教〕〔最强农女之首辅夫〕〔蔺先生,一往情深〕〔神术武装〕〔符霸异世〕〔透视兵王在都市〕〔为美丽的舰娘献上〕〔九尾狐之五灵珠〕〔神兽召唤师〕〔九瞳至尊〕〔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重生影后:总统的〕〔重生之权宠小仙妻〕〔主宰星河〕〔娇妻,别想逃〕〔难言之瘾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是叶的涟漪 第234章 蜡
    经过这次教训之后,涛涛整整乖了两个多月。

    进入十二月以来,天气干冷干冷,不仅没有一丝湿气,就连空气中的水蒸气,仿佛都消失一样,让人皮肤裂开。

    冬梅看着每天早上帮自己搬东西,中午过来帮自己卖饭,下午放学准时回家的涛涛,她是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

    她心想,看来,古人总结出来的,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句话,真的是至理名言啊。

    自从自己暴力教训了涛涛之后,他真的乖了很多,而且也孝顺了。

    就在冬梅以为,涛涛就会这么乖下去,一直到初一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涛涛又摊上事儿了。

    冬梅突然被叫家长了,而且是涛涛的班主任,李老师叫的家长。

    在去学校的路上,冬梅很是纳闷,心说,记得上次自己被叫家长,还是张老师的时候。

    那次,因为涛涛成绩下降,乱写作,而被叫去学校。

    可这段时间,自己天天检查涛涛的作业,现他的学习成绩,并没有下降啊,而且作也都没有写跑题啊,可是,老师为什么还要叫自己呢?

    怀着好奇的心理,冬梅走进了学校。

    整个甘泉子校,虽然很大,操场很多,但是现代化的楼房,就一栋教学楼。

    这栋楼,不仅是学生上学的教室,也是老师办公的办公室。

    一楼是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

    二楼是三年级到六年级。

    三楼是初一到初三。

    而李老师的办公室,就位于三楼的最南角。

    冬梅在从一楼上到三楼的过程中,无意间在二楼碰见了张老师。

    张老师碰见冬梅,很是不好意思。

    她给冬梅打了个招呼之后,抱歉式的语气,对冬梅说:“涛涛妈妈啊,当初我劝你放弃你的事业,让你专职在家照看涛涛的学习,现在想来,我这个想法,简直愚蠢啊。“

    冬梅听到张老师竟然给自己道歉,她赶忙说:“哪里,哪里,要不是您劝我,说不定,我还一心一意扑在生意上,完全忽视了涛涛的学习呢。“

    张老师说:“你们家涛涛,是个很有潜力的孩子,当初,我估计他连前五都进不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考了第一,真是个不错的孩子。“

    听到张老师夸奖涛涛,冬梅连忙道谢说:“谢谢张老师,您对涛涛的肯定,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谢完张老师,冬梅好奇的问张老师说:“张老师,我今天又被叫家长了,不知道,涛涛是不是在学校里面犯什么错误了?“

    张老师摇摇头说:“错误倒是没有什么,只是“

    听到张老师欲言又止,冬梅更加好奇了。

    她说:“既然涛涛没有犯什么错误,那我为什么要被叫家长啊?“

    “这个,这个,我也不好说啊,你去李老师那里,了解一下就知道了。“

    “不严重吧。“

    “不严重。“

    “好吧“

    “那我忙去了。“

    “好吧,张老师,您忙,那我上去了。“

    “好的,拜拜。“

    “拜拜。“

    告别了张老师,冬梅上到了三楼,来到了初中年纪的办公室前。

    冬梅站在办公室的门口,一眼看进去,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全部都是年轻老师,甚至一个过三十岁的老师都没有。

    冬梅很是纳闷,她记得,自己去年,学部老师的办公室,看到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师,怎么初中部里面,都是些年轻老师呢?

    原来,子校里面,教小学的老师,大部分都是工人经过培训转业过来的,而那些教初中的老师,则全部都是由专业的师范学校毕业,算是正儿八经的老师吧。

    冬梅在办公室的门上,敲击了几下,看着里面的几个年轻老师,说:“老师好,我是涛涛的家长,请问李老师在吗?“

    “我在这儿呢,你过来吧。“

    李老师坐在办公室里面,靠近窗户的地方。

    冬梅一边走进办公室,一边心想,既然都是年轻老师,而且都是专业师范学校毕业的老师,那他们应该不会像姚基德老师那样,殴打学生吧?

    “冬梅姐,你来了啊,先坐在这里。“李老师说话非常的客气。

    冬梅赶忙过去,坐在了李老师的旁边。

    她咽了口唾沫,问李老师说:“李老师,您叫我来的?“

    李老师化了淡妆,非常的漂亮。

    她说:“对,是我叫你过来的。“

    冬梅看着,李老师化了淡淡的口红,描了眉毛,打了腮红,很是羡慕。

    冬梅年轻的时候,也爱美,可是她那个时代,基本没有年轻人化妆。

    要是谁化妆了,哪怕是淡妆,也会被大家骂妖精。

    而现在,凡是年轻时尚点的女人,都多多少少,化点淡妆,反而自然了。

    当然,也有浓妆艳抹的女人,但毕竟都是少数。

    冬梅顿了顿说:“李老师,你叫我过来,是“

    李老师说话声音很轻,她说:“是这样的,我叫你过来,不是为涛涛的学习,而是有别的原因“

    不为涛涛的学习,那是为了什么?

    冬梅一脑袋的疑问,说:“涛涛在学校里面干坏事了?“

    李老师摇摇头说:“涛涛干的这件事情吧,算是坏事,也不算是坏事。“

    闻言,冬梅一头雾水,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涛涛调皮,欺负了某个女孩子,被告老师了呢?

    于是,冬梅斗胆问李老师说:“李老师,是不是涛涛,欺负班级里面的哪个女孩子了?“

    闻言,李老师差点笑出来,她说:“班级里面欺负女孩子的男同学,倒是有,但不是涛涛,涛涛干了一件同学们都喜欢,但是老师都不喜欢的事情。“

    “同学们喜欢,老师不喜欢,难道涛涛带着同学们都逃学了?“

    冬梅脸上画着问好问道。

    李老师如实说道:“你们家涛涛,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蜡,然后给班级附近的走廊过道里面,全部打上了蜡。“

    “打蜡?那小子给楼道打蜡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楼道打了蜡之后,整个楼道就变成了滑冰场,同学们下课之后,就在楼道里面滑冰,玩的不亦乐乎。“

    冬梅听着李老师到底描述,感觉涛涛好像没有做错什么啊。

    可是,李老师接下来说的话,就让冬梅大跌眼镜了。

    李老师继续说道:“自从涛涛给楼道打了蜡之后,学生们都玩高兴了,可是老师们就惨了,尤其是喜欢穿高跟鞋的女老师们,一个接一个的,在涛涛打蜡的楼道里面摔跤,我就摔了两跤呢。“

    说着,李老师便伸出了自己的胳膊。

    她先挽起外套,再挽起外套里面的厚毛衣,接着又挽起毛衣里面的秋衣,才露出了白皙的胳膊。

    李老师指着胳膊上的淤青说:“冬梅姐,你瞧,差点把我的胳膊给摔骨折。“

    闻言,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给李老师道歉着说:“涛涛这孩子,真的是太调皮了,真的不好意思啊,李老师。“

    李老师把衣服拉着盖住胳膊说:“我摔了,倒没事,可是,涛涛竟然把校长都给摔了,而且好把司校长的假,给摔倒了楼底下,并且刚好掉进了下水道里面。“

    司校长年纪轻轻,便谢了顶,为了掩饰光头,他花血本,去省城里面买了一个假回来,带在了头上。

    这样,他不仅年轻了不少,而且也自信了不少。

    可是,他还没有带几天的假,就给摔进了臭水沟,算是几千块钱打水漂了。

    听到涛涛竟然把校长的假给弄坏了,冬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说:“这个孩子,真的该打,你带我给司校长说一下,他的假多少钱,我给他赔就是了。“

    李老师说:“这个不是赔不陪问题,司校长没有了假,这几天连门都出不了,而且司校长,被摔掉假的事情,还在学校给传开了,成为了一个人尽皆知的大笑话,而且传到最后,你知道传成了什么?“

    冬梅额头上流着冷汗说:“传成了什么?“

    李老师叹了口气说:“大家都传着说,司校长摔了一跤之后,不仅摔掉了假,而且连嘴里的假牙也给摔了出去。可实际呢,司校长确实没有假牙啊。“

    冬梅尴尬极了,她给李老师道着歉说:“孩子他爸常年在山上,而我一个妇女,又没有把孩子给教育好,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学校不要给我家涛涛处分,他给司校长造成的一切后果,我冬梅来赔偿和承担。“

    冬梅知道,上次,因为姚基德老师殴打学生的事情,自己去教育课告了司校长一状。

    自那次开始,自己就得罪了司校长。

    这下可还,涛涛摔掉了司校长的假,刚好让司校长抓住了把柄,那涛涛岂不是完蛋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空间种田:冷酷王〕〔枕上名门:腹黑总〕〔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帝焰神尊〕〔重生之娇宠小军妻〕〔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第一强者〕〔大自在天尊〕〔鬼王传人〕〔首席律师〕〔一品道门
  sitemap